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花与新酒(3)

•おそチョロ 附带一点数字
•日文名注意
•チョロ酿酒师设定 おそ花妖设定
•大概很快就会完结系列
•酿酒方面的各种都是百度来的。总之就是没有依据的乱搞(?)考据党慎入。
OK?——————go


_3
チョロ松走出去没多远便停住了脚步。走在前面的カラ松脚步一顿然后疑惑的回头,看见了チョロ松皱着眉头正在思索着什么。

“怎么了brother?不接着走吗?”

“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不行我要回去一趟。总觉得刚才的おそ松有事瞒着我。抱歉啦カラ松能否请你帮我给望月先生带个口信说我下次再拜访。”

说完还没等カラ松回答便匆匆转身离开了。看着逐渐远去的青衣少年カラ松微微一笑拿起折扇轻轻抵住了嘴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チョロ松,おそ松。他想着然后悠悠转身接着赶路了。
チョロ松原路返回但是越是靠近刚才与おそ分别的地方他心里越是不安。藏在衣袖里的手不觉间也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当他看见那个躺在树荫底下的红衣少年时心脏被猛地一揪。

“おそ松?おそ松?你醒醒?”

他轻轻拍了拍眼前这个少年苍白的脸颊却并没有得到他想听到的回答。他皱了皱眉头伸手扒开了おそ松的衣服看见了那个靠近心脏的伤口。伤口在丝丝地冒着黑气,在一片洁白的胸口上显得突兀而又可怕。チョロ松看着这个伤口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没有血从伤口里流出来但是很明显这个伤口正在使おそ松的气息渐弱。

“嘁。我就知道这个花妖不会老实在屋子里待着。”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チョロ松头顶上的树枝上传来。チョロ松抬头眼睛正对上了一双妖异的紫眸。チョロ松愣了愣。但也就在他愣神的片刻那人便从树枝上落在了おそ松跟前。

“明明和他说了不要出门可偏偏还要出门。什么毛病。”

那人嘴上虽然抱怨着但手上却已经给おそ松做了个应急处理。

“哦。忘了说了。我叫一松是他的朋友。”

说着他指了指躺在地上毫无知觉的おそ松然后打量了チョロ松一会儿接着道:

“你就是チョロ松了吧?”

闻此チョロ松点了点头。

“哦。我有办法救他拉住我的手我先把你们送回家。”

一松似乎并没有准备等待チョロ松的回答一把抓过他的手而另一只手则握住了おそ松的手。チョロ松握着一松温暖的手有点晃神——原来只有おそ松的手是凉的吗…而下一瞬间一阵天旋地转。待他再次睁开眼时他们已经回到了チョロ松的家。一松示意チョロ松将おそ松抱进房间自己则站在院子里吹了一声口哨。然后不一会儿便由远到近传来了一阵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松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只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越过围墙扑进了一松怀里。而一松则揉了揉胸前的脑袋说了声乖。

“哎呀。这是花妖哥哥吗?他怎的受伤了?”

下一瞬间那道身影便到了おそ松身边开始检查他的伤口。

“这是十四松。是一名妖医。”

一松看着十四松忙碌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原本妖异的紫眸也柔和了下来。

“おそ松他…怎么了?”

チョロ松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的おそ松轻声问道。一松看着一脸担心的チョロ松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你为什么这么担心他?你们明明只相处了一年而已。其实不用这么担心的吧——更何况他是自愿救你的。啊,这么说起来,你对他又了解多少呢。”

一松伸了个懒腰缓缓说道。而チョロ松则是一愣。是的。他们明明只相处了一年为什么自己却仿佛已经离不开了他了。离不开那个神色张扬的おそ松。离不开那个不着调的おそ松。离不开那个…おそ松。一时间他也忘了去反驳一松。一松看着陷入沉思的チョロ松笑了笑。おそ松啊おそ松我可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想着他看向了那个静静躺在榻上的少年神色晦暗不明。

“阿呀呀!真是狠毒啊。是哪个人这么狠心伤了花妖哥哥啊!”

十四松停下了手气愤的说,

“不过。我已经找到方法来救花妖哥哥啦。”

说着十四松满怀期待地看向了一松仿佛在等待表扬。而一松笑了笑摸了摸十四松的脑袋柔声说道:

“我家十四松真厉害。”

十四松红了红脸然后正色道:“但是还差东西。”
听此チョロ松便抬起了头望着十四松等待后话。

“还差一个药引。但是这个药引一定要是花妖哥哥最在乎的人心甘情愿放的血。”

顿了顿然后十四松就闭上了眼睛在空气中嗅了嗅随后伸手指向了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チョロ松。

“要你的血。”

チョロ松一愣。然后指了指自己问道:“我的血?”

“怎么?难道不愿意?”

十四松眯了眯眼睛。金黄色的眼眸里似乎有什么在暗地里涌动。

“不是。我只是有些惊讶。”

チョロ松低头一笑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十四松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

“要多少?”

说着チョロ松撩起袖子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腕。而十四松咧嘴笑了笑开心的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琥珀色的小碗。

“只要这么多。”

十四松说着抽出一把刀直直朝チョロ松的手腕割去。而チョロ松则感受到了来自腕间的一阵刺痛然后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随后疼痛密密麻麻的从腕间传递上来。被咬紧的嘴唇也弥漫出了血腥味。原来。这么疼吗。チョロ松看着即将盛满的小碗愣愣地想到。似乎看见是差不多了十四松一挥手原本在チョロ松腕间的伤口便不见了。チョロ松的腕子又光滑如初。要不是残留在脑中的疼痛チョロ松也不会相信这里曾经被划破过。不知道这份疼痛有没有当初被刺伤的おそ松的千分之一。チョロ松看着躺在榻上的おそ松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得到了药引的十四松开始在药箱前忙碌,而一松则打了个哈欠猫在角落看着十四松配药。チョロ松看着沉眠的おそ松神色柔和。おそ松柔软的黑发落在额前,欣长的睫毛投下了一片好看的阴影。他神色平静。没了那双张扬的红眸おそ松看起来柔弱了不少。想到这里チョロ松勾了勾嘴角。柔弱。おそ松一定不会喜欢这个词的。
夕阳落进了房间打在地上印出了一片浅淡的红色。如被火烧着的天边在一片层叠的积云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动人心魄。

“配好啦!但是花妖哥哥能不能醒就只能看他自己了。”

十四松举着碗中晶莹剔透的液体对チョロ松说道。他将药碗递给チョロ松后便跑到一松怀里蹭了蹭一松,然后…睡着了。チョロ松看着睡着的十四松笑了笑随后对一松轻声说道:

“在下隔壁还有空房间。如果一松先生不介意的话可以和十四松先生先住下。”

一松瞥了一眼怀里熟睡的十四松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还有。可以不用敬语的。听着怪别扭的。”

说着头也不回的抱起十四松走向隔壁的空房间。チョロ松笑了笑对冷面热心的一松心里的戒备也放下了一些。他小心翼翼地将药喂下。看着面前毫无防备的おそ松チョロ松的心里又柔软了几分。
チョロ松起身,准备去おそ松的房间里搬来一套被褥守在おそ松身边。当他走进おそ松的房间后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房间很整齐也很干净只是在房间的角落チョロ松发现了一个原本不属于这个房间的藤箱。而藤箱旁的小桌台两边放着颜料和画具中间则是一幅未完成的山水画。おそ松的画和他的人一样用色鲜艳明亮可是就是这一片明亮的色彩却丝毫无法让人感到温度。从纸上传递来的是寂寥。チョロ松从未想到おそ松除了酒以外连丹青画的也是如此的好。

『这么说起来,你对他又了解多少呢。』

突然一松的话出现在了チョロ松的脑海里。是啊。对于おそ松他又了解多少呢。想着チョロ松打开了桌台旁的藤箱。藤箱里满满的都是画。只不过…这些画全是些春宫图。チョロ松的额角跳了跳。他就知道おそ松从来不会有多么高雅正经的爱好。但他还是将画一幅一幅的拿了出来。说不定还是会有例外的呢?正这么想着チョロ松便看见了箱底一幅保护的很好的画卷。展开画卷,チョロ松的呼吸一滞。这幅画上的人チョロ松很熟悉。おそ松画得是他。只见画里的人闭着眼半靠在廊柱上似乎是睡着了。一袭青衣更衬的少年面容如玉。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落下了浅淡的阴影。一笔一画勾勒出了チョロ松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自己。他仿佛能想象到穿着红衣的おそ松是怎样含着笑意将他描绘出来,又是怎样用那双好看的过分的手在这张薄薄的纸上行笔勾勒。他仿佛能透过画对上おそ松那双笑意盈盈的红眸。那一瞬间他有些失神。
良久,チョロ松才从画中回神。他沉默地收拾好画再将藤箱盖上然后转身抱起被褥往房间走去。待他铺好被褥躺下后他才发觉自己的耳朵很烫。枕间全是一股浅淡的花香。おそ松你可千万别死啊。チョロ松在心里默念到。

而陷入沉眠的おそ松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很多以前他早已忘了的事。那时候他还只是一朵花。一朵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红花。在他意识朦胧的时候他听见了一声脆生生的童音:

“小花小花你应该还没有名字吧?我给你起个名字吧。爸爸说只有对最喜欢的东西才能起名字。我最喜欢你了所以我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

おそ松在心里念叨着:只有傻子才会给花取名字吧。而且你根本没法在一片红花里认出我来吧。虽然这么想但他却还是抑制不住地有些期待。

“我叫チョロ松所以你叫おそ松好不好啊?おそ松。”

おそ松很喜欢这个名字所以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摇了摇自己纤细的花茎。他仿佛看见了眼前那个叫做チョロ松的孩子灿烂的笑脸。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个名叫チョロ松的孩子经常会来找おそ松说话。不过内容大都和酿酒有关。

“我长大后啊。一定要成为一名厉害的酿酒师。到时候我一定也给你尝尝我酿的酒。”

看着一脸兴奋的チョロ松おそ松决定还是暂且不要提醒他自己只是一朵花而已。但他也暗暗下定决心要在チョロ松成为著名酿酒师前化出人形。
但是等他化出人形成了一个花妖后它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名叫チョロ松的孩子了。おそ松找了很久。在途中他认识了一松也遇见了四处行医的妖医十四松。终于他在无意中找到了チョロ松的住所。当他落到院子里时恰巧看见チョロ松对着一坛酒苦苦思索。看着熟悉的侧影おそ松微笑着开口说道:

“笨死了。这都想不明白。”

当チョロ松浅淡的绿眸望向他时おそ松内心升腾起了一种温柔的欣喜。

可算让我找到你了。我的チョロ松。


清晨チョロ松就早早的起来了。洗漱完毕后他来到厨房开始准备早餐。忙了小半天他才得以空闲下来。一松带着十四松出去玩了。在十四松的帮助下おそ松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只是那双耀眼的红色眼睛似乎还没有准备睁开。这是おそ松昏迷的第六天。他的身体各项机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十四松也说剩下的要看おそ松自己愿不愿意醒来了。チョロ松叹了口气起身离开准备去酒窖看看有没有什么好酒可以把おそ松从昏迷中勾醒。
就在チョロ松离开后没多久おそ松就猛地起身捂着胸口喘气。他眯了眯眼有些不适应过于明亮的光线。然后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チョロ松的房间里。他看着屋内熟悉的摆设才缓缓平静了下来。回想起刚才的梦おそ松皱起了眉头。他在梦里看见チョロ松站在一片火光里朝他笑了笑。然后火苗便卷上了那件他穿在身上的青衣。おそ松朝他大声的呼喊但チョロ松似乎并没有听见。然后おそ松冲进火海里时チョロ松却消失了。而おそ松也醒了。这场梦境太过真实就连火焰的热度都好似还残留在おそ松的皮肤上。他缓缓起身走到了回廊里。外面阳光正好。他靠在廊柱上望着天际想到:我还活着。只要我还活着,这种事就永远不会发生在チョロ松身上。
阳光落在おそ松身上照得他有些透明。而从回廊尽头端着酒盏前来的チョロ松看见站在回廊里熟悉的身影时眼泪就落了下来。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おそ松转头却正对上了チョロ松那双水润的浅绿色的眸子。那一瞬间おそ松突然想起梦境里那个曾经被他忘却了的清脆的童声。原来。我们这么早便已经相遇了吗。おそ松嘴角微扬眼里一片波光潋滟。チョロ松看着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微笑着问道:

“醒了吗?”

“醒了。”

在一片光影之下两人看着彼此不愿移开目光。而酒盏中的酒香在这一刻萦绕在两人心头难以散去。

———————TBC—————————
小剧场:
十四松:一松哥哥为什么最近几天要带我出来玩啊。
一松:因为我算到おそ松那小子最近几天要醒来了所以就决定带你出来玩啦。况且我好久没带十四你出来玩了啊。你难道不喜欢?
十四松:喜欢!!十四最喜欢一松哥哥啦!!
一松抱着怀里蹭他的十四露出了hentai的笑容。おそ松你就羡慕吧。(我才不要当电灯泡)老子的十四松是天下最可爱的人。
今天,一松依旧很痴汉。
—————END———————

今天依旧写的吐血。二男这张后半段整体掉线2333痛觉担当不在感觉都没啥搞笑(不)的了。
一松真是一个冷面热心别扭的人啊。
十四我觉得他其实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所以。十四小天使让我mua一个(被一松打飞
这张看起来おそ松真的好柔弱啊…(望天。)但是别被表象欺骗了!!长男还是很攻的!!

然后求个小红心求个小蓝手求个大评论(什么鬼)

今天我依旧没能拯救自己的文风。(躺平)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