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秘密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
•已经工作分居了

//////////

外面在下着雨。
黑沉沉的天重重的压下,厚重的乌云遮蔽了星光。这是一个无光的夜晚,除了路边的灯还在努力维持着它脚底下那一片小而昏暗的明亮。
哗哗的雨声如同一道屏障隔绝了外来的一切声响。
チョロ松靠在沙发上望着电视花白的屏幕发呆。
他睡不着。
他怎么也睡不着。
他有一个秘密。
一个足以让他失眠的秘密。
雨声是那么响。但他还是听见了从玄关传来的微弱的敲门声。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凌晨1点钟。尴尬的时间。
谁会在这个时间造访?
他没有头绪,但他还是起身来到玄关并趴到了猫眼上。
如果是青少年的玩笑我就当自己睡着了吧。
他想着透过那个小小的透镜向外望去。当他看清了来人后他有了一瞬间的不自然。但他没有多余的犹豫马上拧开了防盗锁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似乎原本已经准备离去,所以当他看见了打开门的チョロ松时他愣了愣。

“你好呀。”

那人还是开口了。有些沙哑的声音如同羽毛穿过了重重雨障拂过了チョロ松的耳边。チョロ松没有马上回答。那人也不着急只是微笑着看着チョロ松。
走廊的声控灯灭了,一切又重新回归于黑暗。可即使在一片黑暗中チョロ松仍能清晰的看到那人柔和的眉目以及眼中星星点点的笑意。

“你怎么会在这里?”

チョロ松还是问了,但他很快就后悔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他应该做的是把那人引进屋然后好好招待他。可——他还是很在意。非常非常在意。

“因为路过这里的时候恰好下雨了。”

听到这句话チョロ松才注意到那人快要湿透了的羽绒服,帽子边缘一圈原本蓬松的绒毛如今也已经湿淋淋的耷拉在边沿。那人的头发也湿了,但显然已经被粗糙的揉干了只剩下几根不乖巧的头发还直挺挺地立在1月冰冷的空气里。
他看起来是那么狼狈——有谁能在1月深夜遭遇一场大雨后还维持着一副翩翩模样呢?
可他如今也只是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チョロ松,即使他很狼狈但他仍是那么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进来吧。外面冷——你这样会感冒的。”

チョロ松彻底拉开了门,屋内的暖气在瞬间涌出,在走廊声控灯那片柔和的橘色灯光中那人的笑容几乎要晃花了チョロ松的眼。

“进来脱鞋——把袜子也脱了。哦对了,羽绒服也要脱下来,我等会帮你把它挂起来看看能不能把它烘干——你先去沙发坐着我给你拿毛巾,你的头发必须吹干——怎么了?”

チョロ松回头看向站在玄关没有动的那人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就是觉得这样就像是一场梦。”

那人歪了歪头,

“我有点害怕醒来。”

チョロ松沉默了。他理解这种感觉,因为他也常常这么觉得。太过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觉得不真实。
他没说什么,只是再次走回那人身边然后在那人惊讶的眼光中狠狠地抱了他一下。

“你看。这不是梦。”

他有些僵硬地说道。

“也对。如果是梦,我这会儿该醒了。不过,总觉得我刚刚占便宜了呀。”

那人笑盈盈地说。

哪有,占了便宜的人分明是我。

チョロ松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转过身继续往浴室走去。
等チョロ松拿着干燥的毛巾回来时那人正靠着窗台望着窗外暖黄色的灯出神。那人只穿了一件黑色高领,在1月冰凉的空气中单薄的有些过分。チョロ松默默拿过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再上调了两度。

“过来擦头发。”

チョロ松朝那人招了招手。
那人顺从的坐到了チョロ松前面。チョロ松手顿了顿然后把毛巾扔到了那人头上:

“自己擦。我给你泡姜茶。”

说完他就走进了厨房。那人似乎是笑了,低沉而隐约的声音直直往チョロ松心窝里钻。
在等水开的空档チョロ松又偷偷瞥了几眼坐在客厅里的那人。客厅没有开灯,那人就一身黑地坐在一片朦胧的黑暗中,白色的毛巾斜斜的搭在肩上,被揉成一团的头发随意的翘着——就像チョロ松记忆中的那样。
水开后开关弹开的声音把チョロ松游散的思绪拉了回来。他苦笑了一下,拿起了水壶,倒完热水后他想了想又往里面加了点凉白开。

袅娜的白雾从杯中缓缓升起,那人看了一眼茶杯 中的液体然后皱了皱眉头。

“我能不能…”

“不可以。”

那人泄了气,拿起了杯子。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那人一口气喝完了姜茶然后皱着眉头问道。
チョロ松沉默了一会儿才低低说道:

“睡不着。”

“有什么烦心事吗?”

チョロ松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正在把茶杯放回厨房的人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是瞒不住了。

“没,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是我自己的问题。大概过几天消化一下就好了。”

嘴上虽这么说但チョロ松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没个几年根本消停不了——他已经消化了十几年了,这件事还是窝在他心里最柔软的角落不肯走。

“你要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我比你大,说不定有主意呢?”

那人洗完茶杯回来了,又重新坐回了チョロ松身边。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身边沙发陷下去的感觉以及身侧那人回来后重新滚烫起来的空气,チョロ松垂下了眼:

“别。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这件事哪能跟你讲啊。

チョロ松笑了笑:

“再说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不就比我早几秒钟吗。”

“话不能这么说——几秒钟的大也是大了。”

那人似乎笑了,尾音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上扬。

“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チョロ松说着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想着这话题总该被带过了,却没想到那人又接着说道:

“有时候,有些东西,说出来会比较好哦。”

“虽然我也不见得有多可靠,但是,你不要忘了你还有我啊。”

“人类是没办法独自一人承受一切的。所以,偶尔,也请依靠一下我嘛。”

那人说着低下了头,

“那样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チョロ松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到这句话后心脏会感到疼痛。或许是因为那人的笑,或许是因为那人的话,更或许是因为那人语气中那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沉默了一会儿那人忽然问道。没有上扬的语气,没有柔和的笑意。如果是平常チョロ松一定会拒绝,但是今天是特殊的。他默许了那人的靠近然后在那人抱住他的同时也伸手回抱了他。
那人身上有着一股令チョロ松安心的味道,从很早很早之前チョロ松就已经很贪恋这种温暖的味道了。那人的脊背很瘦削,但是チョロ松知道它蕴藏的力量。那人的怀抱很温暖,温暖到チョロ松不想离开。

不可以。你必须要离开。

他听见自己这么对自己说道。

但他终究没能舍得。

最后,那人还是松开了他。

“虽然有些不舍得,但还是要谢谢你。”

那人笑了,那双黑色的眼睛如同一汪波光粼粼的湖水闪烁着细碎的笑意,

“谢谢你给我力量。”

チョロ松笑了笑。但他没有告诉那人其实他也给了他勇气。


雨还是停了。
世界重新归于寂静。
那人的羽绒服也在空调的作用下干的差不多了。
チョロ松将那人送到了楼下。1月雨后凛冽的寒风吹冷了他的手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却暖暖的。

“呐,チョロ松。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藏了十几年。虽然我现在没法告诉你,但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我一定能亲口告诉你的。”

那人站在一片橙黄色的灯光下笑地恣意张扬。和刚开始的笑不同,他这次笑地格外好看。

“所以,能请你等等我吗?等到我足够强大的那一天,等到我能和你分享这个秘密的那一天。”

チョロ松没有回答只是朝他笑了笑。那人眯了眯眼然后笑着转身挥了挥手:

“那么,说定了哦。”

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チョロ松也笑了。

他有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被他藏了十几年。

他喜欢一个叫做おそ松的男人已经很久了。

而就在刚刚,那个男人向他许诺了未来。

当初没有放弃,真是太好了。

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


—————END—————

啊,这是这段时间写的最顺的一次了。(哭)
想写两个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就是那种安静外表下汹涌的情感。(但显然我又失败了)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想要放弃了。但就在想要放弃的时候他们再次给了彼此继续下去的力量。就像那场雨,它恰好留下了想要放弃oso并把他送到了想要放弃的chor面前,这一次的深夜会面(??)也恰好给了他们力量。
他们那么了解彼此怎么会猜不到对方的心思,但也正因为太了解,他们的掩饰恰到好处,所以,最后oso这是要下猛药了…(就怕他先在choro面前崩盘…)

大概 就是 这样 了

最后

红心蓝手评论通通来吧(特别是评论 请淹没我(不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