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花与新酒(4)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チョロ酿酒师设定 おそ花妖设定
•酿酒方面的各种都是百度来的。总之就是没有依据的乱搞(?)考据党慎入。

OK?——————go


_4

“花妖哥哥你要好好休息哦。我先走啦!一松哥哥下次见!”

十四松背起药箱朝おそ松和一松挥了挥手。一松看着那道逐渐远去的黄色身影笑了笑然后朝おそ松问道:“你给了他什么报酬让他这么开心?”
开心?おそ松挑了挑眉想起十四松那个万年不变的笑容有些失笑。也就只有一松能从那个笑容里读出十四松的情绪了吧。

“没什么。就是几片我的花瓣。他说那个东西用来入药很好。所以我就给他喽。还多给了他几片。”

おそ松伸了个懒腰说到。一松看了一眼靠在廊柱上眯着眼似乎又要睡着的おそ松沉默了一会儿说到:

“恭喜你。”

おそ松瞥了一松一眼懒懒地问道:“恭喜我什么?”

“关于チョロ松的事。”

一松说的含糊。おそ松看着眼前沉默的一松再次想起了那个充满火光的梦境。

“没什么好恭喜的。还没到最后谁知道会怎样。”

おそ松打了个哈欠将这件事就这么揭过了。一松看着望向院子的おそ松没有说话。他知道おそ松说的对。他为那么多人算过那么多卦。从来没有一个人是一路顺风顺水的。没到最后一刻没人知道结局会是怎样。但是他却希望眼前的这个人运气能好些再好些。一松知道おそ松是花了多大力气才走到了今天。十四松曾对他说过:おそ松是他见过的第一个能把一身红衣穿的这么孤单的人。到了今天一松才彻底读懂了十四松的话。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留在おそ松心里。

“啊…十四松已经走了吗…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原本还想给他尝尝我新酿的酒来着。那么一松你要尝尝看吗?”

チョロ松温润的嗓音将一松拉回了现实。他看着眼前朝他微笑的チョロ松在心里愣愣地想到:这个人。说不定可以。或者说只有这个人,才可能真正留在おそ松心里。

“哎呀——这个猫妖不喜欢喝酒的啦!好酒就别给他糟蹋了!给我就行了!”

说着おそ松夺过チョロ松递给一松的酒盏。一松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对チョロ松说到:“我还有事先走了。谢谢这几天的款待。”说完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回廊里。おそ松举着酒盏看了一眼一松原本站着的地方垂下了眼帘。

“呐。チョロ松。你可一定要成为一个著名的酿酒师哦。”

おそ松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放下酒盏笑眯眯地对チョロ松说到,

“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把酿的最好的酒留给我喝哦。”

说完おそ松伸了个懒腰走回了房间。チョロ松看着手中已经空了的酒盏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嗯。一言为定。”但在那之前可以请你一直,一直留在我身边吗。おそ松。

似乎是有了动力。チョロ松比起从前更加卖力了。おそ松看着在酒窖忙碌的チョロ松撇了撇嘴。虽然酒每天供应不断甚至质量还越来越好但是少了个对饮的人总是让おそ松有些不习惯。
随着チョロ松酿酒技术的提高他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很多人冲着他的名声请他去参加品酒会。而在品酒会的席间チョロ松也认识了很多著名的酿酒师。在与他们的交流中チョロ松收获颇多,但是他也因此变得更加忙碌。

“诶诶——又出门啊…你就不能安心在家里呆一天陪陪我吗。这样让我很无聊,很寂寞,很孤单诶。”

おそ松看着准备出门的チョロ松说道。

“抱歉啊。品酒会临时改了时间。上次和岸本先生约好了所以推不了。我给你带好酒回来补偿你好不好?”

チョロ松歉意地笑笑然后就匆忙的出门了。おそ松看着远去的チョロ松垂下了眼帘坐回了回廊里。回廊上摆着一副酒器但是只有一个酒盏。

又变成了,孤身一人。

おそ松看着酒盏落下的影子想到。

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要。什么好酒什么好画我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只想要你在我身边,只想要你和我说说话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

树影婆娑一片光影交错中不知是谁落下了一声叹息。

“哼——又是你个人吗——brother。”

おそ松瞥了一眼蹲在墙头的蓝衣少年——是カラ松。自从他们初次相遇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年。在这两年里カラ松不知道从哪里拜了个师傅当起了阴阳师。虽然成了阴阳师但カラ松仍会时常来拜访チョロ松。

“说了多少次不要从围墙上进来。赶快给我下来。今天チョロ松不在你下次再来吧。”

说着おそ松朝カラ松摆了摆手然后起身准备回屋。

“不不——这次我是来找你的。brother。”

カラ松跳下了墙头。おそ松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接着朝屋里走去。

“不好意思。不白帮阴阳师的忙。”

カラ松仿佛料到了一般接着说道:“我可以给你一坛好酒。”

“不好意思。不是チョロ松酿的我不喝。”

“我可以给你钱。”

“不好意思。不是チョロ松给的我不要。”

“我,我可以一身相许!”

“…”

“不好意思。不是チョロ松我不要。”

听到这里カラ松决定放弃了。

“不过——”

カラ松猛地抬头等待着おそ松的下文。

“如果你肯帮我个忙我说不定可以考虑一下。”

说着おそ松回头朝カラ松笑着说道。红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算计。

“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要我帮什么忙?”

カラ松顾不得那么多马上答应了。

“这个嘛——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自然会找你的。到时候你可别耍赖啊。”

说着おそ松调皮地眨了眨眼睛。カラ松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是个相当正直的人。然后他将委托同おそ松说了。

“藏在青楼里的妖怪?那你自己去不就行了。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听完カラ松的叙述おそ松挑眉说道。

“不不…先前我去过了。但是。那个妖怪好像不好我这口…”

カラ松说着尴尬地挠了挠头。而おそ松则是一脸了然仿佛早已猜到了一般。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走一趟喽。说实话青楼我还没进去过呢。要怎么打扮才好呢。”

おそ松摸了摸下巴然后凭空变出了一把扇子。

“这样感觉好多了。走吧。”

说完他一挥衣袖示意カラ松跟上。

傍晚。チョロ松从品酒会回来,推开家门却没看见那个以往会在家里等他的おそ松。他有些奇怪。当他找遍整个家都没找到おそ松后奇怪就变成了惊慌。下午临走时放在回廊里的酒盏还在。只是酒盅里的酒一滴没少。おそ松就这么消失了。也只有在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おそ松一直都在他身边以至于他习惯了。习惯了那个会抱着他撒娇的人。习惯了那个一回家就能看见的灿烂的笑容。如今那个给他习惯的人不见了。他似乎又回到了遇见おそ松之前的日子。他坐在回廊里看着天上的残月想了很多。但是想着想着困意就渐渐来了。他第一次觉得原来等待是那么难熬。
チョロ松睡着了。但在睡梦中他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那人的怀抱很凉但是有一股淡淡的花香以及浅淡到难以察觉的脂粉味。但是チョロ松就觉得那人应该是おそ松。他觉得自己被放到了被褥上。然后他感受到了那人微凉的呼吸以及一个落在唇上的轻轻的吻。一夜无梦。
第二天チョロ松和往常一样醒来。但当他想起昨晚的那个吻时耳根就蒙上了一层绯红。他来到回廊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红色的身影。比起以前的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最近おそ松醒得有些过于的早了。

“你最近晚上睡不好?”

チョロ松想来想去也只想到了这一个理由。

“嗯。老是做些乱七八糟的梦。所以就没怎么睡了。不过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大事。”

おそ松朝チョロ松笑了笑。

“昨天…你去哪里了?”

“帮了カラ松一个忙。一回来看见你睡在了回廊里所以把你抱回去了。”

“…抱歉。”

おそ松听此挑眉看向チョロ松。

“我不应该老是出去不考虑你的感受的。”

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歉意的眼神突然有些烦躁。

“你没必要和我道歉。我觉得一切都挺好的。真要觉得抱歉你就陪我呆一天呗。当然。日子要我挑。”

おそ松笑着对チョロ松说道。而チョロ松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晚一道人影越过墙头悄无声息地落入了おそ松的房间里。

“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松坐到了おそ松对面问道。

“你已经算到了吧?关于最近可能发生的事。”

おそ松一边为一松面前的酒盏斟满酒一边问道。一松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

“是什么?最近即将到来的东西。”

おそ松抬头看向沉默的一松一字一顿的问道。而一松避开了おそ松的目光仍是没有回答。见他不回答おそ松换了个话题。

“你不是一直挺好奇我化形为什么会这么顺利吗?毕竟是逆天而行的事总不该像我这样顺利。那是因为我的劫阴差阳错应在了チョロ松身上。而我预感最近发生的事大概也和那个有关。即使是这样你也不肯说吗。”

关于那件事おそ松明显不肯多说。一松看着眼前平静过头的おそ松知道自己大概也不能再将这件事混过去了。

“是生死劫。是生是死,一念之差。”

一松轻声说道。这个生死劫虽然没有死劫那么恐怖但是就像卦像所说——是生是死,一念之差。但又有多少人因为未曾寻到这一念而死去呢。一松不想知道。

“什么时候?”

“相遇之时。”

这一卦一松推演过无数遍。在无数遍的推演后终于将范围缩小到了时间。相遇之时。多么讽刺。一松想着看向おそ松却发现对方脸上的神情放松的有些过分。

“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呢。”

おそ松喃喃道。

“谢谢你一松。认识你很高兴。”

一松心里突然涌起一阵不安。他看着おそ松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

おそ松朝一松眨了眨眼笑着说道。一松知道おそ松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所以便转身离开了。待一松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中时おそ松脸上的笑容才褪了下来。他脱力的靠在了墙上。

好不容易留在了你身边如今又要离开。这一分别便是生死难辨。待这份因果债还完我是否还能与你因果相连。真是。让人悲伤啊。

烛光跳跃映得おそ松有些不真实。

——————TBC———————
要完结了(撒花
这一章大概是承接用的所以不会很好看(?)而且我自己写的也好不顺…
争取今天把它写完(其实原本想在这篇里就写完的。但是是在受不了所以让我先歇歇…
所以废话就不说了
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大评论
谢谢!!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