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紧张丸/酒开】惊鸿 ·2

·酒开

·架空的奇怪古风

·前篇指路  1 

/////////

2.


酒保丸不能算是一个彻底的皇城人。虽然他在皇城出生,但他那将军爹娘没多久就带着他去边关吃沙子了。所以在酒保丸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皇城的繁华,没有皇城那带着脂粉、糕点和熏香的甜腻腻的香气,有的只是边关漫天的黄沙和教练场上蒸蒸而上的扭曲的空气。对于酒保丸来说,皇城安逸的让人有些恐慌。

      酒保丸不太想知道为什么龙椅上的那位会突然把他们一家召回京——想来想去也不过是他身体愈发不好,疑心病也就愈加严重罢了。

      他小口小口抿尽了杯里的茶,瞥了一眼楼下还在唱曲的姑娘。那姑娘抱着琴,敛眉唱着:“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她的声音轻悠悠的,其中千丝万缕的绵愁也随着她的歌声流泻出来。坐在酒保丸身边的世家公子们一个个都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只有酒保丸垂下了眼然后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那姑娘唱的不能算是不好,技巧和声音都可以算得上是上乘,可她终究没去过边关。皇城是如此安逸,安逸到连愁都少了边关的那种悲凉,泛着一种绵软的闲情。

      他没有听完一曲就起身离开了。这家乐坊在皇城东面的巷弄深处,曲折的小巷两边是一些伶人的住处,院内的梧桐郁郁葱葱,有些枝桠探出了墙头投下了一片斑驳的阴影。酒保丸踩着地上细碎的阳光晃晃悠悠地出了乐坊的大门朝巷口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路,他就听见了从隔壁院落里传来的琴声。琴声铿锵,隐隐有杀伐之声。酒保丸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这样的琴声了。他顿住了脚步微微侧耳。铮铮的琴声带着大漠的黄沙和日落浑厚的黄昏扑面而来,那股席卷的气势让人生生听出了一种天地广阔的味道,这不是皇城人那柔和绵软的边关。酒保丸不自觉靠近了院落的侧门,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大漠了,虽然守在那里时没有觉得,但回到了皇城他才发觉那里的一切是那么清净,没有那么多暗潮汹涌。

      一曲结束酒保丸不自觉抚上了门上的扣环,但他最后还是放下了手。就在他准备离去时院门却开了。拉开门的是一名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眉目秀丽,让人乍一看有些分不清性别。那人似乎没有料到门口有人,微微一愣,随后调整了一下站姿,把院内的情形挡去了大半,酒保丸能看见的只有院里桌边一截雪白的衣角。

      “请问,有什么事吗?”

      少年清爽的声音拉回了酒保丸的视线。他再次看向那张雌雄莫辨的脸有些尴尬的开口道:

      “我刚刚听到了琴声,请问,是你弹的吗?”

      少年神色未变只是笑了笑说道:

      “请问是打扰到公子了吗……”

      既没否认,也没承认。

      “不,就是觉得弹得很好所以想来看看……是我唐突了。”

      酒保丸拜了拜,正准备离去却听见那个少年道:

      “在下美丽丸,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酒保丸顿了顿,随后笑了笑:

      “在下酒保丸。那就,先告辞了。”

      “公子慢走。”

      美丽丸看着酒保丸逐渐走远的背影逐渐收敛了笑意。他垂下眼再次掩上门,转身朝门内的人垂首立在一旁。

      “属下未察觉有人靠近,请大人责罚。”

      坐在石桌边上的人拿着茶盏轻轻吹开茶叶抿了一小口然后缓缓说道:

      “是我有错在先。”

      他抬首看向立在一旁的美丽丸随后笑了:

      “刚才门外是谁?”

      美丽丸垂眸答道:

      “安定侯独子,酒保丸。”

      那人嘴角的笑意未变只是轻轻放下了茶盏站了起来。他理了理袖子说道:

      “今天就先这样吧,你帮我继续关注他们的动静。一有异动马上告诉我。”

      他的语调没有丝毫的起伏,平静的如同无悲无喜的神祇。美丽丸垂首一拜,道:

      “王爷慢走。”

      那人边走边摆了摆手。

      “下次见面,我想听你弹琴。”

      说着那人回头深深看了美丽丸一眼,嘴角的笑容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我很期待。”

      美丽丸没有回答,等到他抬头,他的院子已经空了。他叹了一口气,倒了杯中的残茶然后坐到了桌边。他看着身边的琴垂下了眼。

      暮春的风带着凉意吹起他的头发,他缓缓闭上了眼,阳光透过薄云洒了他满身的光辉。

      “王爷…饶了你自己吧…”

      他的呢喃被风卷走,消散在了那片澄明的天空里。

————————————————

猜猜琴是谁弹的

放假后 反而 没有手感了 所以文风变得有些奇怪(可能还有语病(等我缓过来了再修……(我知道短 但我 写不出来了……

嗯 ……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还可以说什么,

最后 

喜欢的话 红心 蓝手 评论 都来一点嘛 我是那种需要互动给关爱的人…

笔芯(⁎⁍̴̛ᴗ⁍̴̛⁎)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