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速度松】夏枫

•日文名注意
•文中所有习俗有关内容百度
•小短篇
•ooc ooc
•ok?—————go


_1
“おそ松哥哥你好了吗。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哦。”

“——你们先走吧。我等会儿赶来。”

等おそ松说完楼下就传来了一阵骚动然后就是关门声最后屋子陷入了寂静。おそ松烦躁地挠了挠头,看着眼前凌乱不堪的衣服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选择套上了那件深色的针织衫。

深秋转凉的天气彻底催红了枫叶,它们在远处的山上炸裂开了大片大片的红霞。明晃晃的红色绕地おそ松有些恍惚。


おそ松抿了抿嘴最后还是迈开了腿。今天他的目的地是一个离家很近的小神社。那个神社对于松野家六子来说并不陌生。那里是一个玩耍的好去处。但是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被埋葬在那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おそ松看着眼前巨大老旧的红色鸟居眨了眨眼。鸟居比起记忆中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次通往神社的阶梯仿佛望不见尽头。被枫树簇拥着的老旧的阶梯一级一级。透过枫叶的阳光斑驳破碎。一切都安安静静。おそ松抬脚走进了鸟居。

「おそ松哥哥。你知道吗。神社的鸟居也是一扇门哦。听说走过了鸟居就是走进了一扇门。就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年幼时チョロ松脆生生的声音猝然闯入了おそ松的脑海。他脚底下的枫叶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呢喃——就像幼年时チョロ松吃痛的呼声。

“的确…是另一个世界啊。从今以后。”

おそ松笑了笑但是眼角却染上了不易察觉的黯淡。他没有停下脚步。还是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枫林里偶尔传来的几声急促的鸟鸣仿佛利剑一般划开了寂静的空气。但是寂静很快又会合拢将おそ松包裹起来。

「おそ松哥哥你又逃课!我说过多少次不要逃课要好好听课的?!」
チョロ松看着眼前躺在树下睡觉的おそ松恶狠狠地说到。
「唔…チョロ松…别啰嗦了啦…让我好好睡个觉好不好啊。」
おそ松拿下盖在眼睛上的书说到。刺眼的阳光被树叶过滤后只剩下了一片模糊的光影。チョロ松站在一片光影交错中有些不真实。
「都已经是中学生了你也要自觉一点啊!不要再像小学时那样逃课了啊!笨蛋大哥!」
说着几本浅绿色的笔记本就拍到了おそ松头上。
「嘶——疼疼疼!チョロ松你轻点。」
「今天下午那几节课的笔记。你给我好好看。晚饭后我来检查。」
チョロ松说完头一转气冲冲地走下了台阶。整个过程中他没有再看おそ松一眼。おそ松摸着手中被チョロ松捂得还有些发热的笔记本笑了笑。
「口不对心。」
おそ松拿起书再次盖到了脸上。枫树的枝叶在风中轻轻摇摆发出细碎的声响。おそ松在破碎的暖阳中轻轻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而チョロ松则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即将被台阶遮住的神社撇了撇嘴。
「哼。混蛋おそ松。」
虽然这么说着但チョロ松嘴角的那抹微笑仿佛要融化在了那片嫩绿的枫林里。而おそ松那轻轻的哼曲声也恰在此时停止。
「笨蛋チョロ松。」
尾音带着的是满满的笑意。


过于安静的路途让おそ松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年少时的记忆如洪水一般淹没了他飘忽的思绪。他还记得这片他逃课常来的枫林。他还记得年幼的チョロ松那气鼓鼓的表情。当然他也记得チョロ松笔记本上那工整清晰的笔记。他记得很多东西。但他仿佛也忘了很多东西。纷杂的思绪让おそ松听见了自己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这样是不对的。おそ松听到自己这么对自己说到。

回忆还在继续。おそ松没法让自己停下来。

新年的第一天。前一天夜里下的雪还没化干净松野一家便来到了神社里祈福。当チョロ松踩着薄雪跟着おそ松慢慢地上山时其他兄弟早己经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消失在了人群中。
「新年。有什么愿望吗?」
在许愿时おそ松这么问道。
「哪有把愿望说出来的道理。说出来了。不就实现不了了吗。」
チョロ松说着扔出一枚硬币,当听见硬币落入箱底所发出的空荡的回声后他抬手摇了摇系着铃铛的红绳然后低下头合上了掌心。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柔和的侧脸眨了眨眼睛。
「说不定。说出来了。愿望才能实现哦。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论啊。」
「我啊。希望和チョロ松能够永远在一起。一辈子也不分开。这是我的新年愿望。」
「…」
チョロ松看着笑容灿烂的おそ松也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那是——当然的吧?」
おそ松听见チョロ松这么说道。


呼吸开始变得沉重错乱。おそ松停下了脚步。冷冽的空气在呼吸道里横冲直撞。おそ松觉得自己的肺有些疼。仿佛因为没能得到足够的氧气所以肺部一直在隐隐作痛。过多的记忆在脑子里拥挤推搡但无一例外所有的都与チョロ松有关。这样是不对的。おそ松又听见自己这么对自己说。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チョロ松和おそ松双双一愣然后おそ松笑了笑对チョロ松说到:「你先。」
チョロ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到:
「大学。我决定到东京读。我收到了一所大学的邀请…是我心仪的专业…」
チョロ松的声音渐渐淡出了おそ松的脑海。おそ松觉得有些窒息。去东京就意味着分开。而分开这个事实让おそ松有些呼吸困难。果然,说出来的愿望是不会灵验的。
「おそ松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不要去。不要抛下我。不要让我孤身一人。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我需要你。

おそ松想要拒绝。想要告诉チョロ松他喜欢他,从国中开始就喜欢他了。他想要和他在一起。他想要和他一起面对未来。但是在他对上チョロ松那双不安的眼睛时おそ松突然明白了——原来你也在不安吗。原来你也在为未来困扰吗。那么。让我来帮帮你吧。即使。可能我会失去我的未来。

「去吧。我想他们不会介意的。毕竟チョロ松你这么优秀。你是松野家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

「那么你呢。你怎么办?」

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おそ松扯了扯嘴角。

「我的话。怎样都无所谓吧。」因为我再也不可能拥有未来了。

「所以。安心去吧。」去创造你所希望的未来。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

「谢谢。那么…你想和我说的事是什么?」

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逐渐平静下来的双眸突然笑了。

「我想说。おそ松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空气似乎正在从身体各处流窜出去。

おそ松快要被回忆折磨疯了。现在他看见的全是チョロ松。笑着的,哭着的,生气的,睡着的。那人的一颦一蹙都被无限放大。他快疯了。他已经疯了。这是。不对的。他听见自己这么对自己说。

所有纷繁杂芜的思绪在看见阶梯尽头 神社门前的那个鸟居时都烟消云散了。

“好慢啊おそ松哥哥。婚礼都快开始了——等等!你这是什么穿着?红色连帽衫 外套一件深色针织衫,下面还是一条牛仔裤?你脑子是被稻草塞满了吗蠢货大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来参加的是チョロ松哥哥的婚礼啊!!”
トド松快要把手机捏碎了。

是啊。婚礼。チョロ松已经要成为一个好丈夫了。他的新娘一定很幸福。

おそ松笑了笑说:“我明明穿得很正式嘛——我还特地拿了条新的连帽衫诶——トド松你这么说大哥我会很伤心的诶——”

“来了来了。我那帅气brother来了。”
カラ松看着台阶激动地说道。

おそ松闻言回头便看见了那个身披黑色雨织的チョロ松。白色的雨织纽随着チョロ松的脚步在他胸前轻微晃动。柔软的黑发在阳光下带上了一层浅金。欣长的睫毛在垂眼时投下了一片闪烁的阴影。这是チョロ松。这的确是他。但おそ松却觉得他很陌生。大概是因为新娘身上的白无垢太耀眼了吧。おそ松这么想。

稍微。有那么点嫉妒——


仪式在一步一步的举行。おそ松没能看清チョロ松。只不过他的肺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他悄悄退出人群走进了枫林里。火红的枫叶仿佛要点燃这一片干燥的空气。

「呐,おそ松。你不觉得秋天的枫树林很漂亮吗?满山遍野的红。张扬耀眼。它们即使是在秋天也依旧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秋天的枫叶让人觉得温暖。」

「我喜欢枫叶是因为它是红色的。」

おそ松又听见自己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心跳声。扑通 扑通 扑通 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氧气似乎从おそ松身体里逃走了。

氧气。想要更多更多的氧气。呼吸。想要呼吸——

おそ松的四肢开始麻木。耳边被隆隆的血流声以及心脏的跳动声淹没。


———不知道我有没有告诉过チョロ松我最喜欢的是夏天的枫树。 因为那片绿色让我想起了他。

———————END———————
太久不写所以写的很蛋疼(?)。
尝试了新写法但似乎并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希望没有影响阅读感观。如果让人难受的话我很抱歉(土下座)
虽然我立志做亲妈但是我觉得现实永远要残忍许多。现在我达成了这个成就(??)(其实刀里有糖!!choro全程没有否认过自己不喜欢oso所以想打人的读者爸爸请手下留情qwq

还有就是在我眼里如果oso真的爱choro的话应该会是那种支持choro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最后会伤害到自己但是他仍会这么选择。这就是长男的温柔啊(??)虽然会闹小脾气。就像动画倒数第二集到最后oso都没有拦下choro只是一个人生闷气(还差点没控制住情绪)而已。我觉得这样的长男让人心疼。
长男最后这是过呼吸了啊。要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才会因为那人而过呼吸啊(我曾在lof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嗯。长男想起的所有全是有关choro的过往。而长男的生命也停止在了choro离开的那一天。(所以总是穿连帽衫牛仔裤针织外套(不

最后。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爸爸们行行好吧q w q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