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梦醒时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大概会有ooc??

OK?—————go


チョロ松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这个华丽的过分的城堡和把城堡围住的望不见边的花园。在城堡里他拥有一个很大的房间。一个只属于他的房间。但他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他不知道少了些什么。
在チョロ松最初的记忆里他便一直待在城堡里。在チョロ松眼里那些可以自己倒茶的茶壶,每到饭点就会摆满各种菜式的长桌以及晚上会自己燃起的蜡烛都是一些理所当然的存在。似乎它们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在这个被认作是理所当然的世界里时间似乎也停止了流逝。チョロ松不知道自己已经一个人多久了,他觉得大概这个世界也只剩他一个人了。正是因为这种想法使他在花园中发现一个陌生的红衣少年时心里的惊讶盖过了欣喜。

「嘶——好疼。」

这是少年的第一句话。

「咦?チョロ松?」

这是少年的第二句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少年的第三句话。
チョロ松看着对方有些惊讶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愉悦。

「我一直在这里。」

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嗓子有些沙哑。

「是吗…」

少年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儿。而チョロ松抓住这个空当仔细打量了少年一番。那人穿着的红色连帽衫不知道为什么让チョロ松有些熟悉。再看看那人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チョロ松微微皱了皱眉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和你碰面,但是既然我们在这里遇见了。你不准备带我逛逛这里吗?」

那人抬起头笑着对チョロ松说到。看着那个灿烂的笑容チョロ松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然后说道:

「好。」

那天チョロ松带着那人逛遍了花园。连他平常不常去的花园边界也在那人的软磨硬泡下走了一趟。
看着眼前高大的由不知名的绿色植物所组成围墙那人发出了惊叹。

「这么高?那岂不是爬不出去了?」

「我说——你那难道就没有想过要出去吗?」

那人转头对チョロ松说到。

「去到哪里?」

チョロ松看着那人平静的问道。

「去到外面啊——就是离开这里。」

那人又笑了。チョロ松的眼色闪了闪然后缓缓说道:

「我…不想到外面去。外面,让人觉得很不安。我在这里,很好。」

那人看着チョロ松没有说话只是嘴角的弧度一点一点地下来了。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觉得的吗。」

「这里,真的有那么好吗。チョロ松?」

面对那人的疑问チョロ松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这里真的有这么好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可以享用一切不用再和其他人争抢……其他人?

那一瞬间チョロ松脑海中所闪过的画面是他在这里不可能有的体验。

怎么、会有其他人?这里一直都只有我一个人才对。

一股从未有过的惊慌从他心中升腾起来。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チョロ松那原本平静无波的世界似乎因为这个红衣少年的到来而发生了某些不可逆转的改变。

「唔。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チョロ松。」

而那一切的始作俑者正笑盈盈地看着他。チョロ松下意识地点点头:

「嗯。我们回家。」

等到话从嘴边溜出チョロ松才猛然回神。他和那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他为什么会有一种他们曾经一直生活在一起的错觉。看着红衣少年灿烂的笑容他再次不可察觉的皱了皱眉头。

「诶——好丰盛的晚餐!チョロ松你的晚餐难道一直这么好吗?啊啊,哥哥真是羡慕的不得了啊。」

那人靠在椅背上随意地说到。チョロ松抬眼看了看那人并没有接话的打算。

「呐,チョロ松。你难道就不打算问问我我是谁吗?」

那人仍是摆着一副笑脸只是眼睛里的笑意已经一点也不剩了。

「还是说,你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友好的?」

意味不明的话。チョロ松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看向了那人然后缓缓说道:

「不。事实上你是唯一一个到这里的人。」

「而且,我觉得即使我问了,你也不会回答关于你是谁的这个问题。」因为你是那么的恶劣——脑海中浮现出的想法让チョロ松一愣。

不合逻辑。チョロ松这么想到。

「啊哈…这倒是呢。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但是你可以相信我哦。因为我是一个你可以绝对依靠的人。」

那人撑着头笑嘻嘻地回答道。明亮的橙黄色烛光在他的脸上跳跃显得有些不真实。

就这样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客人在这个世界住了下来。

「喂——チョロ松。我们出去玩嘛。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啦。」

少年躺在正在看书的チョロ松的腿上说到。看到チョロ松没有理他他便伸手想要夺去チョロ松手中的书。

「书有什么好看的。不如看我——嘿嘿。抢到了。」

那人拿着书笑得一脸灿烂。眉眼弯弯。チョロ松看到这样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胸闷。

「那我问你。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名字?」

「诶诶——又问这个问题。你可真是无聊透顶了啊。」

「不说我就不陪你出去玩了。」

「…我真是怕了你了。我从[外面]来也是在[外面]见过你啊。跟你说哦。那里还有我们另外的四个兄弟。我们感情可好啦还有——」

「我知道我知道——真是的。每次都拿这样的回答来搪塞我。」

听见了那个千篇一律的答案的开头后チョロ松打断了它。

「我说过的吧?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呆在这里。没有去过你所说的那个[外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让我觉得这么熟悉。

「我是你哥哥啊。」

仍是这个回答,那人也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但是这次チョロ松却抿紧了嘴。

「哥哥什么的…我才不需要。兄弟什么的最讨厌了!为什么我一定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如果没有他们我就不用为了一点东西而争抢。如果没有他我就不会喜欢上——」

チョロ松一愣硬生生的截住了话头。

诶?我明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啊。可是脑海中的那五个人影以及最后那个面容模糊的,我所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チョロ松低头对上了那双有些惊讶的眸子。

「啊啊。抱歉。说了些奇怪的话。」

チョロ松轻声说到。而少年却缓缓伸手碰了碰チョロ松满是泪痕的脸颊。

「别哭了。以后我不会再这么说了。抱歉。」

「但是。无论如何你都得回去啊。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意义啊。」

少年轻声说道。

「相信我。你会喜欢那里的。」

少年抬起头给了チョロ松一个微笑。然后把书还给了チョロ松便离开了。看着那个仿佛是落荒而逃的背影チョロ松的心脏似乎也有些疼痛。

那天的事两人没有再谈起过。但是自那以后チョロ松便常常问起有关那个地方的事情。而那人似乎也很愿意和他分享在那里生活的一点一滴。在与那人的交谈中チョロ松似乎记起了很多东西但都是一些模糊不清的画面。

「我和你说哦。那个眉毛比别人粗一点的总喜欢带墨镜的那个很痛的人就是カラ松——你的哥哥。而那个很喜欢猫的,周身弥漫着一股阴冷气息的就是一松——你那三个弟弟的其中一个。而那个嘴巴似乎永远合不上的,精力过分充沛的棒球小子就是十四松。而你的末弟就是那个智能机不离手的トド松。」

少年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笑。

「相信我。你会喜欢那里的。」

「那…在那个地方的我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チョロ松还是有些在意上次脑海中浮现出的那个人影的身份。少年的笑容一僵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

「大概。有吧。」

看着那人有些落寞的表情チョロ松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问下去。总觉得,答案离自己已经很近了。チョロ松想着转移了话题。

就这样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天チョロ松和往常一样摊开书准备做些摘记。就在这时那个少年进来了。

「呐呐チョロ松。你这里的厨房在哪儿啊?」

「…你想干嘛?」

「给你做饭啊。做饭。」

少年笑着回答道。チョロ松微微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领他去了。

「食材在这里。调料在这里。工具和灶台在这里。」

看着少年闪闪发亮的眼睛チョロ松忍不住补充道:

「如果不行你可以叫厨具帮忙。」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チョロ松你去忙吧。」

虽然有千万个不放心但他还是被少年撵了出来。他回到房间却再也看不进书本里的一个字。总算熬到了饭点チョロ松早早地坐在了桌子前等待着那人出现。

「诶。来得这么早啊?有这么迫不及待吗?」

那人端着一个盘子说到。

「咳。只是有点担心你会不会把厨房炸了。」

「诶——你就这么不放心哥…我吗?」

说着那人将盘子放到他面前。チョロ松看着盘子里金灿灿的不明物体问道:

「这是什么?」

「蛋包饭。你快尝尝。」

在少年热切的注视下チョロ松尝了一口然后便停不下来了。

「小时候母亲常给我们做蛋包饭吃啊。我记得六子里只有你最喜欢吃它了。我一直想做给你吃。就差你一句夸奖我就算是达成愿望啦。」

那人用手撑着脸笑眯眯地看着チョロ松。

「真好呐。让我还能遇见你。」

沉默。

「唔…你不吃吗?」

「不了。我不喜欢吃蛋包饭。」

那人还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チョロ松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难受。

「如果。我不是你所说的那个弟弟怎么办。」

チョロ松有些忐忑。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怎么会?正因为你是你我才会来到你身边。再说,你不是已经想起了很多东西了吗?」

「那…你在之前为什么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你的事?为什么在你之前没有一个兄弟来找过我?」对你而言我是特别的那个吗?

「…正是因为我能来到这里所以对你说我的事已经没有必要了。」

少年笑着摸了摸チョロ松的头接着说道:

「你会离开这里然后去到你原本应该生活的地方。你会喜欢那里的。」

チョロ松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握紧了勺子。

自那以后チョロ松常常能听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机器运转而发出的细微的嗡鸣声。模糊不清的对话声以及这个世界不会出现的各种嘈杂的声音。
少年说这是他要回去的征兆。少年还告诉他如果他回去了记忆也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对于チョロ松来说恢复记忆有着无比的吸引力。他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名字。想知道这个人的一切。想和这个人在那里相遇。想要知道那个自己一直喜欢的人究竟是不是他。想知道。
但是那些来自那里的声音也一直在折磨着チョロ松。每时每刻。片刻都不曾停下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每当那些嘈杂的声音响起时那个少年都会温柔的抱住チョロ松和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告诉チョロ松那个世界的美好。那人说那个世界会有鸟鸣。会有孩子清脆的笑声。还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而チョロ松会找到一个自己真心爱的而对方也恰巧爱着他的人。然后他们会结婚。然后生下很多孩子。他会很幸福。

「那个世界会有你吗?」チョロ松听见自己这么问他。那人手一顿没有回答。

「还有几天你就要回去了。到时候我在告诉你也不迟啊。」那人笑着答道。

日子很快过去。在那一天来临时那人牵着チョロ松的手来到了花园的中心。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画上了阵法。那人领着他走到了阵法中间然后递给他一个小瓶子。瓶子里的液体泛着金色的光泽。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

チョロ松握着瓶子平静的看向那个熟悉的红衣少年。

「你先喝了。喝完我告诉你。」

「不行。如果我喝完就走了那我岂不是一直等不到你的名字了?这样的话,我怎么去那里找你?」

チョロ松有些生气。

「诶。这回倒是变得敏锐起来了嘛。」

那人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没办法了。就只能这样了啊。」

说着他夺过チョロ松手中的瓶子然后将金色的液体含进了嘴里。在チョロ松一脸的惊讶中轻轻吻上了他的嘴唇。
从嘴唇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让チョロ松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当有些温的液体被渡进嘴里时他才堪堪回神。他看着那人欣长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就对上了自己的目光。黑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待液体渡完那人的嘴唇就离开了。チョロ松的脸上浮起了一片薄红。他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不推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涌起一阵欣喜。

「这样我的最后一个愿望也达成了。」

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而チョロ松的意识开始迷离。

「おそ松。我的名字叫おそ松。」

那人说到。

「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我的チョロ松。希望你能…原谅我。」

陷入黑暗。


“滴——滴——”

熟悉的机器运转所发出的声音。チョロ松的睫毛颤了颤然后睁开了眼。印入眼帘的是白的过分的天花板以及…一个有着粗眉毛带墨镜的很痛的人。大概就是那人所说的カラ松了吧。チョロ松眨了眨眼睛想到。

“brother你醒了吗?真是太好了啊!!你知不知道你昏迷了很久啊!能醒来真是太好了。”

カラ松说着拿出手机通知了其他人。不一会儿原本空荡的病房就被挤满了。チョロ松目光从的床前四人脸上掠过。

“一松,十四松,カラ松还有…トド松?大家都来了吗…?”

说着チョロ松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瞬间空气凝固了。

“おそ松呢?”那个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将我从那个世界拉出来的おそ松呢。那个在离别后亲吻了我的おそ松呢。

“他在哪里?”

“bro…brother。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カラ松小心翼翼地问道。

“记得什么?”

心里开始觉得有些不安。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进医院的吗?”

チョロ松摇摇头。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其实…”

“カラ松哥哥!”

“おそ松他…已经死了。”

瞬间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チョロ松的心跳声和隆隆的血流声。

“怎么…会?”

チョロ松的眼眶有些发热。他握紧了手却发现自己的左手里有一个东西。他摊开左手看见手中静静躺着一个徽章。一个红色的 松野家的家徽。他记得它。它是属于おそ松的。一瞬间那些被他刻意遗忘掉的记忆全部都涌入了脑中。
那天他和おそ松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了。真的是一些小到不能再小的琐事。但是那天他很生气地跑了出去。结果在过马路的时候因为走神闯了红灯。好巧不巧又有一辆货车正冲向这里。这么多难以遇到的巧合让チョロ松根本没法避开那辆横冲直撞的货车。就在这时他感到有人推了他一把。

「笨蛋チョロ松。」

他听见那人这么说然后就是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以及那个倒下的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おそ松。
这些仿佛是狗血言情剧般的巧合将松野家的长男带走了。也带走了チョロ松。

“自从那以后brother你一直都在昏迷中。医生说你的身体指标都是正常的所以你昏迷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你不愿醒来。”

“所以你愿意醒来真是太好了。看来大哥也不愿意让你一直昏迷下去呢。”

“是啊。就是他,让我没能一直昏迷下去啊。”

チョロ松看着手里的徽章笑着说道。但是眼泪却落了下来。在刚刚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他在梦里一直很在意的那个人的脸。那人。是おそ松。

混蛋长男。你为什么不让我一直留在那个只有我们的世界啊。明明——明明我们都那么喜欢对方。为什么,要让我醒来。

「因为忘记了一切,一个人生活的チョロ松太可怜了。我是为了拯救你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啊。」

梦里的おそ松曾经这么说过。

「我觉得,有些话,现在讲已经太迟了。但我还是想要说给你听。」

「我爱你。チョロ松。」

梦醒了。

—————END—————

choro在看到oso死后就昏迷了。他下意识的想要逃避那个没有了oso的世界所以他建了一个世界,忘掉了所有记忆。但是oso不愿看到这样的choro所以他闯入了那个世界并让choro开始怀疑那个世界存在的合理性以及让choro记起了很多东西。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后choro就开始对原本的世界感到好奇。oso于是送choro回去了,目的达成。至于为什么oso闭口不提自己的事是因为choro的未来已经不会有他了所以也就没有记住的必要了。也正是因为oso死了才能进入choro建立的那个介于生死之间的世界将他带出来。
我觉得长男就是这样一个人啊。即使他知道在那个世界他能和choro永远在一起但他仍会选择送choro回去。即使他一直以哥哥这个头衔为傲但是他也愿意为了喜欢的人而放下。
说实话长男的笑容超戳我。所以我喜欢写笑嘻嘻的长男。用笑容来掩盖意图的长男w w w

还有就是。是不是很多松坑小伙伴已经出坑了?感觉最近tag热度降了好多(明明是很早之前)…你们还在吗?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qwq谢谢!!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