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触手可及

•日文名注意
•ooc大概是有的
OK?————————go


_0

不能靠近河岸。
不能与河岸对面之人交谈。
若是他们在呼唤你 你便要转身离去。
若是他们伸出手想要触碰你 你便举起你的弓箭来射穿他们的心脏。
若是被河岸对面之人触碰 死亡之音便会随之而来。

切记。切记。

_1

“神使大人该起床了。”

女佣柔和甜腻的声音混着清晨浅淡的阳光将チョロ松从漆黑的梦境中唤醒。他缓缓下床张开双臂让女佣为他更衣。笔挺而宽松的白色袍子遮住了他单薄的脊背。脖子上挂着象征着神使地位的三个水滴形银质挂件。他微微侧头让在他身侧的女佣能够更加清楚的看见那外袍的最后一个扣子。
打理完毕后他微微颔首跟随着使官穿过了长廊来到了大厅。
“神官大人。神使大人到了。”
使官说着朝站在窗前的那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退下了。

“哼。今天的チョロ松依旧很耀眼呢。”

窗前身着神官外袍的男人转过了身笑着说道。チョロ松礼貌的笑了笑并未回答。

“春日。是一个邂逅的好日子。你不准备出去逛逛吗?我的好兄弟哟。”

男人望向窗外缓缓说道。チョロ松的眼睛闪了闪最后还是伸出右手轻放在左胸上然后鞠了一躬说到:

“好的。カラ松大人。”

说完チョロ松便转身离去。
カラ松回头看着チョロ松离去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チョロ松打发走护卫后便独自一人在城中闲逛。他漫无目的地走着思考着方才他那身为神官的哥哥所说的话。结果待他回神时他已经站在了河边。
尽管被告诫过无数次不要靠近这条河但等到他真正来到了河边时他却不想离开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小河。一条安静却在流动的河。流水发出的潺潺的声响混着树叶婆娑的声音比起祭坛前的颂歌更能让人感到安心。在这里没有那些伏在地上祈求神明原谅的人。没有那些身着华丽的贵族。没有绝对的礼仪。没有任何人。
就在这时河对岸的树丛中响起了骚动。有几个人影晃动着似乎快要从阴影里出来。チョロ松一个侧身躲在了树的阴影中。
那是一群少年。带头的那个长得最为结实的少年手里提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チョロ松躲在阴影里看不清那个男孩的表情。那群少年开始围殴那个男孩。男孩没有求饶也没有发出吃痛的呻吟只是护着头忍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没有声音。没有表情。没有自由。没有情感。

就像我一样。

チョロ松愣愣地想。待对岸的喧哗声褪去他才从阴影中走出来。对岸的男孩察觉到了响动朝他看来。

“为什么不还手?”

男孩愣了愣然后笑了。

“因为打不过啊。不过我倒也是有所收获。”

说着他举了举手中的荷包。暗色的荷包在阳光下浮现出一层细腻的暗纹。这是一个不属于男孩的荷包。

“他们打了我。所以我也向他们索取了报酬。这是平等的。”

男孩笑得很灿烂。チョロ松撇了撇嘴。奇怪的理论。他想到。

“我叫おそ松你叫什么?”

“…チョロ松。”

这是チョロ松第一次被别人问及姓名。作为神使城里没有一个人是不认识他的。他们尊敬他。夸奖他。可到最后他们并不知道チョロ松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就连チョロ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存在。

“チョロ松。唔。是个好名字。”

おそ松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缓缓说道:

“我说啊チョロ松——你难道没有被告诫过不要到河边来吗?”

おそ松嘴角依旧挂着笑容但是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当然被告诫过。只是不知为什么就走到了这里也碰巧在这里遇见了你。我想这就是神明的指引吧。”

チョロ松笑着说。浅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散发出了细碎的光芒。树影落在他那整洁的白袍上显得有些不真实。おそ松眯了眯眼然后摆了摆手。

“我觉得我们倒是可以成为好朋友。”

おそ松说着朝チョロ松走近了一点。

“我挺喜欢你的。”

看着おそ松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脸チョロ松心里突然涌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那种灼热的心情让チョロ松有些陌生。这是…欣喜?チョロ松愣愣地想。

“唔。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期待下次与你的相遇。再见啦,チョロ松。”

おそ松摆了摆手然后跑进了树林里。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刚刚站过的的地方还有些恍惚。

刚才的那种心情就是カラ松所说的欣喜吗。原来,欣喜是这样一种温暖的感情吗。

这是チョロ松第一次感受到名为欣喜的感情。他那承载感情的河流已经枯萎太久了而おそ松的出现为它注入了第一股流水。

此后两人便常常在河边见面。就如おそ松所说的那样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即使隔了一条河。カラ松对于他们的事似乎有所察觉但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对チョロ松施加过多的管束。
后来直到他们个子开始拔高声音开始变的低沉两人才发现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只不过チョロ松依旧是一个神使。おそ松依旧一直在河对面等着チョロ松来访。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呐チョロ松。我想到你那儿去。”

一天おそ松突然对チョロ松这么说道。チョロ松一愣然后惊异的看着おそ松。

“我不会碰你的——你看我带了手套。即使到了对岸我也不会碰你的。”

おそ松举起手让チョロ松看清了自己带着手套的双手。

“可这是不被允许——”

チョロ松还未说完おそ松便走进了河里不一会儿就到了チョロ松所在的岸边

“喏。这里的水很浅。很容易就过来了。”

おそ松指着河说到。チョロ松愣了半晌然后突然说到: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疼?你先别动感受一下如果有不舒服你给我赶快回去啊!!不要一个人随便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啊!!你是白痴吗?!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啊!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啊!如果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チョロ松一愣生生截住了话头。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明明自己本应该很习惯一个人才对。他看向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おそ松想到。おそ松笑着伸手拍了拍愣神チョロ松的脑袋说到:

“我查过了。只要隔着一层东西并且不进行长期接触就没问题了。神使大人这么蠢真是让人担忧啊。”

チョロ松动了动手指然后抄起书就往おそ松身上打。

“蠢货!!哪里会有书写这种害人东西啊!!你根本就是脑子一热在乱搞吧?!都怪你让我白担心一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忍受一个人的孤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变的有喜怒哀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从神使变成了チョロ松。
这一切都是因为おそ松——都怪おそ松。

“停停停——我这不没事嘛——哎呀。快停下啦很痛诶…”

おそ松一个侧身躲过了チョロ松打来的书脊。

“而且这样一不小心我们就会碰到哦。这样也没关系吗——很危险哦——”

チョロ松一个踉跄停下了对おそ松的追击。他抬头却对上了おそ松那双满是促狭的红色眼睛——真是恶劣!!如果可以碰他一定要好好打他一顿才行。チョロ松这么想着。丝毫不觉的这个想法对于神使来说是多么的不正确。

“チョロ松我是真的想抱抱你。”

沉默了一会儿おそ松突然这么说道。チョロ松看着低头的おそ松没有说话。而おそ松似乎也并不准备得到他的回答。

“有时候我真想碰碰你——想得不行。我不想管那些规矩。不想管那些流传已久的传说。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互相触摸呢。明明你就在我面前。为什么不可以触碰呢。”

反驳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可是チョロ松却说不出口。おそ松低着头没有再讲话。柔软的黑发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双平日里过于灿烂的眼睛。年幼时他那柔和的面部线条也变的硬朗起来。瘦削的脊背弯曲着。因为低头而呈现出弧度的脖颈在与脊柱相连的地方形成了一小块突起。裸露的皮肤在阳光下泛起冰冷而又洁白的色泽。チョロ松仿佛听见自己心脏的某个角落传来的破土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正在生长。有什么东西正在蔓延。

“——会的。我们会触碰到彼此的。总有一天。”

チョロ松听见自己这么说。而回应他的是おそ松一如既往的灿烂的笑容。细碎的光芒从他的双眼流出铺满了チョロ松的双眼。从心脏角落传来的钝痛让チョロ松有些眩晕。

“嗯。迟早。我会触碰到你的。”

他听见おそ松这么说道。


但是那一天还没来得及来临チョロ松与おそ松私下会面的事便被元老会得知了。チョロ松被禁足。被隔绝了一切外界消息的チョロ松坐在窗边望着河岸的方向发呆。原本整洁的白袍如今被揉成了一团扔在了角落。他好像又回到了遇到おそ松以前的日子。一间房间便是他的整个世界。寂静。沉默。
在禁足期间他接受了无数次调查和审判。圆形的审判庭灯光昏暗只有一束光从天顶落在他身上。白袍依旧套在他的身上罩住了他瘦削的身形。只是原本挂在脖子上的三枚水滴形的银质挂件不见了。审判庭里对于对チョロ松的处分争执不断。嗡嗡的说话声充斥着整个圆形大厅。但是チョロ松的世界很安静。他看着空气中飘扬的细小尘埃眨了眨眼睛。有点想念おそ松了。白色的阳光落在他身上映得他有些不真实。チョロ松闭上眼在脑海中细细描摹着おそ松的面容。从幼年到少年再到一个星期前——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被困在这方寸之间呢。应该。不会吧。毕竟他是那么的自由。想着チョロ松笑了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我真的好想你。真的,好想你。这一刻从チョロ松心脏角落所长出的幼苗变成了参天大树占据了他的整颗心脏。
审判结束的钟声敲响。颂歌响起。チョロ松看着天顶的窗口轻声哼着熟悉的曲调。
“神圣的神明啊。请你指引我走向未来。”
在浑厚的歌声中チョロ松微笑着轻声唱到:

“神圣的神明啊。请你指引我走向毁灭。”

在他浅绿色眼睛中闪耀着不曾有过的明媚的光芒。

那天晚上カラ松推开了チョロ松房间的门。他看着坐在窗边发呆的チョロ松笑了笑。

“我的好兄弟哟是什么在烦恼着你?”

“你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吗?”

チョロ松回头微笑着回答道。浅绿色的眼睛深处埋藏着カラ松不曾在チョロ松身上所见过的汹涌的情绪。

“你这可是难为哥哥了。不过自从遇见了おそ松之后兄弟你变的更加像一个「人」了呢。”

听到おそ松的名字チョロ松转头定定地盯住了カラ松。

“对。就是这种表情。这样露骨的情绪。这样深刻的欲望——我的兄弟哟。不要做出让你后悔的选择。”

カラ松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尤其扎眼。チョロ松没有回话而是开始揣摩自己这位神官哥哥对他说这一通话到底意在何处。

“听说河对岸找到了一个私自和我们这里来往的少年想要除死他呢——时间?大概就是在今晚?或者是明天凌晨?总是时间是不多喽。今晚可真是一个困倦的夜晚。连守卫都不禁打起了瞌睡。你说是吗?我的好弟弟。”

チョロ松呼吸一滞。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

“チョロ松。做你想要做的吧。”

カラ松离开了只留下了チョロ松和大开的房门。

“おそ松...おそ松...等等我——拜托——”

チョロ松随手抓起了挂在架上的斗篷逃出了囚禁他的世界。チョロ松第一次觉得到达河边的路这样漫长。漆黑的树林和枝桠勾破了他的斗篷。草叶锋利的边缘割破了他的皮肤。月光透过稀疏的枝条照亮了他前方方寸大小的路。他什么都听不见——除了自己汩汩的血流声和很响很响的心脏的跳动声。他摔了一跤或许是跌破了什么地方但是他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因为他看见了河岸。因为他看见了河岸边上的两个黑色的人影。

“おそ松我说过的吧?你的存在是不被祝福的。父亲大人不喜欢你。母亲又是一个肮脏的妓 女。你是一个被神明抛弃的人。现在只要我用这把剑穿透你的胸膛。那么就会有无上的荣光降临于我的身上。这大概便是你存在的意义了吧?”

就像是初遇一般チョロ松再次撞见了那个曾经对おそ松施以拳打脚踢的少年以及沉默依旧的おそ松。只不过这次チョロ松不再是冷漠的神使了。他有了一个无论如何也想要珍惜的人。其实从很早开始チョロ松已经失去了作为神使的资格。
出乎チョロ松的意料。这次这场战斗结束的格外迅速。当おそ松手里的刀直直地插在那人的心口时。那人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在那样的目光下おそ松笑了。

“我不太会说话。但是狗杂种。你还没有资格来杀死我。没有人能阻止我去找他——即使是神明我也会踏着他的尸体前进的。”

那双曾经温暖了チョロ松的红色双眼如今却冰冷的可怕。似乎察觉到了响动おそ松直直地看向チョロ松所在的方向。那双红色的眼睛里是冰冷的杀意。但待他认清来人后他眼中的冰便融化了。

“你怎么来了?我刚想去找你。”

おそ松笑着说。他单薄的身影仿佛要融化在那片苍白的月光里。

“我听说他们要处死你——跑吧。おそ松。跑吧。离开这个地方。”

チョロ松的声音有些颤抖。

“已经太迟了チョロ松。已经太迟了。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

“那就去别的地方——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我不想你死。求你——跑吧!!”

“听着チョロ松。有些话我无论如何也想和你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你一定要仔细地听着。嗯?”

おそ松站在河对岸平静地说到。

“就像你所听见的那样。我的母亲是一个妓 女。父亲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将我接了过来与他同住。我的出生就是不被祝福的。被兄弟殴打是经常的事。但是遇见你的那天是第一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还手。这是第一次有人关心我——或许当时的你并没有关心的意思。从那天起我就被你救赎了。即使被告诫不能靠近我仍是情不自禁的想要与你见面。我想触摸你。亲吻你。但是这些都不可以。我们无法触碰到对方。你是我的光。若是离了你。我又要怎样活下去。”

おそ松身后的树林里响起了骚动。火把橙色的光照亮了树林。おそ松回头看了看林子然后轻声说道:

“这辈子遇见你真好。我爱你。チョロ松。”

“说真的。我挺想抱抱你的。”

おそ松笑了笑月光在他眼中流转最后重重击在了チョロ松的心上。

“——来吧。不止是拥抱——触摸,亲吻我全都可以给你。到这边来吧——我们一起。”一起走向毁灭。

チョロ松张开双臂对おそ松说到。

“おそ松我们一起。然后再也不分开了。”

“因为我对你也怀抱着同样的情感。那种温暖而又痛苦的爱无论如何我也想要告诉你。”

おそ松一愣然后踏进了河里一把抱住了チョロ松。

“你可真是一个笨蛋啊。”

在两人相互接触的皮肤上传来了灼人的温度。明亮的光点从接触的地方缓缓升起。

“但是我很开心。”

说着おそ松吻上了チョロ松的嘴唇。热度从嘴唇不断传来。两人灼热的呼吸纠缠在了一起随着不断升腾的光点朝夜空散去。两人的身体开始逐渐消失。おそ松躺在チョロ松身边紧紧握住了チョロ松的手。

“说好了哦。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哦。”

“嗯。”

“下辈子我要和你从一出生就绑在一起然后再也不分开了。”

“嗯。”

“还有啊,我希望你能开心点不要总苦着一张脸难看死了。”

“那我希望你能长点心眼不要被稻草塞了脑子。”

“啊啊——チョロ松好过分哦。”

“唔…我们真的要消失了诶。”

“我爱你哟。チョロ松。”

“我也是啊。おそ松。”

待人群赶来便只看见了两件衣服落在岸边而衣服的主人却不见踪影。カラ松看着逐渐消失的光点笑了。

“哼。真是一场美丽的爱恋啊。明明触手可及却又相隔万里。希望你们来生能够再次相爱吧。”

—————END——————
摸了很久总算摸出来了。
チョロ松是一个情感淡泊的神使但是おそ松让他尝尽喜怒哀乐以及为人的七情六欲。而おそ松视チョロ松为光从而产生了不被允许的情感。其实脑洞来自于一个有关火与水的故事。但是最后似乎还是没能把感觉写出来所以抱歉啦。我尽力了(躺

最后

求评论求红心求蓝手 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