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7)

•完结篇(撒花)
•日文名注意
•おそチョロ
•高亮:有时间的转换。发生在以前的对话用「」正常时间线的用“”
•ooc(大概

OK?-------go
___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おそ松身边出现了一个小跟班。
小跟班的笑容很干净。就像初春让冰雪融化的暖阳一般澄澈透明。虽然おそ松也会笑但他自觉是没办法笑出小跟班的那种纤尘不染的笑容的。
小跟班也很聒噪。总是喜欢在おそ松耳边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虽然おそ松在别人面前也这样但在本质上他还是一个沉默的人。他没有像小跟班那样可以对着柔和的春风,对着初春刚长出嫩叶的枝桠而产生一种从心底升腾上来的快乐。对于他来说,快乐和痛苦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おそ松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趣的人。可是他的小跟班最后还是成了他的小跟班。
果然,他和他的小跟班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忘了说了,おそ松的小跟班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チョロ松。
おそ松不知道チョロ松是打哪儿冒出来的。这世上凡事都会有个开始,就像他是从一截死木变来的一样。可是チョロ松却是凭空出现在了这个叫做“八荒”的地方然后仿佛是吃错药了一样的成为了自己的跟班——多么有趣啊。来路不明的家伙成了不应存在的家伙的跟班。

「我说,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山下的村落吗?听更衣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

チョロ松眉眼弯弯笑着问道。おそ松没有抬头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诶——别这样啊。一起来嘛。不然到时候更衣他们一定又会撺掇我离你远一点的。每次你不在他们就和我讲你的坏话。你说这妖怪间的是非怎么和人之间的一样多呢。」

チョロ松有些夸张的摇摇头然后偷偷观察着おそ松的反应。结果おそ松只是平静地翻了一页书然后缓缓说道:

「人和妖在本质上都是没有区别的。」

おそ松清冷的声音在一片聒噪的蝉鸣中显得有些突兀。チョロ松撇了撇嘴轻轻推开了おそ松手里的书然后凑到了他面前轻轻问道:

「难道…你真的不怕哪天我被说动了然后跟别人跑了吗。」

翻页的手指顿了顿,チョロ松颇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嘴角却没料到おそ松却是接着不咸不淡地说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毕竟我是这么无趣。」

合上书おそ松朝眼前表情僵硬、得意之色还未完全敛去的チョロ松笑了笑。那笑清清冷冷让チョロ松从脊背泛起了凉意。

「快去吧。我听见更衣他们正在叫你。」

おそ松轻轻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チョロ松然后起身拍了拍衣服准备离去。チョロ松看着那个即将离开的黑色背影突然有些委屈。

「喂!おそ松你给我听着。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的。即使我忘了你我也会再回到你身边的。所以抛下你离开的这种事绝对!绝对不会是我チョロ松干出来的!!」

チョロ松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大声地告诉おそ松这些话。他只是有些委屈。委屈自己明明一腔真心却总是被おそ松当作一团多余不应该存在的情感。
听到这句话的おそ松脚步顿了顿但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チョロ松一个人站在那儿,黑沉沉的眼睛里暗藏了万千情绪。

「什么啊,チョロ松你原来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好久!走吗?再不走底下的村庄就没什么好玩的啦。」

チョロ松回过头看着眼前长得娇小可爱的小兔妖笑了笑然后说到:

「啊抱歉。刚刚有很重要的事。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啦。走吧?更衣。」

兔妖被チョロ松好看的笑容晃了眼声音一下子就软了下去:

「那…那我们走吧。」

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兔妖チョロ松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阴影笼罩在了那张清秀的脸让人无端的有些害怕。

____

“呐チョロ松。我突然啊,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原以为那些记忆我应该都已经忘记了才对。”

おそ松低头看着褥子上陷入昏迷但却神色宁静的チョロ松轻声说道,

“我突然发现以前的你啊,真的好吵。吵得我脑仁疼得厉害。可是为什么,现在的你变得这么安静了呢。”

他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窗外的夕阳正在烧着天边燃起了一团团的橙红色的火苗。

“我赶过你好多遍。一次又一次,可你怎么就是赶不走呢。如果赶走了,你呀…大概也不会到这幅境地了吧。当初,你怎么就没走呢?我怎么,就没能狠下心来把你弄走呢。我明明有那么多方法。可我当时…怎么可以舍不得呢。”

おそ松看着面前不能再给他回应的チョロ松扯了扯嘴角。

“罢了罢了。我总能想到办法救你的。在那之前也请你做一个好梦吧。”

おそ松顿了顿随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伸手摸了摸チョロ松的脸颊缓缓说道:

“希望你在梦里,别碰到我。”

____

おそ松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生长。他没法说清楚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只是觉得那感觉太陌生也太复杂。
チョロ松依旧和以前那样聒噪。即使他的身量已经开始拔高,眉目也逐渐染上了少年特有的青涩。但他依旧和他曾经说的那样没有离开过おそ松。おそ松知道这是独属于他的少年。而这个想法也莫名的让おそ松很愉悦。

「おそ松,我想吃糖。」

チョロ松和往常一样趴在おそ松腿上说到。

「不行。吃多了会蛀牙的。」

おそ松没有看チョロ松一眼而是直接否决了这个提议。

「我是妖怪嘛——妖怪怎么会蛀牙!」

チョロ松翻了个身不依不饶。而おそ松依旧是摇头。过了一会儿チョロ松停下了闹腾定定地看着おそ松。おそ松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太在意。但当チョロ松凑近并且亲上了他的嘴唇时おそ松才稍微有那么一点惊讶。待チョロ松亲完有些忐忑地看着おそ松时他才有些无奈地摸了摸チョロ松的脑袋然后说到:

「チョロ松啊。亲吻是只能和喜欢的人做的事。」

「所以?」

「所以这件事你不应该和我做。」也永远不能和我做。

那时候的おそ松已经有了死气过重的情况。每半年大概都有那么几天气息失调。如果这时候チョロ松凑上来亲他他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
チョロ松的神色很复杂。他看着眼前嘴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弧度的おそ松手指下意识地蜷了蜷。

「おそ松,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我喜欢你啊!就是那种想和你接吻的喜欢啊!」

チョロ松猛然凑近おそ松抓住了おそ松的领子恶狠狠地说到。而おそ松只是愣了愣然后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チョロ松。我不懂的。我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我只个冰冰冷冷的死物而已。饶是这样,你也想和我谈情爱吗。」

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落在了チョロ松心上。他抬头看见了倒映在おそ松深不见底的眼眸中的自己。不自觉地,他松开了紧抓着おそ松衣襟不放的手。

「原来…是这样…」

チョロ松缓缓站了起来。他看着笑容依旧完美无缺的おそ松喃喃到:

「我当初…怎么会觉得你笑起来很好看。明明,是那么一个冰冷的笑容。」

チョロ松离开了。看着那个浅绿色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森林里,おそ松的表情才缓缓褪下。他面无表情的摸了摸自己刚刚被亲过的嘴唇想笑却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这是,怎么了?

おそ松看着被树叶遮住了大半的天空愣愣地想到。

チョロ松他…明天大概不会来了吧。

有飞鸟掠过天空,おそ松眨了眨眼。

那也…挺好的。

おそ松低下了头却再也看不进书里一个字。

第二天不出おそ松所料チョロ松没有再来。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チョロ松就这样消失了。他的离去就像他的出现一样悄无声息。おそ松又变回了一个人。有时候他甚至还会怀疑チョロ松的出现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只不过这场梦太美好,美好到不真实。
所以当他看见被一松带回来的,浑身是伤的チョロ松时,他才发现在チョロ松不在的日子里,自己对他的思念早已泛滥成灾。
他没办法忘记那天他所看见的チョロ松。原本白净的脸上多了很多细小的伤口。身上有着大片的青紫,手上还布满了细长的才刚刚结痂的口子。
天知道当他看着那个自己熟悉的少年有些不自在的抽回满是伤口的手然后微笑着对自己说不疼没事时他脸上那张微笑的面具差点碎了。

「是谁?」

おそ松的声音在低哑中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告诉我是谁。」

那是チョロ松第一次看见那样的おそ松。虽然还带着微笑但却让人感到恐惧。

「是不是,是不是如果一松没路过那里,没有一时兴起想管闲事,是不是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おそ松紧紧握住了チョロ松的手,指节也因用力过度而泛白。

「告诉我那人是谁。」然后我要杀了他。

「更衣?还是下面村庄里新来的阴阳师?」

「チョロ松你告诉我。」

眼前的おそ松很陌生。他身上有着一股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杀气。黑沉沉的眼睛里似乎有红光在暗暗涌动。チョロ松偏了偏头然后笑了:

「おそ松,你在担心我。」

「是。我恨不得把你捆在我身边,离不开我半步。」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到你。

「喏。捆吧。把我捆在你身边,离不开你半步。」

チョロ松伸出了自己那双伤痕累累的手然后笑着看着おそ松,眉眼弯弯,笑容明媚动人,恍如三月春风拂过桃树霎时间满树繁花。

我果然,还是喜欢他的。那些不识情爱的话不过是用来骗骗别人的。

おそ松垂下了眼但手却再没松开。
到最后チョロ松都没有告诉おそ松那人是谁。但是おそ松却起卦算了出来。那些人,那些チョロ松所受的折磨全都清清楚楚的出现在了他眼前。那些充满欲望的眼睛,那些肮脏的手,那些,该死的人。

我要杀了他们。

おそ松这么想到。所以おそ松就去了。
当チョロ松赶到时他看见的就是一个陌生的おそ松。他脊背挺的笔直,脚下是躺倒一片的尸体。血液渗入土壤而他的和服下摆也因为血液而显得更加厚重。月亮从乌云后出来,おそ松听见响动转头。映入チョロ松眼帘的是一双如琉璃般波光流转的红眸。皎洁的月光落在おそ松纤尘不染的脸上更显得他面容如玉宛若天上神明。但他脚下踏着的尸体却昭示着他是从地狱踏着哭喊而来的修罗。

「他们,都死了。」

チョロ松当然认得那些人。那些折磨他的,拥有着肮脏欲望的人类。但他蹙着眉神情不见丝毫的愉悦。おそ松眯了眯眼然后笑了。

「被吓到了吗?也罢。你要是是不想,我可以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不是这个问题——你杀了这么多人——这因果得压死你啊。原本我来也是想解决他们的,结果倒好,让你一个毫无因果的人解决了。这下子你可得有几百年不好受了。真是的,原本让我来不就好了嘛。」

おそ松看着一脸懊恼的チョロ松突然笑的更开心了。

「有什么关系?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这么点因果又算得了什么。」

チョロ松有些无奈地看了おそ松一眼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等我把尸体处理了我们就回去吧。」

说着他手一挥一些细碎的粉末便飘落在了尸体上随后尸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化消失在了地上。

「化尸粉?」

おそ松挑了挑眉头。

「加了点独家配方。被处理掉的尸体还化不了鬼。」

チョロ松得意地笑了笑,然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话说你啥时候给我捆上啊?」

「这么想被捆?」

「不。只想被你捆。」

说笑声逐渐远去,月亮再次隐入了云层之后。

_____

“チョロ松,我想你了。从前你不在的那几年我从来没想过原来时间可以这么难熬。想来那几年我是丢了魂才觉得春去秋来也不过是眨眼的事。如今魂回来了,就一刻也熬不下去了。”

“我从前不总说我不懂情爱吗。想来我大概是懂得。不然最初那几年怎么会受得了日日夜夜聒噪不休的你呢。现在回想起来我大概从看见你的那一刻起就懂了。所以才会舍不得。”

おそ松偏头看了看安静依旧的チョロ松扯了扯嘴角。

“不过现在,我到情愿你别那么喜欢我。为什么我明明封了你的记忆,封了你的妖力妄图将你命格改回正道,可你怎么偏偏又来了呢?如果你不来,你就不会这样了。你可真笨啊。チョロ松。那个能被你喜欢的幸运的人为什么是我?”

眼泪落在了地上砸出了深深浅浅的印记。

“チョロ松,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把整个世界都送给你。只要你想要。你以前总说如果你死了你一定会去地狱。那么如果你死了,我就把这个你喜欢的世界全都送到地狱。竭我所能。”

おそ松俯身亲了亲チョロ松的额头,虔诚而又疯狂。

_____

チョロ松站在那里,看见了おそ松。但是当他想要朝おそ松前进的时候天上却劈下一道雷正正好落在了おそ松身上。霎时间天火四溢将おそ松包围。在一片熊熊的火光中おそ松逐渐消失了。而天火退去后只留下了一截孤零零的木头。チョロ松疯狂的朝木头跑去但就在快要碰到木头的一刹那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这是你的业障啊。チョロ松。」

然后梦醒了。チョロ松呻 吟了一声把脸埋进了手掌。这个梦他最近梦到了很多回。梦中的一切都预示着他即将失去おそ松这一事实。他再次起卦继续了每次梦境之后漫长的解卦路程。他不会让这种风险出现的。绝对。

而另一边おそ松却捂住了脸开始无声的大笑。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会那么熟悉——我们可是老熟人了啊。チョロ松。」

笑着笑着眼泪就从指缝里落了下来。

「业障啊。真的是业障啊。」

「这最后…不到你死我活我们之间的因果难消。」

「果然我从一开始就不应存在。」

另一个房间里的チョロ松手中星盘落地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他颤抖地拾起散架的星盘缓缓说道:

「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おそ松。」

_____

“我找到办法了。チョロ松,你很快就可以醒来了。这之后你便是一个自由的生灵了。那之后,能请你别忘了我吗。”

看着チョロ松沉静的睡颜おそ松叹了口气。

“算了,还是请你忘了我吧。我走了。你要好好的。チョロ松。还有就是,我爱你。”
____

「おそ松你不能去!」

チョロ松死死抱住了おそ松大声喊道。

「チョロ松,我只不过是下山一趟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不还有一松和カラ松陪着吗?能有什么事。」

おそ松无奈地拉开チョロ松说到。

「不行!!おそ松你不能去!!我不准你去送死!!我们会有办法的——你别去!」

チョロ松再次拉住了おそ松,眼眶有些红。

「你在,说些什么呀。チョロ松?」

おそ松微笑着看着チョロ松,笑容不曾被打乱一分。而看见这个笑容的チョロ松心却凉了。他颤抖的放手缓缓说到:

「好。很好。你自己要去送死——你个胆小鬼。死不可以解决任何问题!!混账!」

看着チョロ松跑开的背影おそ松おそ松扯了扯嘴角。

「死的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只有死能解决。」

「你什么都不懂。チョロ松。」

他以为チョロ松会赌气离开。而这正是他想要的。等一切结束チョロ松就没必要再生气了。
正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在天雷劈下时おそ松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时所有的平静全部化作了惊慌。

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要救他——

想着おそ松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生气全部渡给了チョロ松。然后自散五百年修为顺便放了点血给チョロ松做了个封印。被封了记忆和妖力还顺便混了点其他气息的チョロ松不再被天雷判定为受劫者而侥幸逃过剩下的雷劫。而おそ松也因这一系列变故少受了几道雷侥幸剩了一口气把チョロ松送到了一个离八荒远到不能再远的地方并且希望チョロ松别那么倒霉再碰上自己。

「チョロ松你要好好的。」

————

チョロ松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有些恍惚。
他想起了很多事。那些曾经混沌的过往全部被他想了起来。他有些头疼。因为他绝对不应该在这时醒来。他得去找おそ松。他得问清楚很多事。他有些踉跄的起来然后操控着自己正在恢复的妖力直奔八荒。

再次踏上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チョロ松有些恍惚。在他踏上了这片土地时他便觉得这山给他了一种没来由的亲切。这山中的一草一木仿佛与他五感相连,他仿佛要与这山融为一体。
他仿佛受到了指引一般朝八荒深处走去。
随着深入,沿途生命的气息越来越弱。周围也好似围着一层厚厚的黑雾让人看不真切。在一片朦胧中チョロ松好像听见有人在喊着「小主人」。这声音一直若有若无的围着他转。チョロ松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チョロ松你要记住,勿动凡念,勿动凡心。你这一动可能会在这八荒中生出不应存在之物。到时候怕你进退两难,重新被关回这无尽的黑暗之地。」

「チョロ松。我不是叮嘱过你勿动凡念的吗?你这业障如今已在八荒形成天理不容之物。你若无法消去这业障你将永远无法离开这三千尘世。」

「…罢了。我也放你走罢。但是你要记得。业障不消因果难休恐怕到时候你们其中必有一死,落得个阴阳两隔的下场。」

句句如惊雷。チョロ松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过往种种全部拨开了云雾清晰的呈现在了チョロ松面前。

什么业障。什么天劫。おそ松你就为了这种东西而选择去死——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チョロ松迈开腿朝黑暗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亮光走去。
他看见了おそ松。他穿着一件红衣跪坐在一个石像前。他似乎是变小了。瘦削的脊背挺的笔直。听见脚步声他回头然后朝チョロ松笑了笑。

“醒了?”

稚嫩的声音却让チョロ松心脏一疼。

“出来吧。已经够了。我才是八荒的主人。坐在那里的人应该是我。”

チョロ松站在结界前缓缓说到。

“你能来这里,说明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一切了吧?所以你应该明白一句话吧?业障不消,因果难休。你来了这儿,可就出不去啦。但如果是我的话,来这儿倒不如说是我回归本源。”

“从黑暗里生出的念头到最后回到黑暗里不也挺好的吗。”

チョロ松第一次发现おそ松的眼睛是那么的黑。黑沉沉让人害怕。

“我和你没什么不同。我的开始也不过是山的一个念头而已!所谓的神灵也不过如此!”

チョロ松神色一软继续说道:

“所以拜托,让我进去吧。”

但这次おそ松没有再拒绝他只是软绵绵地说了一句:

“太迟了,チョロ松。不论怎样,你来的都太迟了。”

看着逐渐变小的おそ松チョロ松有些心惊。おそ松的时间在倒退。八荒正在汲取おそ松的存在。

“混账。我才是八荒的主人!

チョロ松难得的爆了粗口。然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拿起刀对着自己的左手狠狠割了下去。血液在溢出的瞬间便飞向了石像。原本挡在チョロ松面前的结界也在血液没入石像的瞬间消失了。血液源源不断地从伤口流向石像。チョロ松走到已经昏迷了的おそ松身边缓缓说道:

“我们两个人犯下的错就应该两个人承担。你计较那么多干嘛。再说,一开始就是因为我动了凡念才有了你,后来又对你动了凡心才会招惹这么多因果。说到底不还是我亏欠你多些。”

“这下,我们就两不相欠了。若是还有来生,我们就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吧。”

说着チョロ松将おそ松紧紧抱在了怀里。
从此再无人能将两人分开。

————END————




所以当一松和カラ松随着卦象来到石像前时所看见的就是两个抱在一起的孩子。他们气息平稳,看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一般。カラ松伸手探了探两人的妖力然后笑了。

“哼。这回他们俩倒是彻底没事了。这石像将他们的妖力彻底洗了一遍。原本混在里面的业障全让它给吃干净了。”

“嘁。这两人算运气好知道两个一起给他供血。不然这石像没吃饱的话可是会连着灵魂也一起吃掉的。不过要不是他们俩喂饱了石像我们恐怕也进不来也不会明白这所谓的「必有一死了」。也算是运气好。”

“不兄弟。这可是爱情的力量。若不是两人都用情至深只恐怕到时候真的只会剩下一个了呢。”

说着两人抱起チョロ松和おそ松离开了石像。

春天来了,在八荒深处的那截漆黑的木头也在一片春意盎然中长出了嫩芽。

—————真•END—————
写了好久总算写完了…我这结尾困难综合症恐怕得治…拖了好久删删改改也总算完结了。
枯木想讲的一个故事就是两个人乱七八糟的经历(?)oso和choro之间的梁子(?)很早之前就已经结下了啊。
以前的choro还是恶童组里的那个活力十足的熊孩子。
oso在这段感情里几乎没怎么主动。因为他毕竟是一截没有生命的木头和choro可谓是天差地别。所以自卑要不得(??)
有多少人被第一个end骗的想打我XD(不存在的

忘了还想讲什么。就这样吧。下篇再见(我再也不写长篇(?)了感觉自己节奏掌握的特别差劲(这个下篇遥遥无期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被榨干的我(x


评论
热度 ( 2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