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2)

●伪人类おそ×不知道自己是何物所化的妖怪チヨロ
●日文名注意
●自我放飞式写法 ooc大概会成为必然??
●大概很快会完结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OK?-----------go

チヨロ松跟了おそ松几日便发现おそ松口中那件需要帮忙的事大概只是他的玩笑话。チヨロ松不知道おそ松以前的日子是怎样过的,至少在他们同行的这段时间里他的日子过的相当清闲。
而此刻チヨロ松看着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边的おそ松忍不住说到:

“我说——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走。你真的就打算让我带路一直走下去吗?会迷路的哦?会走丢的哦?可能会遇见坏人的哦?”

おそ松似笑非笑地看了チヨロ松一眼没有接话。而チヨロ松被おそ松那么一看才发现自己又不自觉的用上了哄小孩的语气。他尴尬的咳了咳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将话题继续下去。而おそ松也在这时缓缓开口道:

“おそ松只要跟着大哥哥走就好了。おそ松很相信チヨロ松哥哥的。”

チヨロ松看着笑盈盈的おそ松不禁在心中感叹这人实在是没心没肺。一般人被这种哄小孩的语气哄了一路就算不生气也应该有所不快,只是他眼前的这个人非但没有不快还很快的进入了角色叫哥哥叫了一路。这让チヨロ松觉得有些尴尬。虽然按照年龄来说他一个妖怪怎么算都应该是比おそ松大的,被叫哥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可是おそ松这一声声的哥哥却总让他觉得似乎有哪些地方不对劲。但他却怎么也没想明白到底不对劲在哪。
おそ松似乎是看见了チヨロ松纠结的表情于是将刚才的话题轻巧的绕了回来:

“要是真走丢了,就算了。走到哪里算哪里。”

说着おそ松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不曾被打乱一分。
但是チョロ松听到这句话后却微微皱了皱眉头。太无所谓了。おそ松对于很多事情太无所谓了。就像上次他们在庙会上被偷了钱包,如果是一般人即使不生气也应该很沮丧。但おそ松却只是对他说:

“哎呀。钱包被偷了。这样的话只能委屈チョロ松你和我一起乞讨啦。”

带着笑意的平淡的语气仿佛只是在说着类似于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话。
自认为阅人无数的チョロ松在おそ松这里栽了一个跟头。他完全无法用一般人的行为准则来揣测おそ松。这次是上次也是并且他相信在未来也不会有一丝改变。这样过于无所谓的态度在チョロ松眼里也是一种冷漠的态度——一种很难出现在人类身上的态度。因为对什么事都不在意,不关心所以对什么都无所谓。想到这里チョロ松心里一沉。就在这时一个红彤彤的东西撞进了他的视野。

“唔…苹果糖。要吗?”

おそ松咬着糖含糊不清的说到。而チョロ松看着眼前色泽明亮诱人的苹果糖一愣然后才伸手接过。

“啊。果然在这种阳光明媚的天气里就应该吃糖。”

おそ松伸了个懒腰,手里缺了一角的苹果糖在阳光下留下了浅淡的影子。

“我们要快点走了哦。要在第一场雪下下来之前到松野。听说那里在初雪的时候会有一场盛大的庆典。在庆典期间会免费提供松野的特产六子糖。据说六子糖是人间难得的美味啊!”

おそ松笑嘻嘻地说道,神情与一般的少年无异。チョロ松眨了眨眼然后低下头啃起了苹果糖。
果然——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想着チョロ松心中的那块石头落地了。但他没看见在他低头的瞬间从おそ松眼底掠过的冰冷。

在他们到达松野时初雪还没到来。但是街道上已经有了庆典的样子似乎一切都只差那场迟迟未出现的雪了。おそ松带着チョロ松胡乱逛了几圈就回到了他在松野置办的宅子里。看着チョロ松一脸的难以置信おそ松缓缓地说道:

“我每个月都有请人来打扫。屋子是干净的,你随便挑间房住吧。”

チョロ松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おそ松默默挑了间离おそ松最近的房间。而おそ松对此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话。チョロ松对于おそ松有些冷淡的态度也不在意,随便找了个靠近暖炉的地方看起了书。
从おそ松明显变少的话和有些紊乱的气息中チョロ松知道他的脾气又上来了。
在和おそ松同行的时候チョロ松发现おそ松每隔几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太爱讲话,不太想出门。有时候甚至会在眉目间带出那么一点死气。刚开始チョロ松被这种异常至极的状况吓坏了而おそ松却只是摆摆手示意他别在意并告诉他过几天就会恢复的。果然在几天后他就回到了活蹦乱跳的状态。那之后又断续发生过几次这样的情况。チョロ松曾经问过おそ松原因但也没能得到准确的说法。在チョロ松万分纠结并且准备用尽一切手段从おそ松嘴里问出答案时おそ松才给了他一个理由将这件事搪塞了过去——心情不好不想动,生活无望想去死。おそ松表示完全就是自己的少年心性在捣鬼。这病没得治,大概长大就好了。チョロ松当然能看出おそ松是在敷衍自己。说不生气是假。一路上チョロ松对おそ松的关心是绝绝对对的真情实意但是他总觉得おそ松在他自己周围砌了一堵高墙谁也不让进。虽然おそ松会接受チョロ松的好意但是在这方面おそ松的分寸却把握的极好,没有出圈一寸也没让チョロ松进圈一毫。チョロ松不讨厌おそ松,所以在有些事上他会容忍おそ松有些任性的行为。只是在这件事上他真的不想退让。可他当看到おそ松有些疲惫的神态时心就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仿佛在瞬间就积聚了大把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自己曾经一定和おそ松见过。许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和情绪混杂在一起最后让チョロ松松口了。他暂且揭过了这件事,从那以后两人也都默契没有再提。而チョロ松就将おそ松的这种反常情况称作是“脾气”来麻痹自己,久而久之也觉得像是那么一回事。

天渐渐暗了。院子里的树影在夜风中摩挲发出了细碎的声响。冬天空旷寥远的夜空黑沉沉的笼罩住了松野繁华的灯火。チョロ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看见了一截通体漆黑的木头。那截木头孤零零的立在一片茂盛生长的树林里。在一片生机中只有它散发着厚重的死气。不知道为什么チョロ松心里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苦涩的令人窒息。
当他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雪的味道,冰冷而又清新。这股味道将チョロ松从梦境中带回的郁郁之气彻底冲散了。他拉开纸门与初雪冷冽的空气撞了个满怀。脸上一片冰凉。他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满脸泪痕。他胡乱抹去了眼泪希望这样能把梦境中的沉郁也一同抹去。チョロ松不知道自己昨天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大概是おそ松看见他睡着了于是将他送回了房间还帮他点上了暖炉。想到这里チョロ松笑了笑,心里因为梦境而带来的压抑也渐渐消散了。

“——おそ松。下雪了哦。出来看看——”

拉开おそ松房间的纸门チョロ松的尾音消散在了一片冰冷黯淡的空气里。

“おそ松?”

房间里空无一人。墙角的暖炉也一片冰冷看起来是熄了很久了。铺在地上的棉被整整齐齐摸过去一片冰凉。チョロ松昨天看的那本书还放在暖炉的不远处。房间里冷冷清清没有留下一丝的生气。

大冬天的他一个不舒服的人要跑去哪儿?这是チョロ松第一个念头。

外面这么冷他衣服穿够了没有?这是第二个。

不行。我要去找他。这是チョロ松最后一个念头。

他机械地合上门,迈开腿然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退回了房间里在藤箱里找出了一件冬衣后才再次匆匆跑出去。
当他跑出大门站在了清晨冷清的街道上时他才堪堪回神。

松野这么大。我去哪里找他?

チョロ松看着正在落雪的灰蓝色的天愣愣地想到。
他踌躇了一会儿再次迈开了腿。他希望冥冥之中那微弱的联系能够让他再次遇见おそ松。
顺着感觉チョロ松来到了一片湖旁。湖上铺了一层白茫茫的水汽。远处的山已经只剩下了一些零星的轮廓。湖旁的树上积着的那层薄薄的细雪被鸟轻轻一碰便簌簌的落下露出了下面漆黑细瘦的枝干。チョロ松沿着那条曲折蜿蜒的路走到了一个小亭子前。他看见了おそ松。
おそ松仍穿着那件对于冬天来说过于单薄的红色和服。从袖子中露出的那一截洁白的手腕在一片白茫茫的空气中仿佛要消失一般。他在画画。瘦削的脊背弯曲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一支笔杆纤细的毛笔在薄如蝉翼的纸上行走。他眼睫低垂整个人褪去了平日里的张扬显得沉静而又美好。然后他的睫毛颤了颤随后一道平静的目光就这样直直的望进了チヨロ松的眼里。チヨロ松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什么。他们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站着谁也没有说话。
雪大了。湖上的雾气更加厚重了。おそ松似乎又要融化在冷冽而又洁白的空气里了。チヨロ松蜷了蜷有些僵硬的手指思索着该怎么开口。

“你总是能找到我。真是奇妙,不是吗?”

おそ松看着チヨロ松轻声说道,

“从没有人像你一样总是能找到我。连一松也不行。”

チヨロ松知道他口中的一松是谁。おそ松曾经和他提起过这个人——确切地说应该是这个妖。一个善于占卜的妖。不过他对一松的了解也仅仅止步于此。他没见过一松。直到这一刻チヨロ松才发现对于おそ松的过往他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你啊……似乎总能给我惊喜呢。”

おそ松似乎是叹了口气,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原本平静无波的双眼里开始泛起了细碎的笑意。チヨロ松看着那双闪烁着柔软笑意的眼睛一时间竟忽略了おそ松话中的不曾有过的“总是”。

“天这么冷,你应该穿多点再出来的。”

おそ松走近チヨロ松然后从チヨロ松怀里将那件已经被チヨロ松捂热了半边的冬衣拿了出来。当おそ松碰到了还有些温暖的冬衣时他的手指下意识的蜷了蜷似乎是被冬衣上带着的体温灼伤了一般。然后他默默拿住了另外半边还未被捂热的衣服并将它披到了チヨロ松身上。

“冬天你的妖气尚不稳定还是不要浪费它来保暖了。”

说着他帮チヨロ松披完了衣服就撤回了手。结果指尖无意中轻轻擦过了チヨロ松的脖颈留下了一道冰凉的痕迹。チヨロ松被脖颈处残留的冰冷一激下意识的抓住了おそ松的手。瞬间,彻骨的冰冷从掌心蔓延开来一寸一寸顺着经脉直达心脏。而おそ松则是在被抓住的瞬间皱了皱眉头并咬紧了嘴唇随后猛地挣脱开了チヨロ松尚有余温的手。

“别碰我。”

おそ松有些僵硬地说到。

“为什么,你的手会那么冰?”冰的仿佛死物一般没有半点生机。

チヨロ松觉得有一口气堵在自己胸口无法散去。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口气会因此憋在胸口。他只知道这口气快要把他逼疯了。

“我不要穿冬衣。给你。你给我穿上。如果冷的话就给我穿上啊!不要管我——我是妖——没关系的。拜托——拜托。”

チヨロ松胡乱的撤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想把它套到おそ松身上。可是还没来得及扯开他的手就被おそ松握住了。只是这次的手不再冰冷甚至还带着点体温。

“没关系的——我只是在雪里站太久了而已。你看,我现在不已经暖起来了吗?”

おそ松轻声说着只是手上却将チヨロ松再次强制性的裹进了衣服里。

“你妖气在冬天不稳定。如果耗费太多在保温上要是真的遇见危险了怎么办?乖。把衣服好好穿着。我去拿画,拿完就去庆典。”

チヨロ松看着おそ离去的背影下意识的蜷了蜷手指。
什么啊,我这是。チヨロ松垂下了头想到。刚才胸中的一口气也被おそ松几句话给彻底说没了。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啊。啊——好丢脸——チヨロ松抬起头看着被黑色枝干分割成几块不规则形状的天有些后悔。

后来チヨロ松就老老实实跟在おそ松身后,连他自己喜欢的书都不能让他再离开おそ松一步。おそ松看着神色僵硬的チヨロ松笑着说到:

“我不会跑的。チヨロ松你去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チヨロ松看了看おそ松然后坚决的摇了摇头。おそ松耸了耸肩继续往街尽头的高台走去。
走到高台前おそ松一拐走进了一家整洁的店然后将画放在了柜台上并且敲了敲柜台。坐在柜台后面原本在打盹的少年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然后在看见おそ松的一瞬间嚎了一嗓子:

“哇!おそ松大人你总算来啦!我还以为你今年不来参加庆典了呢!”

おそ松礼貌的笑了笑说到:

“路上有事耽搁了。喏这是这次的画。”

少年小心翼翼的滚开自己面前的纸然后又嚎了一嗓子:

“哇!这次是雪景啊!感觉おそ松大人更适合画这种寂寥的风景呢。啧啧你看看这神韵。这次去一定可以得奖的!给,这是这次的份额。”

少年说着拿出了一个木牌子递给了おそ松。然后他注意到了一直站在おそ松身后的チヨロ松然后……他的脸红了。

“这、这位是?”

这回连话都说不清了。チヨロ松笑了笑说到:

“在下只是伺候おそ松大人的下人罢了。”

刚说完他就对上了おそ松似笑非笑的眼神。

下人——?他看见おそ松用口型说到。他下意识的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只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圆谎了。

“下人都像你这样漂亮吗?”

少年的脸仿佛要烧了起来。而チヨロ松神色一僵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只有我家下人才这么漂亮。走了,我  的  下  人。”

おそ松笑着说到只是眼里一片冰冷,

“哦对了。这是我从平津带来的礼物。很好吃的,你可以尝尝。”

おそ松眯着眼笑嘻嘻地说到。站在他身后的チヨロ松仿佛能看见他身上即将要溢出来的满满的恶意。

“你刚给了他什么?”

走出店后チヨロ松追上おそ松问到。

“哪有下人这么和主人说话的?”

听到这句话チヨロ松的眉角抽了抽。在他伸出手准备给おそ松一拳时おそ松突然说到:

“只是一些恶作剧用的玩意。正好可以教教他该怎么说话。”

チヨロ松一愣,放下了手。正当他再次准备开口时一个带着帷帽的女人朝おそ松走来并最终停在了他们面前。那人朝おそ松微微欠身,而おそ松也朝她浅浅的鞠了一躬。在两人互相问候过后那个带着帷帽的女人缓缓开口说道:

“家主曾在家中对大人想念非常,妾身今日有幸能一睹大人风采。正巧近日宅中在举行赏乐会,若大人能拨冗出席家主定会高兴万分。”

女人的声音柔和甜美。面前的白纱也没能遮住那张宁静而又美丽的脸,和那双波流转的眼睛。

“既然夫人这么说了,在下一定会在近日拜访,只希望到时候没给你们添麻烦了才好。”

おそ松的回答说不上无礼但也远远算不上合适。但女人却不在意,得到回复后她再次欠了欠身说到:

“那么家主和妾身就在府上恭候大人了。”

语毕她起身带着一群侍从缓缓离开了。チヨロ松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后才堪堪回神。还没等到他开口おそ松便缓缓说道:

“有趣的女人。”

说完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转头对チヨロ松说到: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什么叫做恩怨情仇——啊不,说是后院起火或许会更好一些。”

おそ松笑意盎然的说到。

————————TBC————————
只出现在别人话里的一松和至今还未出现的剩下三子很快就要出现啦。
打字打到手抽筋。_(:з」∠)_
在我眼里choro就是一个爱操心的老妈子哈哈哈哈。而oso就是一个性格恶劣的顽童。这两个人绝对是绝配啊。(惆怅
老子就是喜欢文武双全的oso!!就是喜欢漂亮脾气好(??)的choro!!就是喜欢看oso护妻(划掉)
好吧,原本想说的还挺多的,但是现在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OTZ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