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不知

•日文名注意
•小短篇
•チョロ视角
OK?——————go

_

盛夏的鸣蝉在院中不知疲倦的发出声响。チョロ松透过因为温度而有些扭曲的空气看向院中生机盎然的绿树听着它们在微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おそ松就躺在他身边。不知从哪里搜来的练习册盖住了他的脸。从白背心下摆露出的那一小截腰在盛夏的高温中似乎有些洁白的过分了。

今天的おそ松很安静。有些安静的过分了。

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想到。

“唔——一松和十四松去哪儿了?”

おそ松掀起了盖在脸上的练习册问道。

“不知道——大概是去山里抓独角仙了。刚看见他们拿着笼子和兜网出去。”

チョロ松回答道视线没有从おそ松身上离开。

“嗯…那カラ松和トド松呢?”

“下山买东西去了。”

“就剩我们两个了?”

“嗯。就剩我们两个了。”

“…吃梨吗?”

おそ松起身将练习册扔到了一边问道。

“不等他们回来?”

视线仍是粘在おそ松身上。

“不了。等不住。吃吗?”

おそ松揉了揉眼睛问道似乎还有些恍惚。

“吃。”

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摇摇晃晃地起身然后慢慢走向厨房留下了一个白晃晃的背影。チョロ松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来。

今天一定要把那件事和他说。一定。

他默默想到。直到おそ松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チョロ松才把目光移了回来。
斑驳的树影在院中跳跃。在院子左上角的鱼池反射出了一片粼粼的波光在回廊的天花板上微微晃动。一个人独处总会让チョロ松想很多事。有些情绪总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跑出来企图将他淹没。所以チョロ松很讨厌独自一人呆着。不过おそ松总是会适时地出现然后将他从那种令人厌恶的状态中解救出来。所以对于チョロ松来说おそ松是他的必需品。

我不能没有他。

似乎是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チョロ松缓缓抬头却正巧对上了半个洁白水润的梨。

“喏。拿好。”

おそ松嘴里叼着另外半个梨含糊不清的说到。チョロ松伸手接过然后咬了一口。梨子清甜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冰镇过后的梨似乎更甜了。おそ松在他身边坐下然后认真的啃着梨。

“我说——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おそ松看着院子问道。チョロ松的手不可察觉的一顿然后回答道: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有心事的时候嘴巴会比往常更下去一点。眉头也会皱起来。”

おそ松的手在チョロ松的脸上比划着在不经意间擦过了チョロ松的嘴角。有些凉的指尖在那一瞬间传来了灼人的温度。

“而且你从小就喜欢把事情藏心里。但是说实话藏得不大好。”

おそ松耸了耸肩接着说道:

“有些事情你也要和大哥说啊。就像你在读国中三年级时被人欺负的事。要不是我无意间看见了你身上的伤口你还要瞒我多久?”

おそ松指得那件事チョロ松也记得。那时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被一群外校的不良缠上了。钱被拿走也就算了拳头他也没少挨。直到有一次被打得地方痛得不行才在夜里偷偷起来到厕所查看伤口。不过也就是那一次他被おそ松发现了。他记得那时おそ松的眼神冷地有些可怕。他看着チョロ松的伤口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帮他处理和包扎。等处理好后他才哑着声音问チョロ松是谁干的。而在那一刻积蓄在チョロ松心中的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爆发了出来。チョロ松哭了。哭得很惨。而おそ松只是静静地抱着他在他耳边轻声安慰到:

「别怕。有我。」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チョロ松心中某块柔软的地方被おそ松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那次以后再也没有人敢碰チョロ松了。原本那群不良跑来道歉后还还给了他所有被勒索的钱。那时候的チョロ松看着身边笑嘻嘻的おそ松不自觉的握紧了手。

大概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チョロ松想到。他转头看向身边的おそ松。从心脏角落传来的钝痛让他有些难受。

“チョロ松——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你多依靠一下我啦。你这么独立总是让我有一种挫败感啊。”

おそ松笑着说到。欣长的睫毛投下了一片淡淡的阴影。チョロ松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要停止跳动了。

“你们一个个长大然后就会一个个离开的吧?在这之前我也想稍微发挥一下长男的魅力让你们更加依赖我哦。”

“而且啊。五个弟弟中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啦。チョロ松。你这么笨又总是苦着脸。什么事都往心里藏但却又什么都藏不住总让我很担心你啊。”

“真的。很担心。”

那一瞬间おそ松似乎露出了十分落寞的表情。但等チョロ松再看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チョロ松的心脏也在那一瞬间不断叫嚣着: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你喜欢他。

“那个——”

声带振动而发出了声音。从嘴里窜出的音节夹着气流冲乱了那一片喧嚣而又沉静的空气。おそ松转头笑盈盈地看着他等待着下文。光线似乎有些凌乱才使得おそ松在那一刻看起来那么蛊惑人心。

“我想说——”

喉咙有些干涩。干涩到チョロ松再也发不出一个音节。蝉鸣声在这一刻变得前所未有的响。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它们的声音。

“嗯?你想说什么?”

おそ松看着他问道。黑色的眼睛里似乎流淌出了细碎的光芒仿佛可以看透一切。而线条柔美的脖颈在光影交错中也显得有些不真实。

果然。还是说不出口。

チョロ松张了张嘴但随即低下了头。

“关于我的事。你知道的很清楚吗?”

——你知道我喜欢你的这件事吗。你知道我对你所怀抱着的是兄弟不应该有的情感吗。你知道吗?知道吗。

“有些事。チョロ松你不和我说,我可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啊。对于チョロ松我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很多。使我困扰的我所不知道的事。”

——是了。不管我多么喜欢你,你都不知道。

从胃里泛起的苦涩压得チョロ松有些喘不过气来。

“相对的。チョロ松也不知道很多我的事。所以我们才需要交流。让对方更加了解自己的想法。”

おそ松轻轻说到,

“我们不知道的事。还很多。”

チョロ松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是啊。我们不知道的事。还很多。”

所以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算不算太迟?

我不知道。


——————END——————

呼。总算写完了。一到期末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格外想摸鱼。所以很潦草的写完了这篇。其实我就只想写一句话就是那句:是了。不管我多么喜欢你,你都不知道。(嗯。这是一个关于チョロ松纠结着要不要表白的故事。最后他听了おそ的话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搞事情了。

噫。我似乎没啥要讲了??(明明写的时候有一大堆话来着…


最后。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谢谢各位读者老爷q w q




评论
热度 ( 2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