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3)

●伪人类おそ×不知道自己是何物所化的妖怪チヨロ
●日文名注意
●自我放飞式写法 ooc大概会成为必然??
●大概很快会完结 不定期更新!!!不定期更新!!!
●文中一些奇怪的理论完全就是我在乱搞,没有什么依据。

OK?----------------------go

第二天おそ松便如约带着チヨロ松前往拜访。
赏乐会在一个露天的院落中进行。院子本应很大但是因为院中已经聚满了人而显得逼仄不堪。院中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两件乐器其中还有几件チョロ松叫不上名字的。他们跟着领路的人走到了面朝院子的房间里。房间的正中间坐着一个英俊的男子,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那么一股贵气。而他身边坐着的就是前日邀请おそ松的那个女人。女人微笑着朝おそ松和チョロ松欠了欠身随着坐在正中间的男子一同起身欢迎了他们的到来。通过他们的交谈チョロ松得知这个男人就是仆人口中的“家主”姓绪川名晏。那个看起来跟おそ松很熟的女人是绪川晏的正室。说她正室是因为チョロ松从おそ松之前的话而猜测绪川应该还有一个侧室,但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第二个女人。有些奇怪。チョロ松想到。
客套的寒暄过后他们被领到靠近绪川晏的头等席。但是おそ松却摇摇头径自坐到了末席。绪川晏也不在意,似乎对おそ松的脾气早有了解。
随着一声响亮的鸣锣声赏乐会开始了。第一阶段照例是举办人说一些客套话。おそ松拿着酒盅垂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チョロ松则是将自己的五感提升到了极致开始观察起了众人。

“诶诶,那个坐在末席穿着红衣的郎君是谁?长得好标致。”

柔软的女声传进了チョロ松耳中,

“只可惜不知道他有没有心悦之人了。”

“你说的那位可是房内坐在末席身着红衣的おそ松大人?”

一个男声插进了女子的对话。女子因话被别人听去了而轻呼一声似乎有些羞涩想要否认但又被男子下面所说的吸引了过去。

“这位おそ松大人啊可是前年赏乐会的第一名啊。他不仅笛子吹得好,学识还十分渊博。当时绪川大人与他一见如故想要留他作幕僚但他却拒绝了。”

“哦对了,我还听说那位おそ松大人他啊——是喜欢男人的。所以姑娘你啊还是断了念想罢。”

听到这里チョロ松呛了一口水。おそ松听到动静看向チョロ松发现他的耳根有些红。

“怎么?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チョロ松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おそ松咳嗽地更厉害了。おそ松无奈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帮他顺气。

“我刚刚,听见,他们说,你喜欢男人。”

然后他侧耳听了听又补充道:

“还是你自己亲口说的。”

おそ松缓缓收回了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チョロ松刚想开口就被鸣锣声打断了。举办人话说完了,要进入下一阶段了。チョロ松看了一眼兴致颇高的おそ松决定暂且不问这件事。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チョロ松这么想到。
这次的赏乐会并没有出现特别出彩的人,おそ松听了一会儿便开始走神,修长的手指在木质的小桌上轻敲发出了“嗒嗒”的声响。然后他似乎有所感应一般突然回神然后起身离开了座位。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朝注意到这边动静的绪川晏欠了欠身而绪川晏则摆摆手示意他尽管追去不用在意这边的情况。チョロ松得到允许后才匆匆朝刚才おそ松离去的方向追去。好在おそ松并没有走太远。

“怎么突然离开了?”

“我听见有人吹笛子。”

おそ松顺着小路左拐右拐便拐进了一个安静偏僻的院落。而到这里チョロ松才听见了那断断续续不成曲调的笛声。

“啧,真难听。”

听了一会儿おそ松这么说道而チョロ松也点了点头。是的,太难听了。笛声沙哑破碎,气流不稳,指法不熟练以至于完全听不出他到底在吹什么曲子。おそ松顺着那条被随意扫出的小路找到了那个站在树下吹笛的幼童。
幼童穿着一件粉色的和服,料子虽说不上顶级但也绝对不是下人穿得起的。听见了声响幼童停止了吹奏转头看向おそ松和チョロ松。那是一张白净的脸。脸上有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唇红齿白,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

“《逢春》可不是你这么吹的。小子。”

看着眼前稚嫩的幼童おそ松突然笑了。

“我不叫小子,我是有名字的。叫トド松。”

幼童的声音清脆明亮仿佛春日深林的鸟鸣。

“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吹的是《逢春》?你是第一个能听出来的。”

说到这里幼童有些兴奋,充满灵气的眼里似乎有光。チョロ松也很想知道おそ松是怎么从那仿佛来自地狱的笛声中听出曲子的。

“《逢春》里有几个滑音很有特色一般人吹起来都会有些别扭。所以可以通过这些滑音来辨别出《逢春》。”

“唔…好像是有那么一点。怪不得我吹起来很不顺手。为什么编曲子的人要这么设计啊…他不觉得麻烦吗。”

トド琢磨了一会儿随即说道。

“谁知道呢…他的心思…我总是不懂的。”

おそ松说着垂下了眼帘,嘴角仍挂着那若有若无的微笑。只是チョロ松却觉得此刻的おそ松或许并不是那么开心。

“笛子给我。我吹一遍给你听。”

おそ松抬头轻声说道。トド松将笛子递去看着おそ松调整笛膜的松紧然后将笛子轻轻放在了嘴边。
当气流穿过笛身带动笛膜振动发声时おそ松给人的感觉就变了。他周身的空气仿佛沉沉地压下让人没有一丝喘息的余地。因滑音而变得缠绵的笛声也因为本身奇特的曲调而变得更加柔软悱恻。忽然拔高的音调颤了几颤便又低沉下来,就仿佛满心的欢喜在瞬间散去了一般。天似乎又阴了下来。おそ松站在那里,头上是被漆黑枝干分割的天空脚下是还未化尽的积雪。他站在那里。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笛子上流畅的变化着指法。他的背挺得很直仿佛要将世上一切苦难都承担了去。但是他的气息却又很微弱仿佛是一个将死之人。他眉眼低垂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唇色也淡薄的仿佛褪色了一般。チョロ松这才发现おそ松若是遮住了那双眼睛,垂下了那上扬的嘴角竟会是这样一副苍白无力的模样。平日里おそ松那少见的少年人的活力竟仅仅只留在他的眼中和嘴角。チョロ松觉得眼眶有些干涩。笛声突然变轻随后在颤颤悠悠的尾音中泯灭。おそ松将笛子拿在手里神色淡淡仿佛刚才那缠绵悱恻的笛声不是出自他手的一般。剩下两人站在初冬的寒风中久久没能回神。

“你…你是おそ松大人?!”

トド松陡然回神惊讶地说道,

“只有おそ松大人才能把《逢春》吹出这种感觉。”

“自从おそ松大人第一次吹奏《逢春》后,我就听到过很多人吹它但只有おそ松大人能吹出这种荒凉、挣扎、求而不得的感觉。”

“…求而不得?是吗,原来是…求而不得啊。”

おそ松的声音很低低得快要消失了了。

“为什么落泪呢,チョロ松。为什么要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

おそ松看着泪流满面的チョロ松轻声问道。他伸出手碰了碰チョロ松的脸颊然后帮他抹去了眼泪。

“你不该流泪的。你应该永远快乐,健康,无忧无虑。为什么要落泪呢。”

おそ松喃喃到。チョロ松摇了摇头胡乱的擦去了眼泪哑声说道:

“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首曲子很熟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想要流泪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亲吻你,占有你,让你眼里从此只有我。

おそ松笑了笑但是他的笑容显得有些苍白。

“谢谢你的笛子。笛子很好,谁给你的  ”

おそ松将笛子递还给了トド松。トド松将笛子收好然后说道:

“是二姨姨给我的——这身衣服也是二姨姨给我做的。她说我穿粉色很漂亮。”

トド松羞涩地笑了笑然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对おそ松说道:

“おそ松大人——二姨姨很喜欢你能不能请你去见见她?我学《逢春》也是为了她,我想让她开心点。”

おそ松看着眼神闪闪发亮的トド松缓缓说道:

“你很喜欢她。”

トド松一愣然后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的,我很喜欢她。她是第一个肯对我好的人。”

“有时候,一个对你好的人,未必真的是对「你」好。”

おそ松仍是那幅波澜不惊的语调,只是少了笑容的他在说出这句话时显得有些过于的锋利。トド松似乎没能听懂,おそ松也没有过分纠结。他朝トド松笑了笑然后说道:

“罢了,带路吧。让我去见见你口中对你很好的二姨姨。”

トド松欢呼了一声跑到前面带路去了。チョロ松看着幼童粉色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说的那个二姨姨是不是就是绪川晏的侧室?”

过了一会儿チョロ松问道。

“算不上侧室。她连一个名分也没有。”

おそ松深色淡淡丝毫不见先前的兴致。

“连名分也没有?我看绪川也是一个情根深种的人怎么会对心上人连个名分也不给?”

“心上人?你怎么知道的。”

おそ松似乎来了些兴致。

“他看正室的眼神虽然柔和但还是过于冷静了。如果坐在他身边的是他爱的女人那他大概会抓住一切机会看着她,逗她而不会…”

“而不会?”

“一直看着你。”

チョロ松咳了咳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但是当事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的确。他原本是想给她一个名分的,但她不要。她说她想成为他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小妾。所以到最后她连一个名分也没有了。很有趣不是吗?”

“那绪川为什么不娶她为妻?既然两情相悦为什么要娶一个外人给自己人找不痛快?”

“…チョロ松你要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的。”

おそ松微笑着说道眼里晦暗不明,

“他现在的正室是他父母给他安排的政治联姻。与这个女人结婚是从他一出生就决定好的事。一切都只不过是按照既定轨道运行而已。他注定会爱上一个无法与他结发的爱人,注定会陷入如今这种两难的境地,大概最终也注定会失去所爱之人然后爱上他身边的人——毕竟,活人总是比死人好的。”

おそ松的嘴角仍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只是眼里满满的都是讥讽。就在チョロ松努力消化おそ松所说的话时他们到达了一个精致的院落。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门前也被扫出了一条干净的小路蜿蜒的通向院子的深处。一切都是美好的模样但チョロ松却皱了皱眉头。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鬼气。”

天生对气息敏感的チョロ松此时已经不得不通过屏蔽大部分的感官来阻止浓郁的鬼气的入侵。おそ松似乎是注意到了チョロ松的情况于是动了动手指,瞬间围绕在チョロ松身边的鬼气就被隔开了。他有些惊讶地看向おそ松,对此おそ松只是耸了耸肩说道:

“一个结界而已。”

然后抬脚带着チョロ松走进了院子。当他们在院子深处看见了那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时チヨロ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鬼气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チヨロ松轻声和おそ松说到。

“啊哈……看来我来的不巧啊。”

おそ松笑盈盈地说到,

“今晚看来必然会有一场好戏看了。”

凡是能让おそ松露出这种不怀好意的愉悦的表情的事在チヨロ松眼里大概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在他们说话的空当女人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并起身相迎。

“妾身见过おそ松大人。”

女人的声音柔软悦耳像是上好的绸缎。おそ松也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向她问好。

“姨姨你刚才有没有听见おそ松大人的笛声?真的超级好听,我怎么也吹不来的好听。”

トド松说着已经扑到了女人怀里。

“我倒希望トド松永远不会吹出那样的笛声,那样 悲戚的声音。”

女人温柔地摸了摸トド松的头神情平静而温柔。

“大人难得到妾身这里,只可惜妾身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招待的了。只能勉强大人喝点粗茶,还请大人见谅。トド松,你能帮我去厨房拿点茶叶和茶点吗?”

女人朝トド松柔和地笑了笑轻声问道。おそ松看了一眼女人平静的神色微微眯了眯眼然后开口对チヨロ松说到:

“チヨロ松你也跟着トド松一起去吧。把茶煮好了再端来。拜托啦。”

チヨロ松看了一眼嘴角带笑的おそ松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跟着トド松离开了。女人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小径拐角后才缓缓开口说到:

“大人可曾有心悦之人?”

“心悦这种东西我向来是不太懂的。但我确实曾经有过一个相当在意的人。”

おそ松微笑着答到,唇色浅淡的嘴唇所带着的弧度在淡薄的阳光下显得有些无情。

“那大人在意之人是否仍在身侧?”

“在身侧但又不在身侧。但他曾经确实是离开我了。”

女人听此神色一动似乎有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

“那大人在意之人如今是否同从前一样依旧念你,想你,爱你。”

おそ松看着眼前妆容精致但却掩盖不了颓废的女人缓缓说道:

“我不知道。”

女人对这个回答似乎有些惊讶。

“我不知道他是否仍像从前那样念我想我。也不知道他能否再像以从前那样爱我。但我希望他永远不要像以前那样。永远。”

おそ松的声音很低,仿佛不是在说给女人而是在说给自己听。女人愣了一会儿突然大笑起来。

“好好。希望不要像从前一样。我倒是希望他能像从前一样!”

笑了一会儿她便伏在桌上痛哭起来。说是痛哭但也只是小声的啜泣,眼泪花了她的妆让她看起来更加诡异了。

“为什么,为什么。晏郎你为什么不再看我了?晏郎我们一起去看樱花好吗?我给你跳舞。我给你唱歌。求你看看我好吗晏郎!”

女人的声音带上了一种疯狂。おそ松看着泪流不止的女人笑了笑。

“心上人?チヨロ松,这次你可猜错了。”

おそ松说着转身离开了女人的院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当晚おそ松在绪川晏的邀请下留了下来。他顶着绪川有些暧昧的眼光带着チヨロ松走进了房间。

“我怎么感觉他看我们俩的眼神怪怪的?”

拉上纸门チヨロ松有些疑惑地说到。おそ松看了他一眼然后为自己斟满了酒然后缓缓说道:

“哪有的事。你的错觉吧?”

チヨロ松耸耸肩坐到了おそ松身边。

“你们把我们支出去讲了些什么?怎么感觉回来后她的鬼气更浓郁了?”

チヨロ松拿起酒盏刚想喝一口就被おそ松抬手夺去了。

“诶你干嘛。”

“你酒量不行,别喝酒。”

チヨロ松在心里嘀咕着: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酒量怎样。而おそ松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

“你当然不知道。一喝就倒,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当然不知道自己酒量怎样。”

チヨロ松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在和おそ松一起的时候从来没碰过酒。他看了一眼おそ松觉得他大概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不让自己喝酒。于是他趁おそ松不注意再次拿过酒盏将里面晶莹的酒液全灌进了嘴里。火辣辣的烧灼感从喉管一直延伸到舌尖。チヨロ松被辣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叫你别喝。你不听。你看,不行了吧?”

チヨロ松刚想要反驳却觉得自己的舌头仿佛打结了一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得,自己酒量果真就像おそ松说的那样差的可以。チヨロ松想到。

“今晚还有一场大戏呢。你这么快就醉了这可怎么办啊。”

チヨロ松抬眼看着一脸幸灾乐祸的おそ松有些气结,因为说不出话只好瞪了他一眼。只可惜他此时眼尾泛红,眼中还有些眼泪这一瞪反而带出了些别的味道。おそ松一愣然后伸手遮住了チヨロ松的眼睛。

“以后不要在这种情况下随便瞪人了,知道了吗?”

おそ松的声音有些哑,チヨロ松的睫毛挠的他手心和心里都痒痒的。

“那个女人今晚大概是要化鬼了。”

おそ松移开了手看着チヨロ松有些聚焦不准的眼睛说到。チヨロ松的大脑已经开始有些运转不灵了。他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理解了おそ松话中的意思,然后他张大了眼。

“不过睡过去也好。那种东西,你不看也罢。”

おそ松拍了拍チヨロ松把他抱到了褥子上,

“好好睡一觉,天亮了我们就走。”

チヨロ松看着坐在一旁沉默地喝酒的おそ松意识开始迷离最后坠入了深重的梦境。おそ松看着已经睡着了的チヨロ松垂下了眼,让人看不清情绪。

午夜时チヨロ松因为浓郁的鬼气而惊醒。他环顾四周没有发现おそ松的身影便心下一沉。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和凌乱的脚步声。他起身拉开纸门看见了头顶有些泛红的夜色便知大事不好。回想起自己睡着前好像有听见おそ松说今晚那个女人会化鬼于是便朝白天那个女人所居住的院子奔去。越是靠近院子チヨロ松越是心惊。鬼气已经浓郁到可以化为实质了。チヨロ松为了寻找おそ松并没有打开屏障以至于在他踏入院子的一瞬间被鬼气侵蚀了一小片衣角。

“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要不要再回去睡一会儿?”

在身边鬼气被隔开的时候チヨロ松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看向声音的源头。おそ松站在那里手里抱着脸色惨白的トド松仿佛丝毫不受鬼气的影响。

“怎么回事?”

チヨロ松看着院子里的鬼气问到。

“化鬼了。”

おそ松朝チヨロ松走来然后将トド松放到了チヨロ松的怀里。在短暂的触碰时チヨロ松发现おそ松的手似乎又凉了一点。

“我要去找那个女人。你要跟来吗?”

おそ松说到。但他问得显然不是チヨロ松。

“……恩。我和你一起去。”

トド松似乎还有些惊魂未定。煞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

“姨姨她很痛苦。我要去找她。”

おそ松看了一眼トド松然后点了点头对チヨロ松说到:

“保护好他,别让他受伤了。”

说完他抬脚朝绪川晏所在的房间走去。果不其然,当他们刚到达绪川房前便听见里面传来了尖叫随后一个身着白无垢的身影便从窗户中飞出。

“晏郎——你在哪儿?为什么要打阿柿?阿柿好痛哦。”

女人柔软的声音里还带着娇嗔,听的人酥了半边骨头——如果不看样貌的话。女人原本光滑洁白的额头上此时已经长出了一对肉角,配上她脸上过于精致的妆容让人无端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突然她的脸扭曲了一下然后怒吼到:

“你——!!离我的晏郎远一些!!晏郎,是她逼迫你和她在一起的对不对?那我就把她杀了,从此晏郎你只看我一个人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从歇斯底里忽的变成了娇柔的呢喃。随后她伸出已经变为利爪的手直直的抓向跪坐在一旁惊魂未定的女人。

“姨姨!!不要!!姨姨快停下来!!不要杀人——求求你不要杀人啊姨姨——!!”

トド松挣脱开チヨロ松环住他的手挡到了女人面前。女人的动作一滞脸上似乎闪过了痛苦的神色随后再次朝女人掠去。就在她的利爪即将刺破トド松的胸膛时おそ松飞身上前在抱过トド松的瞬间抬脚狠狠踢了她一脚将女人踹回了院子里。

“还不快走?”

おそ松看了一眼绪川晏和衣冠不整的女人笑盈盈地说,

“她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绪川晏看了一眼おそ松又看了一眼院中挣扎着起来的女人咬了咬牙带着正室离开了。

“晏郎——晏郎你别走啊!!晏郎你看看我啊!!我给你跳舞,给你唱歌。你看看我啊晏郎!!”

喊着她的鬼角又长出来了几分。

“我要杀了你——是你让他带着那个贱人走的——是你!!”

说着女人飞身上前速度较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

“原来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おそ松一个侧身躲开了攻击并将トド松抛给了チヨロ松示意チヨロ松照顾好トド松。

“明明你心悦之人已在身侧,明明他还同以前一样念你,想你,爱你。但你却觉得他已经另寻新欢始乱终弃了?”

“他前段时间还在为你的诞辰做筹备,还邀请我前往为你吹奏一曲。他说他知道你喜欢听我吹笛子,若是我能到那么你必然会高兴一些不再愁眉苦脸。”

“哦,还有你想杀了的那个女人。为绪川出主意的就是她。她说看你整日神色厌厌想要让你开心一点。她还经常让トド松带些点心和首饰给你,但又怕你不收只好让トド松说是他做工换来的。”

“还有トド松。这孩子是真的喜欢你。所以他掏心掏肺的对你好。如果有下人说你坏话了他都会上前争论然后打一架。你知道他明明是一个那么怕疼的孩子,但他为了你受过很多伤。你以为你这臭脾气怎么能在府上安安静静的住下去。都是因为他们。”

“不过现在到倒好你要把他们全杀了。说实话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毕竟只有一无所有了才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过什么。”

女人停止了攻击。那双充血的眼睛也稍稍清明了一点。

“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一个外人,为什么要骗你?”

おそ松仍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男人都一个样!!”

女人歇斯底里的喊到。随即伸出左手想要掐死おそ松。おそ松也不躲只是笑盈盈的看着那利爪靠近自己的脖子。

“おそ松!!!”

“姨姨!!!”

チヨロ松和トド松喊到,同时女人的右手抓住了自己的左手。

“求求你,杀了我。”

女人说到,

“我已经杀人了。我已经杀了人了。求求你杀了我。我快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为什么?想要赎罪吗?其实,当鬼也挺好的。你可以杀自己想杀的人。活的也算是快意潇洒。为什么要我杀了你?”

おそ松没有动只是这么说到。冰凉的声音一寸一寸的划在女人心上。

“我很痛苦。求求你杀了我!!不管是谁,请杀了我啊!!”

おそ松轻飘飘的落在トド松身边然后说到:

“呐,トド松。你姨姨她很痛苦。她想死。你想帮帮她吗?”

トド松看着看着眼前挣扎的女人缓缓点了点头。

“姨姨。你是对我最好的人。只要是姨姨的要求即使是死我也愿意。呐,姨姨。你能在叫我一声トド松吗?”

トド松接过おそ松递来的刀踉踉跄跄的朝女人走去。女人抬起她有些混浊的双眼轻声说道:

“トド松,我的好孩子。请你杀了我吧。”

瞬间大颗大颗的眼泪从トド松的眼眶中涌出落在地上打出了深色的斑点。当刀尖没入女人身体时女人笑了。红色的血从伤口蔓延来来,仿佛在洁白的白无垢上开了一朵颜色艳丽的花。

“呐,晏郎。我们回家。”

女人看着又开始落雪的天喃喃说道,眼中最后的光彩也暗淡了下来。
おそ松看了一眼泣不成声的トド松缓缓说到:

“跟我离开吧。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トド松抹干眼泪点了点头哑声说道:

“等我把姨姨埋了,我们就走。就,再也不回来了。”

天将破晓,又开始落雪了。

————————TBC————————

トド上线。
大家猜猜oso口中曾经在意过的人是谁啊~(这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x作者被摔
似乎也没啥想讲的了??话说我最近要考试了可能会消失一段时间??(其实越到考试我似乎玩得越欢脱??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评论的都是天使啊(❁´◡`❁)*✲゚*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