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 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真的很难受了。

里面有几张诊断真的戳到我了——特别是开心丸的几张。

还有一张我没截好 文字是:

酒开的一生,是无可奈何、不闻不问和席卷而过的磅礴海风。

我真的 很难受。

这几张诊断可以够我写很久了…难受极了

标签我就不打了…这个太难受了…

怎么说呢 感觉这几个诊断真的有符合我心中oso choro以及速度的地方。

但是这些诊断啊 怎么看都让人感到难受

我已经安排上了。这些诊断够我玩一年(bushi


【紧张丸/酒开】惊鸿·5

·酒开

·古风架空

·前篇指路:  1    2    3    4

·人物属于非日常太太 ooc属于我


以上

///////////


走外链吧 我找不到敏感词了/ 


————

为什么这么久不更新呢…因为我卡文了…

因为敏感词的原因…我突然 想说的话都忘了…

我还没检查…我心很累了qwq

为此我还下了个石墨文档——只能麻烦你们点个链接了OTZ ...

【紧张丸/酒开】惊鸿·4

·酒开

·古风架空

·人物属于非日常太太 ooc属于我

·前篇指路:  1    2    3    


///////////

4.

      还没等酒保丸想出个头绪他就再次遇见了开心丸。那是太后七十岁大寿的宴席,皇帝邀请一众臣子携着小辈前去赴宴,作为安定侯府唯一的小辈,酒保丸被迫来到了这繁华精致的宫殿。面前的小桌上摆满了精...

【紧张丸/酒开】沙漠和苹果树

·私心酒开 但真正的cp感我不敢强求

·题目是乱取的 别被吓到

·设定是 原作的这个

·太久没写 可能会有ooc 如果有 我很抱歉q w q

以上

//////////////


·0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

后来你来这走了一遭

奇迹般万物生长

这里是我的心


·

       大陆的东边...

【紧张丸/酒开】惊鸿·3

·酒开

·古风架空

·前篇指路   1    2 


//////////

3.


      连日的阴雨之后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天幕还是一片灰白,空气带着雨后特有的潮湿和清新轻飘飘的裹住了溜出侯府散心的酒保丸。

      山里的树木早已长芽,再由这几天不断的雨水一浸便纷纷展开了叶子,放眼望去尽是一片嫩绿的葱茏。草叶上还带着未落的露珠...

【紧张丸/酒开】惊鸿 ·2

·酒开

·架空的奇怪古风

·前篇指路  1 

/////////

2.


酒保丸不能算是一个彻底的皇城人。虽然他在皇城出生,但他那将军爹娘没多久就带着他去边关吃沙子了。所以在酒保丸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皇城的繁华,没有皇城那带着脂粉、糕点和熏香的甜腻腻的香气,有的只是边关漫天的黄沙和教练场上蒸蒸而上的扭曲的空气。对于酒保丸来说,皇城安逸的让人有些恐慌。

      酒保丸不太想知道为什么龙椅上的那位会突然把他们一家召回京——想来想去也不过是他身体愈发不好...

【紧张丸/酒开】惊鸿 ·1

..酒开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酒保丸第一次见到开心丸是在城外的庙里。
那时庙里刚敲过醒板,一切都还蒙着一层朦胧的灰色。浅淡的天光自东方漫开,散去了半边灰蒙的夜色。庙里的桃花才刚刚长苞,零星的缀在枝头,在一片朦胧的光影中美的不似凡物。
酒保丸是被自己的父亲逼着来听早课的。他以为这个时间整个庙里只会有他一个醒着的人。但他显然猜错了。
当他看见那个立于大悲阁前九曲桥上的人时他顿住了脚步。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首看向酒保丸。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眼尾微微上挑带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气,红褐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抹流光回转于其中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那人朝他笑了笑然后开口问到:

“你是来听早...

emm…大概会在6月份恢复更新。
然后 我 悄咪咪问一下有人想看 医圣3号x用毒高手6号的古风pa吗…
有人想看oso x choro 的 古风武侠(假的)pa吗…
最近有点沉迷我流假古风…所以我就问问…该产的粮还是会产的…嗯。
我真的会回来的…等我!!诸君!!

___补充于未来的某天___

等那些梗我都写了…这条就会删了。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红尘俗世

•私设私设 我流 狐妖oso x 道士choro
•日文名

•会有ooc



///

此时人间正是一片芳菲景色。
チョロ松穿着一身衬景的浅青色薄衫,背着一个白色的布袋晃晃悠悠地从山上曲折蜿蜒的小径里走了出来。
径边樱花开的正盛,浅粉色的花团簇在枝头,远远看去竟像是一片淡粉的薄云缭绕在山的四围,生生将这座算不上高大雄奇的山衬出了一丝仙气。
チョロ松向来是喜欢春天的。春光潋滟,万物的生气总能将空气熏染上了一层浅淡的醉意。
这是チョロ松第一次下山。虽然修道之人向来是不准入红尘的,但チョロ松却被他那师傅赶出了山门。

“你虽天分极佳,但因果未清,尘缘未尽,是没办法走到最后的。”

チョロ松还记得他师傅说出这句话时的语气和...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