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紧张丸/6号开心丸/茶丸】狐狸

•这只是一个关于6号和茶丸的故事。 他们之间或许没有爱情。但对于6号来说 茶丸永远是唯一的。因为啊,那是他一生中,唯一一个,“朋友”。而对于茶丸来说,6号也是唯一的一个开心丸。
单凭这件事我就想写写他们俩。
就是 这样。
•人物可能会有ooc(OTZ

以上


//////

_0

“我说过,除了复仇,我什么也做不了。”

_1

茶丸一直觉得狐狸——也就是6号开心丸非常特别。
具体是哪一种特别他也说不上来。
但他就是知道狐狸是不一样的。
但是他也确确实实没办法准确的描述出狐狸不一样在哪儿。

_2

狐狸很奇怪。
他似乎对这个世界带着天生的恨意。
他热衷于破坏。
他喜欢看着高楼在他研制的特效炸弹下轰然倒塌。
爆炸声很响。尖叫声很响。高楼倒塌扬起的灰尘模糊了视线,有时甚至遮蔽了阳光。而狐狸就在一片混乱的人群中露出了笑容。他的眼睛很亮,嘴角也挂着恰到好处的弧度。他插着兜看着四处逃窜的人群,看着幸存者趴在废墟上泪流满面地呼唤着亲人的名字。他喜欢看人们因悲伤而扭曲的脸。而等他看过瘾了,他就会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缓缓离开。
这时候他多半会绕远路去一趟酒吧。他行走在酒吧推搡暧昧的空气里,找一个小角落点一杯酒,然后混着酒吧嘈杂的音乐和台上疯狂扭动的人影慢慢把酒喝完。他向来不是一个懂得节制的人。所以他总是会喝多。在酒吧斑斓的灯光下,和着酒精带给人的兴奋的麻痹感他会从兜里拿出一支烟然后点燃它最后抽上那么一小口。等尼古丁绕着他的肺转了一圈后他才会缓缓吐出来。他眯着眼透过那片他所吐出的朦胧的烟雾看着酒吧里尽情放纵自己的人。
他或许会笑,但也可能会哭。他总是没办法阻止自己在一片朦胧的意识里落下的眼泪。眼泪是凉的,眼泪也是苦的。他喜欢在眼泪落到嘴角时轻轻用舌头舔掉它。他乐意看到别人的痛苦,所以他当然不介意拿自己的眼泪取乐。
茶丸一直以为狐狸是一个满脑子复仇的疯子。
事实上这个描述十分准确。
对于狐狸来说复仇就是他存在的意义。开心丸已经隐匿太久了。一味的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所以「他」诞生了。作为第六个开心丸,他从他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赋予了“反叛”的任务。
所有的革新和变化都来自于毁灭。
狐狸虔诚的信奉着这个信条。他喜欢对这个世界施以最恶意的揣测——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等叼在狐狸嘴里的烟慢慢熄灭后他就会拍拍衣服离开酒吧。对于酒吧里的人来说他们的放纵才刚刚开始,而对于狐狸来说,他的放纵却恰好结束。
等他挟裹着夜里的凉风带着一股酒气推开门时他总会看见那个有着漂亮脸蛋的杀手。
他会上前扶助他,在那张漂亮到模糊了性别的脸蛋上也总会浮上一层担忧。
这是一个善良的杀手。
狐狸经常这么想到。虽然他总是拿自己心脏里的那颗炸弹吓唬他,虽然他曾经对所谓的善良嗤之以鼻,但每到这时他总会放下心里的偏见坦然的接受这位名叫茶丸的杀手的善意。
但对于这点微末的善意,狐狸也只是接受而已。
他不会,也不能因此停下他的复仇。
因为命运的脚步从不因为善意而停留更别说改变。
时间一天天逝去,狐狸变得更加疯狂。
他似乎没办法再在爆炸中寻找乐趣了。
他可能是厌倦了。
也可能是累了。
他变得麻木,变得冰冷。
他再也没办法在酒吧里笑了。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只会落泪而不会露出笑容了。
他看着酒吧里人们的脸,欢愉,欲望,渴求。而他只是在一片暧昧的空气中落泪。他不知道也不想管自己为何落泪。因为他知道能让人悲伤的无非就那么几件事。他也知道自己大概总是为了那些人生中没办法改变的东西而落泪的。
他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知道自己的寿命不会太长。他也知道自己迟早会被遗忘。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么无情而坚决 
但是,他大概还是不甘心的。
所以他才会在某一个夜晚对那位美丽的杀手说出这句话:

“我希望你能记得我,记得我所做过的事,记得我的名字…”

但他也还是清醒的,

“算了吧。这不重要。”

狐狸不得不承认他再怎么疯狂,也终究是个「人」。
所以当他埋在心脏里的那颗炸弹爆炸时他会突然觉得很轻松,就像他不是在死亡而是在去往郊游的路上。
他知道,那是他心脏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跳动,不是为了「开心丸」,而是为了「他」。

因为他的这一次跳动,方圆百里,生灵尽灭。

_1

当茶丸看见那条新闻时他几乎是马上想到了狐狸。想到了那个疯狂,狠戾却又会露出落寞神情的狐狸。
他一直觉得狐狸很特别。
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对复仇的过于执着。或许是因为他毫无节制的破坏行为。或许只是因为每个夜晚带着酒气的他对着自己所露出的微笑。更或许是因为他那句没能说完的话。
到最后狐狸都没能告诉茶丸他的名字是什么。
那个人就这么突兀的出现然后再次突兀的消失。除了那些因为爆炸失去了亲人的人还记得他——从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们其实也不知道凶手就是狐狸。
所以从头到尾,也只有茶丸一个人知道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曾经住过一个疯狂却又可怜的人。
只是从头到尾茶丸都不知道那人的名字。
很多年过去后,茶丸渐渐明白了狐狸当年那些笑容里所包含的东西。
他的疯狂也只不过是他对自己的悲悯。对自己命运的悲悯。他怀着对世界最大的恶意诞生,也怀着对世界最大的恶意毁灭。他可怜自己无法挣脱桎梏。到头来他最恨得大概还是他自己。

从头到尾,他所留下的所有也只是茶丸记忆中那「残缺」的狐狸。

_0

“其实我,挺喜欢冬天午后暖融融的太阳的。只可惜……”

—————END—————

嗯。一直觉得所有开心丸中印象最深的就是6号和17号。一个是极端的恶。一个是极端的善。但头来两个开心丸的死法都很戏剧。所以在死亡面前善恶也没什么分别。而且吧,在我看来这两位活得都相当透彻。所以太透彻的人活得大概都挺累(像我这种浑浑噩噩的反倒每天都能抖抖脚…OTZ)
我觉得6号再怎么偏离常规心里也应该还是有一片柔软的地方的。我吧,大概是不相信世上会有真正无情的人,不是无情,只是还未动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所以我尽力想塑造一个挣扎的6号。他不是无情啊,只是不甘而已。
就像17号留在了紧张丸心里,6号也留在了茶丸心里(虽然印象不太好) 但好在这个世上还有人能记住他们,这大概是,他们作为克隆体 最幸福的一件事了吧?

这篇文章到头来全凭自己臆测,如果有ooc的话,我很抱歉…

日常表白非日常太太 (笔芯
期待着下面剧情的进展

我 其实 非常 欢迎 评论的 (倒地

评论 ( 10 )
热度 ( 14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