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谎言

♦谎言
○王耀
「1」
我是王耀。我是一个不被世界需要的人。是一个生活在边缘的东西。我,只被自己爱着——或是被自己怨恨着。
「2」
王耀5岁那年第一次跟随父母去参加家庭聚会。来来往往地人对于这个陌生却长得可爱的男孩子很是喜爱。可是王耀知道,他们的爱从来不会停留。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看着白云缓缓的移动。他不知道这样的他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3」
“大哥…为什么警 察叔叔要给我们这么多钱呢。我们是不是可以买很多吃的了呢。”
他的弟弟王嘉龙抬头用稚嫩地声音问到。
“…”王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告诉他这是父母死亡的赔偿金吗。
“大哥大哥,这里的茶我们都没喝过诶!!你来尝尝嘛!!”他的另一个弟弟王濠镜兴奋的跑过来。
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王耀。他们的父母死了。虽然官方说是事故但只有王耀知道,这是父母自己的选择。他们大概在也受不了这个满是小孩的家了,他们再也养不起他们。所以——他们把他们抛弃了。真是,恶心。
「4」
他们的葬礼上大家看起来都很悲伤,王耀的弟弟妹妹们也总算知道了他们的父母在也回不来的这个现实。哭地很伤心——除了王耀。他哭不出来。他无法为两个抛弃他的人流下一滴眼泪。他的弟弟妹妹陆续被亲戚领养只有王耀没有人愿意领走他。他冷眼扫过所有人然后笑了。果然,没有人需要我。
「5」
“哥哥,你为什么不哭。”
在父母墓前一个男孩子问到。
“没用的。他们看不见的。”他很平静地说。
他没想到那个男孩子却像是着了迷一样黏上了他。他尝试去喜欢他。他尝试用对待弟弟妹妹的方法去对待他。他没有想到他的那个当作弟弟的人竟然会把他给上了。他没想到自己会像一个女人一样在他身下喘息。他恨极了他。第二天他走的很早。别人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想到昨天晚上便忍不住干呕。真,恶心。他突然开始好讨厌自己。
「6」
他在濠镜的店里碰到了一个英国人。那个英国人似乎在意他。他开始变得无所谓。反正,都已经脏了。不管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跟他交流,是像那个俄罗斯人那样还是友情对于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最重要的东西在好几年前就就已经丢了。 「7」
王耀越来越讨厌自己。他已经能清楚的看见那和俄罗斯人和英国人眼里赤裸裸的欲望。他已经开始想要放弃自己。就在这时他的那位弟弟——本田菊的父母打来电话,说明来意后王耀欣然同意。他恨着本田菊。他是这样狠狠地背叛了他。但他不想就这样放弃。他去了。他要让本田菊振作起来。他要让本田菊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是多么毁灭性。不出所料本田菊知道他原谅他后很快就被痊愈了。王耀无奈的笑了笑,他从一开始就在说谎。说了几十年却还是在说。本田,放弃吧。
「8」
王耀碰到了一个迟钝的美国人。那人是王嘉龙的室友。一个爱吃汉堡的年轻大学生。又是那种眼神。那种,让人觉得难受的眼神。王耀他仍是没有收起笑容。
「9」
王耀已经放弃自己了。当他被他那仅有的朋友伤害了之后他突然觉得好累。他突然好恨自己的父母。他从没想到他的长相对男性会这么有吸引力。他真想拿剪刀划破自己这张脸。但是,怎么可以呢。他们爱的,不就是这具身体和这张脸吗。没有人看见他内心的挣扎。就这样,消失吧。
「10」
他来到天台。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微微一笑。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谎言。
「11」
他掉了下去。风划过他的脸,很疼。但是他很开心。这样肮脏的自己终于可以永远生活在黑暗中了吗。他睁开眼看见了那个俄罗斯人的脸。一阵恶寒。请让我一个人死吧,拜托。但是王耀没有说出口。他天生就是一个说谎的行家。
「12」
他死了。他抱着对世界对自己的怨恨死了。但他没看见所有辜负了他的人也都死了。他天生就是一个说谎的行家。他天生就拥有对同性的吸引力。他一出生就注定会孤独,被别人的欲望填充。
「12」
他从一开始就厌恶着自己。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