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海边的日出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剧情?不存在的。只是为了一时爽而已。
•两人已确定关系
•名字和剧情没半毛钱关系系列
•为爽而写⚠

go——

这不是チョロ松第一次来海边。但却是他第一次和兄弟一起来海边。
他们刚到达时天气好的有些过分。天空澄澈高远,薄云在天上缓缓移动。风很大,夹杂着一股海水特有的咸腥味扑面而来。チョロ松不讨厌这种感觉。他偏头看了看望着天空发呆的おそ松再一次确定自己的确不讨厌这里。
他们拖着行李来到了宾馆。他理所当然的和おそ松分到了一个房间。当他们打开房门时おそ松愉悦地吹了一声口哨。

“手气不赖嘛,チョロ松。”

“我也没想到会抽到海景房…”

チョロ松有些无奈地耸耸肩然后安顿下了自己的行李箱。

“トド松那小子肯定气死了哈哈哈哈。唔…床也好软。”

おそ松扑到床上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嘛,谁叫他运气不好。”

チョロ松看了看顺手把おそ松的行李提过来放到了他的旁边。

“不过风景是真的好啊。”

チョロ松拍拍手坐到了おそ松旁边,

“不准备出去走走吗?”

他拍了拍おそ松微微凸起的肩胛骨问道。

“等会吧,现在太热了。”

おそ松支起身子抱住了チョロ松然后顺势倒在了床上,

“飞机上没睡饱你陪我睡会儿。”

おそ松蹭了蹭チョロ松的肩窝然后就没了声。チョロ松看了一眼睡着了的おそ松笑了笑就这样任他抱着。或许是因为太安静没过多久他也睡着了。
おそ松一直睡到傍晚。等他睁开眼时红霞已经铺了满天。那热烈的橘红落在チョロ松合着眼的脸上显得他格外不真实。おそ松被チョロ松这幅模样挠得心里痒痒于是就轻轻咬上了他的嘴唇。
チョロ松是被吻醒的。他看着眼前おそ松亮晶晶的眼睛有些晃神。

“醒了?醒了就去吃饭。”

おそ松笑盈盈地说,假装没看见チョロ松红透了的耳尖。

第二天他们跟着兄弟一起来到了海滩。因为是在旅游淡季,沙滩上没什么人。洁白柔软的沙子沿着海岸蜿蜒出了一条好看的弧度。碧蓝的海水在远处近乎要与天空融为一体。
他们拿着水枪互相攻击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怎么也长不大的孩子。
チョロ松有些玩累了,他站在靠近沙滩的海水里看着おそ松出神。因为被打湿而变成半透明的T恤此时紧紧黏在おそ松半弯着的脊背上勾勒出了少年柔韧的躯干。突出的肩胛骨像是一对翅膀在阳光下美得有些不真实。海风仍旧在不知疲倦地吹着,吹地チョロ松肺中的空气都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从小到大,おそ松总是这么耀眼。总是。太阳明晃晃地照着。チョロ松不知为什么想起了些以前的事。

「チョロ松不哭。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爸爸妈妈的。」

那是他们还在上幼稚园时的事。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和父母走散了。那时年幼的おそ松就是这么安慰已经哭成泪人的他的。他至今都记得おそ松那双黑得忘不见底的眼睛以及那只紧紧握着他不放的手,温暖得让人安心。只是如今回想起来那时的おそ松应该也是很害怕的吧。毕竟那双眼睛的眼眶有些泛红,那双手也在微微颤抖——

チョロ松的思绪被一束冰冷的水流打断。他抬头看着不远处举着水枪朝他坏笑的おそ松眯了眯眼睛。

“お•そ•松——”

他丢掉水枪朝おそ松扑去结果おそ松一个没站稳两人一起倒进了水里。おそ松翻了个身把チョロ松压在了身下。潮水退去留下了一片湿润的沙滩。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呼吸混着海风纠缠在一起。おそ松垂着眼看着眼角有些泛红的チョロ松低低说到:

“别想太多。玩得开心点。”

低沉的声音落在耳旁激起一阵颤栗。チョロ松没回话只倔强地看着他。おそ松笑了笑然后轻轻吻上了チョロ松,没有霸道的侵占,没有灼热的情 欲。这只是一个吻。
潮水再次涌上海滩后退去。チョロ松能感受到自己身下逐渐流淌而去的沙子——就像他的血液正在流走一样。
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轻轻颤动的睫毛然后他对上了おそ的眼睛,明亮的,仿佛包含了万千星子的眼睛。

“チョロ松你不知道接吻的时要闭上眼睛吗?”

おそ松笑着说道。

“我知道。但我舍不得——舍不得闭上眼睛。”

チョロ松笑了,明媚如三月的樱花。おそ松眯了眯眼缓缓说道:

“你这可是犯规啊——チョロ松。”

说着おそ松拉起チョロ松朝宾馆走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他们的假期也快到了尾声。

在他们即将离去的前一晚当チョロ松在一片漆黑中睁开眼时他发现原本躺在自己身边的おそ松不见了。瞬间所有的睡意一扫而光。他猛地起身摸到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半。而おそ松不见了。
他胡乱地套上了衣服走出了旅馆。夜晚冰凉的海风灌进チョロ松的衣领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愣愣地看着眼前被深蓝夜色所淹没的海滩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但想了想他还是迈开了步子。
夜晚的海失去了阳光的照耀显得阴暗而恐怖。海浪拍打礁石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清晰。脚底的沙子还带着白天未散尽的热气在冰凉的深夜里传递上来了些许的温度。在一片深蓝的夜幕中チョロ松看见了おそ松。他坐在沙滩上望着海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静止的石雕。チョロ松走到了他身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月亮被遮住了。”

おそ松开口说道。沙哑的声音混着潮水声漫进了チョロ松的心里。

“我们就要离开了。”

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语调。

“你在这里干什么?”

チョロ松想了想最后开口问到。

“看日出。”

“可天气预报说会有雨。”

“我知道。”

话题再次陷入僵局。チョロ松知道为什么会陷入僵局。但就在他绞尽脑汁想继续话题时天开始下雨。刚开始还是小雨没多久就变成了倾盆大雨。潮水声变的混杂。但おそ松还是坐在那里。雨打湿了他的头发,顺着他的脸颊滑落。チョロ松第一次发现原来在おそ松不笑的时候看起来会是这么不近人情。
雨还在下。他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然后チョロ松看见おそ松动了动,似乎是叹了一口气然后用チョロ松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语调说道:

“那么,我们也去躲个雨吧?”

明明是一个轻松的语调却让チョロ松的心脏开始抽痛。他再次想起了幼时那双颤抖的手。
他们最后找到了一个洞穴。虽然阴暗潮湿但至少可以遮风避雨。おそ松脱掉了湿透了的衣服并把它铺到了地上随后坐了上去。チョロ松有些不好意思所以仍穿着自己那件因雨水而变得冰冷黏腻的衣服。洞外的雨还在下。海风呼啸着从洞口灌进来。チョロ松缩了缩随后他便看见おそ松朝他走过来。

“脱掉。不然会冻着的。”

おそ松这么说道。チョロ松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脱掉了衣服。おそ松笑了笑然后抱住了チョロ松。チョロ松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但随后放松了下来。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取暖,也没什么话。等到知觉逐渐恢复后チョロ松才觉得他们这个姿势不太妙。果然他听见おそ松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チョロ松,我想要你。”

温热的气息落在他的耳廓激起了一阵颤栗。他偏头看了看おそ松随即点了点头。

“好。”

雨依旧下个不停。他们互相亲吻,咸津津的汗水混着海风在彼此交错纠缠的气息中被舔尽。雨水的冰凉已经被蒸尽了只留下了灼热的温度自交O合的地方蔓遍全身。チョロ松颤抖着,洞外的潮水声一声一声和着おそ松的动作让他的理智摇摇欲坠。他伸手环上おそ松的脖颈凑上前去索取亲吻,他是如此的需要他。就像幼稚园时走失的惶恐,就像国中时被不良拦住的不安,就像每日每夜描摹身侧之人面容的贪婪——他是如此的需要他。他知道他所爱的人正在填满他,自下而上传递下来的快 感远不及他精神上的愉悦。他的腿环上了おそ松的腰。他爱他,就像他爱他一样。

雨渐渐小了。チョロ松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对おそ松哑着声说道:

“你今天说不定真的可以看见日出。”

おそ松扯了扯嘴角缓缓说道:

“我之前和自己打了个赌。如果我今天能看见日出,我就留下你不让你走。”

“可天气预报说会有雨。”

“我知道。”

チョロ松的眼睛闪了闪没回话。おそ松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チョロ松笑了笑:

“后来我想明白了。不管怎样我都会放你走的。毕竟这场旅行也是为了庆祝你能去留学的不是吗。”

语调轻松愉悦但チョロ松知道おそ松心里大概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从小就是这样。害怕也不说,难受也不说,全部都在心里兜着谁也不告诉。
チョロ松勾了勾嘴角缓缓说道:

“我刚刚也做了一个决定——鉴于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很可能会被别的人拐走,所以我决定留在这里看着你这个用下半身思考的长男了。”

おそ松愣了愣然后笑了:

“嗯。你可一定要管住我。我的チョロ松。”

太阳缓缓从海平面升起,初生的阳光落在海面上留下了一片细碎的波光。而他们在一片粼粼的波光中交换了日出后的第一个吻。

—————END—————
非常潦草的一篇。因为临时起意想在阿松新一季开播的第一天产一波粮所以它就这么诞生了。(顺便付一波国庆嫖资(你x
我发现我完全hold不住甜饼的风格所以这篇大概会成为毒瘤(??
但,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我真的,会很开心的。

嗯 希望松沼能迎来更多松girl是时候让tag崛起了(??)(今早没吃药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今天的我,依旧不要脸(X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