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兄弟

◆兄弟
○本田菊——王耀
●本田菊:王耀堂弟,作家,抑郁病史
「1」
本田小时候曾在家庭聚会上见过王耀。那是王耀还是孩子,他只是静静的坐在角落看着他们玩耍,眼神淡漠。本田很好奇。
「2」
后来听说他父母双亡,他作为长子没有亲戚愿意领养他。在葬礼上他一滴眼泪也没有,他神色平静不起一丝波澜。为什么呢。本田躲在父母身后想。
「3」
王耀长的越来越漂亮。本田喜欢粘着他,他待本田如亲兄弟很爱护他。
“为什么在葬礼上不哭呢…”本田问。
“没用的。哭了他们也看不见。”
王耀回答的很平静。深邃的眼睛很是迷人。
「4」
16岁成人礼上他喝的烂醉,是王耀接他回去的。但不知怎的他将王耀看成女人。第二天本田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不再见王耀,他害怕面对他。王耀对此也只是苦笑。
「5」
以这件事为契机再加上生活中的压力。本田得了抑郁症,他父母找了很多医生但都不见起色。最后迫于无奈他们找来了王耀。
“我知道你心怀愧疚,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伤害收不回来。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你还会伤到更多的人。”
“…你原谅我了?”本田颤抖的问。他不期望原谅却仍想得到答案。即使是否定也好啊…他这么想。
“从未记恨。”
王耀回答的很平静,“只是你不放过自己罢了。”
本田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不久他就痊愈了。
「6」
本田没想到,王耀终究还是被别人伤害。他问王耀为什么不反抗。王曜只是笑笑说:“没用的,他们想得到的东西从来不可能得不到。”又是这样,他冷静。冷静的就像旁观者。
“这是借口!”
本田很愤怒。王耀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本田转身走了。
「7」
结果没几天过后王耀死了。原来从他被我伤害了那天起,他就从未原谅过自己,他惩罚自己,厌弃自己。他从未从黑暗中脱离。而给予他黑暗的人,会是我吗。本田想。
「8」
他梦到了王,王还是一脸笑容,只是不说话。他看着本田很久很久。待他梦醒后泪流满面。原来他从一开始就离不开王耀,怎么欺骗也没用。
「9」
其实,害死王耀的人,是我吧。本田躺在床上听着煤气嘶嘶的声音想到。
「10」
王耀,我们本应是兄弟。
——THE END——

评论
热度 ( 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