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紧张丸/酒开】惊鸿·3

·酒开

·古风架空

·前篇指路   1    2 


//////////

3.



      连日的阴雨之后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天幕还是一片灰白,空气带着雨后特有的潮湿和清新轻飘飘的裹住了溜出侯府散心的酒保丸。

      山里的树木早已长芽,再由这几天不断的雨水一浸便纷纷展开了叶子,放眼望去尽是一片嫩绿的葱茏。草叶上还带着未落的露珠,酒保丸一过便顺着衣角浸入布料留下一片深色的印记。栖在枝上的鸟被酒保丸的脚步惊起纷纷扑棱着翅膀飞离了细瘦的枝头,留下了一片末梢似在微微颤抖的枝桠。

      酒保丸没有花很大的力气就爬到了山顶。太阳还没出来。在一片朦胧的天光中,酒保丸再次遇见了那个人。

      那人穿着一件素白的衣裳,立在一片朦胧的光影中,听见脚步声的他回头一瞥,红褐色的眼中随即泛上一片细碎的笑意。

      “怎么又是你。”

      那人轻轻说道,清冷的声音和雨后湿润冰冷的空气格外相衬,

      “今天是来干什么的?看日出…还是逃避麻烦?”

      酒保丸轻咳了一声说道:

      “逃避麻烦。”

      “哦……那你爹,应该很生气了。”

      那人意味深长地看了酒保丸一眼缓缓说道。

      “那你呢?”

      酒保丸有些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我是来看日出的,顺便——”

      那人红褐色的眼睛里划过一丝狡黠的光,像极了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

      “逃避个麻烦。”

      酒保丸摸了摸鼻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那人却毫不在意,眯着眼看着不远处被群山遮住的地平线兀自勾起了嘴角。

      初春微凉的风拂过脸颊卷起发丝和衣袖。枝叶相互摩擦发出的细碎声响反而更衬的空气静谧无声。就在一片静谧中那人突然开口说道:

      “整个皇城,只有这里的日出是最好看的。”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句话,天渐渐亮了,遥远的东方突然冒出了一点柿红,边缘还带着那么一点不易察觉的明黄。在那片山天相交的曲折边界上,那一点模糊但温暖的光点逐渐扩大,明黄逐渐散开而后被柿红吞没混成了一片耀眼的橘黄。光散开了,云层在那片逐渐明亮起来的光辉中逐渐有了厚度。灰白的天渐渐有了一丝明亮的颜色。

      “你看,这里的日出。”

      那人转头看向酒保丸,红褐色的眼中似乎有光在闪烁,

      “自由而又美丽——连皇宫的辉煌都比不上它的万分之一。”

      酒保丸看着那人被天光柔和了的眉眼心里有了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如果用那至高无上的权利来换这日出,你换吗?”

      酒保丸猛然回神,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他定定地看着眼前眉眼弯弯的人没有回答。那人似乎没有察觉他的警惕只是兀自笑着。等到太阳完全褪去橘黄变为平常的一团白光时他才微微一闭眼然后转身离去,等他走过酒保丸身边时,他才说道:

      “反正我不换。”

      看着酒保丸有些惊讶的眼神,那人朝他歪头一笑随后离去。走到一半他却突然顿住脚步转身对酒保丸说:

      “上次不是说等我再遇见你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吗?”

      那人弯眼一笑,轻轻说道:

      “我的名字叫做开心丸。”

      “你可要……记牢了。”

      开心丸。

      酒保丸将这个名字咀嚼了一番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他的心中思绪纷杂。

      开心丸,念安王,权势滔天到在龙椅之下再找不到第二个钱权地位与他相当的人。他的母亲是当今圣上的姐姐——定安公主,父亲则是前任西南大帅,因有定边大功而被封爵。可在开心丸7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和一场大火分别夺走了他母亲和父亲的性命。当时天子震怒,下令彻查,不出几日便抓到了凶手,原来当时的兵部尚书与西南蛮部有勾结,而他们暗通款曲之事不慎被开心丸母亲发觉,在蛮部唆使下兵部尚书买来死士前去刺杀公主而西南蛮部则与兵部尚书一同动了在西南军中埋下的棋子将当时的西南大帅——也就是开心丸的父亲烧死在了军中。

      那场火点燃了西南蛮部与中原之战的导火索,而后的几年两方打得不可开交,直到最后开心丸继承父亲的职位领兵南下才将西南蛮部打败并签下了和平协议。而那一战也奠定了开心丸在西南军中的地位,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像他的父亲那样镇守边关时他却辞了帅印,孤身回京,重新回到了皇城,回到了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讨了个一官半职过上了看似闲散的生活。在他随意的外表下不知是怎样一副玲珑心思——就连皇帝都看不清他手中所握的权力有多少,究竟是像表面上那样的君子做派还是像皇帝害怕的那样掌握了朝堂的半壁江山恐怕也只有他本人清楚了。

      总的来说,开心丸并不是酒保丸愿意主动去结交的人——至少从前是。至于现在——酒保丸也说不准了。他抬手遮去了半片斑驳的阳光,眯着眼看着开心丸离去的方向不知在想着什么。


————————

交代了一下开心丸的身世(???

脑子空白了,就快要爱上了(不 x(

第二次(??)遇见了 

不出意外,下章紧张丸出场

问一下 我对话 是想以前那样空一点你们好看还是像现在这样直接回车下来好看 ?? (好看是指方便阅读 看的爽 (嗯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解释……OTZ

我忘了我想说什么了

红心 蓝手 评论 都来嘛 来嘛~~~~

欢迎找我玩儿啊 (⁎⁍̴̛ᴗ⁍̴̛⁎)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