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紧张丸/酒开】惊鸿 ·1

..酒开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酒保丸第一次见到开心丸是在城外的庙里。
那时庙里刚敲过醒板,一切都还蒙着一层朦胧的灰色。浅淡的天光自东方漫开,散去了半边灰蒙的夜色。庙里的桃花才刚刚长苞,零星的缀在枝头,在一片朦胧的光影中美的不似凡物。
酒保丸是被自己的父亲逼着来听早课的。他以为这个时间整个庙里只会有他一个醒着的人。但他显然猜错了。
当他看见那个立于大悲阁前九曲桥上的人时他顿住了脚步。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首看向酒保丸。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眼尾微微上挑带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气,红褐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抹流光回转于其中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那人朝他笑了笑然后开口问到:

“你是来听早课的?”

酒保丸点了点头,然后回问道:

“你呢?”

少年人清晨还有些沙哑的声音还未来得及消散就被庙里敲响的早钟掩去了。
悠扬的钟声震得空气都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栖在山林中的鸟也被惊起纷纷扑着翅膀飞远了只留下了一个个漆黑的点。
那人微微合上了眼,嘴角还带着之前的三分笑意。他就这样站着,站在清晨那一片朦胧的光影中,侧耳听着那仿佛要凝止时光的钟声。
悠扬的钟声渐渐止息,那人再次睁开眼,那双红褐色的眼睛似乎含着一汪春水,温润而沉静。

“我吗?”

他负手立于桥上,桥下是一片碧绿的春水。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东方的阳光终于刺破天幕洒下一束束浅金的光,在一片光影中那人眉眼一弯,缓缓说道:

“我嘛——是来寻个清净的。”

酒保丸还想说些什么,但却听见了早课开始的钟声。他微微皱眉,急急开口道:

“在下酒保丸,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那人似乎被他突然正经起来的语气逗笑了。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不足挂齿。我们萍水相逢有缘再见的话,我再告诉你我的名字也不迟。不过你如果再不过去上早课,等会儿方丈一定会骂你。”

那人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礼节可言,但酒保丸也不恼只是抱了抱拳道了声告辞随后匆匆离去。
看着少年人挺拔的背影那人的目光沉沉让人看不清情绪。

酒保丸。

那人在舌尖玩味了这个名字一番才将其咽下。

安定侯的独生子,未来定远军的大帅。

那人低低笑了一声,敛眉拢了拢袖子随后离去,嘴角挂着的仍是那万年不变的三分笑意。

————

这大概只是一个脑洞…所以我标题就没写了…
(不要怀疑,那个从头到尾都没出现名字的人就是开心丸!!
大概是 将军酒 X 开 (开的身份我先保密)
这 说不定有后续 但也可能没有(拼命暗示)
我只是不想再备考了…所以冒个泡证明还活着(??
大家找我玩儿啊 留评论来找我玩儿啊~
嗯 tag是我不要脸打得(微笑流泪)(因为没人陪我玩(咬手绢(??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