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APH/露中】情话

•我私心觉得这是露中。但其实还是有冷战组的成分在里面的…

OK?—————————

「1」
伊万被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东方男人表白了。那人的名字叫王耀。是一个中国人,眉目柔和,有着伊万不曾见过的温情。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伊万。”
那人在一个略有些寒冷的冬日下午的暖阳中温柔地对伊万说道。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伊万的样子。
“…好。”
不知为何伊万答应了。答应了这个陌生人的不合常理的要求。或许是因为那双眼里的温柔是伊万从小就渴望的东西。也可能是因为这是第一次 有人对他说这样一句算不上情话的情话。
「2」
伊万和王耀已经交往了一个月了。不温不火的感情。偶尔的房 事。以及常常挂在王耀嘴边的情话。如同缕缕暖阳把伊万包裹在了一场亦真亦幻的梦境之中。
伊万有时会问王耀为什么喜欢他。而王耀的回答不外乎两种:“你身上有我熟悉的感觉。”“因为我喜欢。”
而当伊万问及王耀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时王耀的回答却出奇的一致:“因为你是我喜欢的人。而我,就像是那种一无所有的人突然获得了全世界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给你。这是一种谨慎无措而微小的幸福。”
王耀大概很擅长说情话。但是,伊万愿意看着王耀闪闪发亮的眼睛,听着他柔和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说着情话。更想看见一向温和有礼的他在床上泪眼朦胧的样子。
伊万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3」
生活很平静。直到一个叫阿尔弗雷德的白痴闯进了伊万的生活。那人像一束刺眼的阳光刺破了伊万周身的寒冷。那是一种不同于王耀的温度,是一种强大 霸道 刺眼却无法让人移开目光的光芒。
伊万不得不承认当他看见阿尔弗雷德时心中总会升腾起一种想要拥有他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 甚至在一点点侵蚀着他仅存的理智。想要拥有他。想要蹂躏他。想看他哭着求饶的样子。
伊万开始无法控制的想念阿尔弗雷德,甚至在进行房 事的时候也不免分神。王耀看着身上的伊万眼底闪过一丝苦笑。他眼前的这人,他所珍视的这人正用他这双眼睛透过他看着别人。
但是,他不会放手的。因为伊万是他最重要的人。
「4」
“伊万…?你又在听我说话吗?”
“…啊 抱歉。最近有些精神不济。能在讲一遍吗?”
伊万客客气气地对王耀说。但是眼神还是不断撇向楼下的那头灿烂的金发。他旁边的那个有着粗眉毛的人是谁。为什么离他那么近。伊万的脑子里被这些念头填满了再次没有听见王耀的话。
“…”
王耀不用偏头看都知道楼下的那个抢走伊万的注意力的人是谁。他苦笑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离开了。而伊万仿佛没有注意到一般依旧一动不动的关注着楼下那人的动向。

王耀推开了那间茶室的门,朝里间走去。里面端坐着一个短发男人 听见推门声他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睛第一次涌起了情绪。
“哥哥…”
“你也不必再叫我哥哥。直接叫我王耀就好了。”
王耀也不多礼直接坐到了那人对面。
“这次哥哥找在下。恐怕也与那个叫伊万的男人有关吧。”
“帮我新找一个住处。越偏远越好。我不希望…再看见那个人…”让我难受。
“…在下一定会达成哥哥的要求的。”只要是哥哥,没有什么是我 本田菊做不到的。
「5」
夜凉如水。王耀坐在新家的窗台上喝茶。袅袅的白眼模糊了他的面容。在一片阴沉的天下王耀自嘲一般的说道:“曾经因为不会说情话而被丢下,结果如今连情话都留不住你。你果然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伊万了吗…”
“是我太傻 还天真的以为可以用情话弥补。结果。你说的那些情话和诺言。没有一句是真的。”
“说到底,越是被我真心相待的东西 越是容易弃我而去。”
“所有情话,都是谎言。”我,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说出了那些情话。
王耀看着窗外萧瑟的景象没有说话。
「6」
王耀离开伊万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伊万收到那张分手的纸条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一切还在照常进行着。伊万那疯狂的行为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但是在那无人的夜里伊万总会失眠。他看着王耀还没来得及收拾走的东西心里空落落的。那生活中失去了那道暖阳 而那该死的光芒却仍旧离他十万八千里远。伊万有些烦躁。
从什么时候开始,王耀的情话里透出了苦涩。从什么时候开始,王耀开始不断不断的说着不同的情话。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王耀本身都不再相信自己所说的情话了。伊万根本不清楚。
“…王耀你个骗子。”伊万拿着手中的伏加特大声说道。
“你说的那些情话都是骗人的!”他大灌了一口伏加特接着说。
“…”他看着在月光下折射出五彩光影的玻璃杯握紧了拳头,“虽然我也有错。我不应该去关注那该死的光芒。但…但我控制不住那种欲望…该死的。我想听那人对我说情话,想拥有那人,不想只做朋友。该死该死该死该死!”伊万滚烫的脸颊从围巾里伸出来贴在了冰冷的窗台上。
“…我一定有病。”
“说到底,你的情话不过是谎言。”
一滴滚烫的泪水落在了窗台上在月光下越发的美丽。
「7」
说到底,维系我们两人之间关系的 不过就是情话二字罢了。
————END————
别打我 感觉 心塞塞的ಥ_ಥ没有文力了 让我跳下去吧

评论
热度 ( 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