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花与新酒(2)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チョロ酿酒师设定 おそ花妖设定
•大概很快就会完结系列
•酿酒方面的各种都是百度来的。总之就是没有依据的乱搞(?)考据党慎入。
OK?——————go

_2
三月是一个赏樱的好季节。おそ松坐在回廊里看着湛蓝的天眯了眯眼。柔和的风带来了一阵浅淡的花香混着不易察觉的酒香在长长的回廊里蔓延开来。他闭上眼放轻了呼吸仿佛要融化在了这片明媚的春阳里。

“おそ...”

チョロ松抱着酒坛刚想叫おそ松起来却不知怎的硬生生地停住了话头。他看着眼前闭着眼嘴角却含着笑意的少年突然有些不知所措。那身明媚的红衣和那在阳光下被染上了琥珀色的黑发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仿佛是听见了チョロ松的声音おそ松睁开了眼睛朝チョロ松望去。那双红色的眼睛也在瞧见チョロ松的一瞬间染上了笑意。

“哟チョロ松。”

少年熟悉的嗓音将チョロ松拉回了现实。当他对上了那双装满促狭的双眼时耳根一红。

“这是去年我酿的。现在差不多可以开封了。”

“哦哦。就是那个在我指导下你重新酿了一遍的酒吗?那肯定很好喝。因为有了我的指导嘛。”

おそ松熟练地从屋子里拿出酒器拍开封泥倒了一盏在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嗯…相当美妙的味道呢。不得不说呆子你的技术也见长啊。”

チョロ松眉角跳了跳。只要一提到酿酒おそ松对他的称呼就会不客气的变成了“呆子”。

“啧啧啧。美味。”おそ松没有理会チョロ松的表情径自喝了一口,“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该多好。”
然后他似乎是落下了一声叹息。轻的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チョロ松看着眼前沉默的少年抿了抿嘴仿佛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将它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我近期可能要去拜访一位朋友你要不要跟来?”

沉默了一会儿チョロ松抬头对おそ松说到。

“啊?要出门啊?说实话我不太想动诶。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好了。”

おそ松放下酒盏换了个舒服的躺姿懒懒地说到。チョロ松看着他笑意不自觉爬上了嘴角。在家里等我回来…吗。好久没听见别人这么对我说了。チョロ松垂下眼帘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
当月亮爬上树梢,四周的虫鸣也渐渐消失的时候おそ松才从回廊里起身。他洗净了酒器再将它们放回了矮柜里。おそ松悄悄走到チョロ松的卧室,看着早已陷入睡梦之中チョロ松他笑了笑然后在チョロ松额前落下了一个吻。

“晚安。我的チョロ松”

说完他再次轻轻退出房间走到了院子里。

“嘁。日子过得挺不赖的嘛。おそ松。”

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蹲在围墙上朝おそ松笑道。

“一般般啦。一松。你今天怎么来找我了?”

“其实我算到近期住在这个地方的人可能会有劫数。原本这事我不想管的。但看你在这个地方难保出事的不会是你所以我就通知一声。近期记得别出门了。”

一松说完就一个转身跳墙离开了。おそ松看着一松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一松原本是一只猫妖。但是因为无意中帮了一个村人而受到了供奉久而久之他也变从一个妖变成了半仙。一松成了半仙后没事喜欢给人算算卦。但他算的好事不一定准但坏事实打实得算必灵。更要命的是因为道行有限他只能精确到地区而不能精确到人。所以这次大概真的要发生什么了。おそ松摸了摸下巴隐隐有了打算。
第二天一早おそ松就扑到了チョロ松跟前对他说到:“我跟你一起去拜访。就你一个人我不放心。要是一不小心被猫叼走了我就亏大了。”
チョロ松一愣然后笑了。

“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会被猫叼走。别乱说。”
说着他伸手揉了揉おそ松的脑袋,
“那你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出发。”

就这样チョロ松带着おそ松前往拜访他的友人。
春天出来踏青的人很多。道路两旁的樱花树下经常看见有游人坐在底下一边谈天一边喝酒吃东西。おそ松打了个哈欠看着走在前面丝毫没有停下意思的チョロ松瘪了瘪嘴。

“呐。チョロ松。我说——我们也找棵树坐下来休息一下吧。我已经走不动了啦。”

或许是故意,おそ松的尾音带上一点撒娇的意味。而走在前面的青衣少年听到后停住了脚步。

“可是,我们才走出来没多久啊。”

他转身说到。

“我不管。这样走真的好累啊!我现在就想找棵树然后躺在底下喝喝酒然后把午餐解决掉——你看,的确是吃午餐的时间了吧?”

おそ松说着指了指天上的大太阳。チョロ松抬头看了看太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可以是可以。但要快一点哦。不然我们赶不到的。”

不过听到回应的おそ松压根就没管他的后半句直接跑到了一棵樱花树下坐了下来。

“啊啊。这种大太阳完全受不了啊。再晒下去我都要枯萎了。”

说着おそ松不知从哪里拿出了酒壶和酒盏。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斟酒熟练连贯的动作愣愣地想到:都要忘了他其实是一朵花啊。果然花朵都要是娇贵一点的吗。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一朵红花对自己嚷嚷着要喝酒的画面然后他笑了。眉眼弯弯。颜色浅淡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おそ松停下了喝酒的动作看着眼前突然笑了的チョロ松眯了眯眼。真好看。他想着喝光了酒盏中的酒。

“哼。美妙的酒香。美丽的少年。真是一副好景色啊。连春光都因此黯淡了几分。”

おそ松微微皱了皱眉头望向声源。而チョロ松也收起了嘴角的弧度顺着おそ松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蓝衣少年拿着一把折扇倚着对面的一棵樱花树正朝他们笑。

“嘶——好痛。”

おそ松笑着说到。而チョロ松则皱了皱眉头。明明张着同样一张脸为什么对面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让人看着格外「痛」。

“啊…美丽总是伤人的。在下カラ松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カラ松一脸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收起折扇问道。

“おそ松。”

“チョロ松”

おそ松和チョロ松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分别回答道。

“要来一杯吗?”

おそ松半靠在树上举起酒盏问道。

“那么在下也就不客气了。”

カラ松来到他们跟前坐下拿起了酒盏微笑着说。
于是在一片春光明媚中三个样貌相似的少年因为一壶酒而相识了。
三人一交流便发现彼此的目的地是一致的于是在チョロ松的提议下三人决定一同前往目的地。おそ松看着与チョロ松交谈甚欢的カラ松撇了撇嘴接着喝起了酒盏中未喝完的酒。
一行人酒饱饭足后再次踏上了旅途。おそ松看着前面并肩行走并且谈笑风生的两人垂下了眼帘。有些东西。自己终究是没法给チョロ松的。那一瞬间他有些难过。不过,这样也好。おそ松笑了笑没有讲话。

“找到了!在那里!「不详之子」在那里!快去找家主!”

当他们离开大道走上小路时从他们前方传来了呼喊声。随后一群拿着武士刀的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并且迅速包围了他们。
おそ松挑眉疑惑的看向チョロ松——找你的?
チョロ松摇了摇头。
然后おそ松看向身边准备拔刀的カラ松有些了然——找你的。
カラ松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抱歉brother。交给我吧。
おそ松满意的点点头准备拉着チョロ松趁混战时撤离。结果刚退到树边身边就杀出了一个人。

“同伙也别想跑!你们与「不详之子」同罪!”

おそ松眯了眯眼顺手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树枝一转眼便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没办法啦。谁叫你偏偏碰上我呢。おそ松笑了笑一刀挡住了对方的进攻。然后趁对方愣神一脚踹向了他的腹部。

“碍事。”

踹完后他拉起チョロ松正准备走,突然听见耳边一阵风过一把刀直直地插在他旁边的树干上。おそ松下意识将チョロ松拉到他身后然后一转身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拜托——很莫名其妙诶。我们又不是什么「不详之子」干嘛拦我们啊——诶诶。怎么还生气了。哎呀。难道你觉得我们俩好欺负?”

おそ松一边挡着攻击一边说到。而听见最后一句的チョロ松额角一跳然后漂亮的丹凤眼就眯了起来。
哦?好欺负?好。很好。今天爷爷我就叫你们知道什么叫好欺负!
おそ松看了一眼身后散发着黑气的チョロ松勾起了嘴角。哎呀。生气了。你完了。想着他递给了对方一个怜悯的眼神。チョロ松拔下插在树上的刀对おそ松说:“弱鸡你让开!”おそ松一个侧身离开了战局然后摸了摸鼻子。弱鸡?看着眼前身着青衣身材纤细但攻击丝毫不手软的チョロ松他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弱鸡就弱鸡吧。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那群人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也不知是谁先喊道:“天哪——「红眼的恶魔」——「红眼的恶魔」和「不详之子」在一起!快去找家主!撤!我们撤!”
然后那群人能跑的都跑了个没影。おそ松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说着他朝还没从战斗中缓过神来的两人招了招手。

“走啦暴君チョロ松还有那个「不详之子」。我们要接着赶路了。”

两人一愣下意识地跟上了おそ松。

“话说。おそ松你啊…是妖怪吧?”

突然正在擦拭自己短刀的カラ松出声问道。而おそ松背影一顿随后——
“是的。我是妖怪。怎么?怕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隐藏在袖子里的手却抓住了由刚才长刀所变成的匕首。如果必要。他可以在这里杀了カラ松。おそ松眼神阴郁原本明亮的红色眸子也沉淀了下来。

“不不我只是惊讶。这是我第一次碰见一个这么和蔼的妖怪——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他们成为「不详之子」吗?因为我能看见一些他们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各种妖怪和灵。”

カラ松微笑着将短刀塞进了刀鞘里缓缓说到,

“能碰见你们真是太幸运了。”

おそ松没有回答只是放松了原本紧握刀把的手。チョロ松看着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おそ松抿了抿嘴然后轻轻握住了おそ松的手。与他身上那耀眼的颜色不同,おそ松的手很凉。凉的仿佛永远都温暖不起来。
当他们又走了一小段路后おそ松突然伸手将他们拦了下来。

“啧。老鼠们又来了。”

刚说完他们看见了刚才逃走的那群人带着一批人又回来了手上还拿着诡异的武器。看到他们手上的武器おそ松的眼皮跳了跳。虽然认不得但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这次那群人明显胸有成竹看见他们三人后二话不说直接挥刀杀上前来。三人也拿出各自的武器各自迎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チョロ松温和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很多人都选择与チョロ松对战。虽然在チョロ松手里他们讨不到好处甚至还负伤累累但是チョロ松的体力也在迅速消耗。
“啧。”
チョロ松再次挑翻一个对手后另一个马上补了他的空隙。来自四面八方不断地攻击让他迅速的疲惫了下来。苍白的脸上出了一层细细地汗,浅色的嘴唇也被他咬出了血腥味。终于一个不察让对方钻了空一把明晃晃的刀直冲他心口而来。而此时チョロ松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不知道我死后おそ松该怎么办。然后他就看见一抹红色扑到了他面前而想象中应该来自心口的疼痛却并没有来而是后背狠狠撞在了地上。他的视线开始对焦他先看见的是被カラ松一刀砍死的想要刺他的人。然后就是将他抱在怀里替他挨了一刀的おそ松。他有些恍惚。他现在才发现おそ松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闻着让人很安心。原来おそ松真的是个花妖啊。他愣愣地想到。然后他的嘴唇上覆上了一片冰凉。おそ松吻了他。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吻。

“你流血了。”

おそ松哑声说到。チョロ松知道他是指自己嘴唇上被自己咬出的伤。淡淡的血腥味还停留在嘴里。他看着おそ松沉下来的暗红色的眼睛突然有些心慌。

“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说完チョロ松感到周身空气一凉。原本将他抱在怀里的おそ松离开了他站在了那群人面前。那些人看见那个原本本应被刺死的人却站了起来顿时感到一阵恐慌。他们想要逃跑却怎么也迈不开腿。おそ松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动了动手指。一阵红色的波纹迅速掠过了他们然后那些人神色一空随即恢复然后仿佛没看见他们一般结伴离开了。カラ松看了看离开的人再看看不远处还在丝丝冒凉气的おそ松打了个冷颤。还好没和他成为敌人。他想到。
チョロ松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离去的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仿佛感受到了チョロ松的疑惑おそ松开口道:

“我是妖怪。”

也是在这一瞬间チョロ松又想起了おそ松先前的眼神。那种冰冷的眼神。

“他们不会有事的。我只是让他们以为我们逃走了而已。我可不敢随便杀他们。这么多人的因果债可以压死我了。”

おそ松懒懒地说到。仿佛又变成了当初那个吊儿郎当的少年。

“不过——英雄舍身救美人,美人难道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おそ松拖着长调转身抬起了チョロ松的下巴笑着说到。眼中是一片明媚的艳红。チョロ松却皱了皱眉头。

“你受伤了。”

说着想要扒开おそ松的衣服检查伤势。

“诶——别。那一刀刺的不深没啥大不了的。况且我是妖。没事的。”

おそ松握住了チョロ松的手阻止到。チョロ松听到这句话顿了顿停下了手。感觉おそ松一直在提醒他。提醒チョロ松他是一个妖怪。一个与他截然不同的妖怪。チョロ松抿了抿嘴松开了抓着おそ松前襟的手。是的。他和他是不同的。想到这里チョロ松没来由的有些沮丧。而低着头的他没看见おそ松有些苍白的嘴唇。

“不过这次后他们大概不会再来了吧?我受了伤是个伤员所以我决定原路返回不去拜访你那倒霉的朋友了要不是他我才不会受伤真是气死我了!我要回去喝酒了!你要记得快点回来哈。小心我把酒窖里的酒全喝完!”

おそ松松开了抓着チョロ松的手说道。而藏在袖子里的那只手正在微微的颤抖。チョロ松担心地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おそ松点了点头。

“那你好好回去休息。我会早点回来的。养伤的时候不要喝酒了。”

チョロ松叮嘱到。

“啊!差点忘了。这个给你。里面有我的花瓣。要是你遇到了麻烦拿出一瓣烧了或是切了我就会赶来的。所以千万别丢了。”

おそ松说着递了一个香囊给チョロ松。香囊很小巧也很朴素但是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おそ松的味道。チョロ松想到。

“カラ松。チョロ松就拜托你了。”

おそ松微笑着对カラ松说道。而カラ松郑重的点了点头。おそ松似乎松了一口气。

“好了你们快出发吧。早去早回。”

おそ松笑着朝他们摆了摆手。待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路的尽头时おそ松脸上仅有的血色也退了个一干二净。他的视野有些模糊。伤口传来的阵阵钝痛让他有些站不稳。他摇摇晃晃地往回走却越走越慢。
伤口…恢复不了。おそ松眯着眼想到。该死的阴阳师。自己早该想到那些武器不是用来对付人的。他想着缓慢走向路旁的一棵树。当他靠在树上的一瞬间力气仿佛被抽走了一般只能靠着树缓缓地坐在了地上。越来越沉重的身体表明着流失的妖力越来越多。
该死的。自己真是傻了才会去救那个呆子。おそ松抬头看着远方泛白的天际想到。这回真的是被一松说中了。只是还好。这刀没刺在チョロ松身上。视野开始变黑おそ松有些想睡了。
不知道回去后找不到自己的呆子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吧。只可惜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见了。想着おそ松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树的阴影在他脸上跳跃。身上的红衣更加衬的他面容如玉。没了那双张扬的眼睛おそ松身上平添了一股子寂寥的气息。明明他等了那个人这么久如今却又要在短暂的相聚后离别了。
真让人。不甘心。
树下的红衣少年气息渐弱仿佛要融化在这一片明媚的春光里一般。

—————TBC—————
这个写了好久。我都要吐血了。ε-(´∀`; )
我其实觉得おそ松可以是一个很狠心的角色。只是他的狠心从来不表现在亲密的人面前。觉得只要是面对亲近的人他可以无限纵容他们下去。甚至牺牲自己也是可以的。但其实这也是一种狠心吧。
チョロ松就是一个很奇特(?)的人吧?明明有时候平静的要死却也会因为一些奇怪(?)的事情发飙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啊。
カラ松不用说就是一个温柔的要死的人啊!!!!
一松是个别扭狂魔233333333
求爱心求小蓝手求评论(真的!找我来聊天嘛!而且我想扩企鹅列有人约吗??
(改了下错别字www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