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4)

•おそチロヨ
•自我放飞式写法 ooc大概会是必然?
•日文名注意
•不定期更新
•材木松上线注意
•一些穿着是百度来的有错误请原谅(时间线错误请别在意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年代的OTZ

OK?———————go

离开绪川家之后トド松就变得沉默起来。虽然他还会笑,但是弯起的嘴角却再也没有笑意,弯弯的眉眼中也不再带一丝暖意。仿佛他的一切稚气和色彩都被留在了绪川家,留在了那个会变得荒芜破败的院子里,留在了他那已经死去了的姨姨身边。他惶恐不安的跟在おそ松身边,细瘦的手紧紧攥着おそ松的衣角仿佛只要他一松手一切都会从他眼前消失了一样。对此おそ松只是沉默的包容了这一切,包容了这个在一夜长大变为少年的孩子身上所有的不安和怀疑。

“我喜欢姨姨。不管她变成什么样了我都喜欢她。”

トド松看着院子里的池塘缓缓说道。这是他自离开绪川家后第一次主动提起这件事。

“我有时候觉得,是不是我太爱撒娇了 是不是我让姨姨觉得烦了她才会变成那样。”

“呐,チョロ松兄さん。你知道的吧,姨姨她明明这么温柔,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我想不明白啊。绪川晏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为什么姨姨会为了他、变成那幅模样?”

“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只是做了一场梦。一场很长很长的梦,而现在我该醒了。醒之后我会发现自己还躺在姨姨怀里。姨姨还在为我哼着安眠曲。而一切都还是最初的模样?”

トド松的眼泪滚出眼眶落在了攥紧着的手上留下了透明的斑点。

“但是现在我又变回了那个没人要的孩子了。”

“——你会遇见的,会遇见一个因为爱你而愿意承担一切不幸的人的。”

チョロ松循着声音看向了站在檐廊拐角处的おそ松。おそ松仍是那副挂着微笑漫不经心的表情,只是チロヨ松这次从那句话中听到了一丝笃定的意味。但トド松听后却低下了头没有再接话显然有些不相信。对此おそ松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院子里的树缓缓说道:

“春天,已经来了呢。”

被おそ松这么一提醒チロヨ松才发现院中单薄的树上所生长着的枯瘦枝干上已经开始冒出了星星绿芽。

“明天动身去松代吧。赶在春分之前到那里。那里春分的时候会有樱花祭,可以淘到好东西。”

おそ松走到チロヨ松身边坐下带来一阵微凉的风。

“カラ松到时候也会去。刚好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我想你们会喜欢他的。”

おそ松微微一笑语气平和,看着兴致缺缺的トド松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

“呐,トド松。其实啊,你还是有可能再见到你姨姨的。”

听到这句话トド松猛地抬头定定地看向おそ松,澄澈的眼睛里散出了点点光芒。

“她已经是鬼了。杀鬼若单单只捅穿心脏的话是没法杀死她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还活着,只不过是作为一只鬼而不是一个人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来罢了。”

“所以——”

トド松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去见你姨姨。”

おそ松说完走过去摸了摸トド松的头然后离开了。チロヨ松看了一眼表情一下子鲜活起来的トド松柔声说到:

“呐,トド松。前段时间我买的书看完了你能帮我再去买几本吗?你也可以顺便买些东西到时候送给你二姨姨。”

说着他递去了一个小巧的荷包。トド松看了一眼微笑着的チロヨ松点了点头。看着トド松离去的背影チロヨ松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おそ松离去的方向跑去。
おそ松没有进房间而是站在檐廊里倚着柱子看着天空发呆。听见脚步声后他回头看向チロヨ松神色平静。

“你在干嘛?”

チロヨ松走到おそ松身边问到。然后他听见了おそ松低低的笑声。

“我在等你。”

“等我?”

“恩,等你。等郎君带奴家离开这是非之地。”

听到这里チロヨ松才发现自己似乎又被おそ松耍了。他转头剐了おそ松一眼然后开口到:

“正经点,我问你些事。”

“恩。你问吧。”

似乎是没料到おそ松会这么快答应下来チロヨ松一时没有了下文。过了一会儿他才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

“那个,关于绪川家的事情我有些不太明白。你在后来对那个化鬼的女人所说的话是真的吗。”

“亦真亦假。就看你的标准是什么了。”

チロヨ松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原来是这样。おそ松我问你,你说,人为什么要化鬼呢?你看那个女人,她喜欢的人也还喜欢着她,她的生活较其他女人也不知道好了多少。如果——如果她能变一变看法,她就不会沦落至此了 ”

おそ松瞥了一眼チロヨ松然后笑了笑。

“让人不化鬼的理由有千万种但人化鬼从来都只需要一个理由。那就是求而不得。”

“想要 却得不到。”

おそ松说着侧头看了看チョロ松,眼中没有一丝的情绪起伏。

“生者必有欲,所以万物皆可化鬼。那个女人只是其中一员罢了。”

おそ松耸耸肩单方面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身欲走。

“那么——妖呢。为什么会成妖?”

チョロ松伸手抓住了おそ松的袖角问道。おそ松身形一顿然后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

“大概,也是因为欲吧。也都是因为一些得不到的东西而成疯成魔。”

“那我呢?我为什么会化妖?我什么也记不得,什么也不知道。那个促使我成妖的东西是什么?”

チョロ松的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有些泛白。おそ松转头轻声说道:

“我连自己存在的理由都还不清楚,又怎么能知道你化妖的缘由?更何况…对于你我总是知道的太少。”

チョロ松一愣不自觉松开了手。おそ松一挥手将袖角从他手中扯出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チョロ松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快的心跳轻叹了一口气。

求而不得方成妖鬼。因有欲而成人。おそ松,你的欲望又是什么呢。
如果你知道我对你怀有欲望你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已经,快到极限了。

心脏有力的跳动声将血液压送至チョロ松的全身。

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对他的一举一动在意的有些过分。开始想着他发呆。开始因为能和他呼吸着同一片空气而欣喜。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时候?

チョロ松顺着柱子滑下坐到了地上。

想和他说话,想和他接吻,想和他…做 爱。

チョロ松捂住了嘴呼吸有些急促。

喜欢他。喜欢他。喜欢他。我是喜欢他的?
为什么?

チョロ松把脸埋在了手里。他想起了他和おそ松的初见。也是在一个初春。也是下完了一场春雪。他在那个荒芜但并不衰败的神社里遇见了那个身着红衣的少年。

——原来从那时候起我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吗?

チョロ松眨了眨眼看向了院中已经发芽的树有些无措。

这可怎么办?

这可,怎么办。

天上有鸟雀掠过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影子。


动身前往松代当天他们在门口遇见了一个穿着蓝色和服外面批着一件黑纹付羽织的青年。

“兄弟,好久不见。”

青年微微一笑,蓝色的眼睛里光华流转。

“啊。カラ松。你怎么在这里。这么迫不及待的过来是为了见谁?”

おそ松嘴角一弯伸手揉乱了カラ松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接着说道:

“跟你说了多少回羽织要好好穿不要这么披着。”

“那我也和你说了很多次不要弄乱我的头发了吧?おそ松。”

カラ松笑着拍开了おそ松再欲作妖的手。

“哦对了。我给你介绍。这是トド松。”

说着おそ松将トド松拉到了他们中间。トド松看了カラ松一眼然后朝他鞠了一躬然后说道:

“大人好。”

トド松的声音清脆澄澈好似山间淙淙的流水。

“叫我カラ松就可以了。”

カラ松笑了笑并用折扇轻轻打了打自己的掌心。

“这位是…チョロ松。”

おそ松朝チョロ松点了点头。カラ松在听见名字的瞬间神色有些复杂但随即恢复了原来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我常听起おそ松提起你。幸会。”

カラ松朝チョロ松浅浅鞠了一躬说道。チョロ松也回了礼并朝カラ松问了声好。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开始前往松代。

“兄弟。你准备怎么办。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也还没想起很多事。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趁チョロ松带着トド松去买东西的空当カラ松走到了おそ松身边问道。

“我…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

“おそ松!你比我们谁都清楚这件事需要尽快作出了断。你现在的状态还不足以能够保护他不被你所伤。一松也说过吧?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你见他的次数要能少则少。不然于你于他都是一种伤害。兄弟啊,你难道想让他再走上从前的老路吗?这样的话你之前所做的,又有什么意义?”

カラ松看着おそ松漆黑的眼睛说道,握着折扇的手关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

“…我知道。我总该是知道的。但,我真的没想到还能遇见他。他现在就在我的面前,我怎么舍得——舍得再放他走。”

おそ松用手轻轻拉开了カラ松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听到这句话カラ松神色一痛也顺势收回了手。当他准备再次开口时便听见おそ松轻声说道:

“我会…尽早作出决定的。”

声音有些沙哑。カラ松抿了抿嘴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和一松也会尽快想出办法的。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了。”

おそ松看了カラ松一眼然后笑了,

“和他在一起,怎么会勉强。”

看着おそ松苍白的笑容カラ松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亏你还能笑出来。”

他嘟囔了一句不再看おそ松。

“喂——カラ松兄さん!!我们发现一个超级棒的地方风景超级好!!要来吗?”

远处传来トド松清脆的声音,笑意仿佛要溢了出来。

“来啦——トド松你跑慢点别摔了。”

カラ松的嘴角噙上了笑意收起折扇往前面走去。

“呐,カラ松。トド松我给你安全的带来了,你可要…好好对他。不要再让他哭了。”

カラ松身形一顿然后缓缓说道:

“我会的。我会的。おそ松。”

说完便朝トド松跑去。看着カラ松离去的背影おそ松叹了口气。

他们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在春分前赶到了松代。在樱花祭当天晚上他们顺着人潮前往祭典举行的地方。但是当他们靠近举行地时チョロ松却感受到了一股阻力在阻止他进入祭典。おそ松看了一眼被阻挡在外的チョロ松挑了挑眉头然后伸手点了点チョロ松的额头,瞬间阻力消失了连温度似乎也降下来了几度。カラ松看着这一幕神色有些复杂。

“一般这种大型的祭典都会设置结界防止妖鬼进入。你是被挡住了啊。”

おそ松笑着看着チョロ松说道,

“一般妖力低下的妖是不会被挡住的。看来你还不算是太差嘛。”

チョロ松笑了笑然后一拳打了过去。

“你要不要试试看啊?お•そ•松•大•人?”

好在カラ松及时上前制止才使惨剧免以发生。
祭典人来人往,繁华的灯火仿佛要将夜空点燃。人们的谈笑声混着乐声揉进了チョロ松的耳朵里。过于纷杂的气息顺着灯火燃烧所散发出的气味钻进了チョロ松的鼻子。但是因为人群聚集而散发的热气似乎比起往常要凉了不少。

“呐,おそ松——”

回头身后却没有看见那个人。

又不见了。这次又该去哪里找他?

チョロ松愣愣地想。他也曾经和おそ松走失过,但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他心神不宁。他总有种预感,如果他没能找到おそ松他可能就要失去おそ松了。他讨厌这种想法,但是不安太强烈以至于他完全没法集中注意力去寻找おそ松。
最后他是在一棵苍老的,似乎已经死去了的许愿树边找到おそ松的。他手里拿着一块绘马垂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远处烛火的余韵照亮了他半边脸。

“为什么不去挂那棵树?大家都说那棵树会灵一点。”

チョロ松有些干巴巴地说。おそ松仿佛从梦中惊醒抬头看向チョロ松。漆黑的眼睛里倒映出了烛火的火苗颤动微弱。

“它快死了。”

おそ松摸了摸树干这么说到,

“カラ松和トド松回去了吗?”

チョロ松摇摇头说:

“我不知道。但是大概是回去了。”

“你是来找我的吗?”

チョロ松看着半边隐匿在黑暗中的おそ松心脏有些抽痛。

“嗯。我一回头发现你不见了就来找你了。”

“这里人这么多,气息这么杂,你找我,费了点功夫吧。”

チョロ松不知道おそ松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于他点了点头说:

“是费了点功夫。但我最后还是找到你了不是吗?”

おそ松看着他然后笑了。烛火打下的阴影使他这个笑容变的模糊而不真实。

“真不值得。为了我这种东西。”

チョロ松眉头一跳上前一大步想要抓住おそ松,但是おそ松微微一侧身避开了他的手并将绘马挂在了树枝上随后说道:

“那我们也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チョロ松微微皱眉跟上了おそ松。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有点奇怪。”

チョロ松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他并不期待おそ松能够正经地回答他。

“我想明白了。时间不早了,要走了。”

おそ松回头微笑着说道漆黑的眼睛里没有一丝光亮。


祭典后没多久カラ松便带着トド松离开了。おそ松自那晚以后便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提那晚的任何事情。若是チョロ松问起他也会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一切看起来又回到了正轨。直到那一天。

“啊——真是的。天怎么突然下起雨了…おそ松?”

チョロ松推开房门却没有在房间里找到おそ松。他放下自己刚买回来的书朝院子走去。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厚重的雨幕仿佛灰纱一般将一切轮廓模糊了。阴沉的天自头顶一直延伸到远方。おそ松就站在院子里没有撑伞,没有穿蓑衣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红衣站在雨里。

“喂。你在干嘛!这样子淋雨是会生病的!!”

チョロ松随手拿起一把伞撑开跑到了雨幕里为おそ松挡去雨水。

“トド松生病了。”

おそ松的声音凉凉的就和他身上散发出的凉气一样让チョロ松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都是因为我。我应该早点让カラ松带走他的。”

おそ松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雨水而晕开墨迹的信纸也在他手中有了褶皱。

“你先给我进去我们再想办法给トド松治病。”

チョロ松有些烦躁。心中那不详的预感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他会死。因为我。”

おそ松摇摇头轻声说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おそ松算我求你你先进去把身体擦干了我们再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チョロ松伸手拽住おそ松的衣角想要拉他进屋。但おそ松却甩开了他的手后退了一步再次暴露在了雨幕中。チョロ松看见おそ松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轻轻说到:

“你不懂。”

天上打下一道雷,闪电撕开雨幕照亮了半边天。チョロ松觉得自己心里的有根弦“啪”的一声断掉了。过往种种おそ松刻意拉开的距离此时成为了一道他无法越过的鸿沟。おそ松可以去揉乱カラ松的头发却不愿意拉他的手。おそ松可以和贵族小姐谈笑却不愿意多和他说说话。在这一瞬间チョロ松好像明白了那个化鬼女人的心思了。求而不得。求而不得。

“我不懂…?那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告诉我!我算什么?算什么啊?!别人以为我和你很亲近但其实我和你才是隔最远的那个!おそ松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チョロ松扔了雨伞大声问道。发红的眼角在雨中看不真切。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苍白的面容下意识蜷了蜷手指。然后雨水就仿佛被隔开了一般没有再落到チョロ松身上了。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チョロ松。”

听到这句话チョロ松瞪大了眼有点难以置信。

“放弃我吧。チョロ松。这不值得。”

又是一道惊雷。隆隆的雷声震的チョロ的心脏惊颤不已。

“再跟在我身边…你会死的。”

おそ松笑着说。雨水顺着脸颊滑下就像是泪水。突然チョロ松笑了。

“好,我走。如果你是这么希望的。那我就走。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就不应该和你遇见。”

——说谎。我在说谎。我怎么可能希望不遇见你。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我想…也是。我当初,就不应该去招惹你。那样你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おそ松歪头笑了笑,黑色的眼睛里毫无生气。

“那么,再见了。我最最亲爱的…チョロ松。”

おそ松微微一欠身便消失在了雨幕中。看着还在落雨的天チョロ松有些茫然。

求而不得方成妖鬼。おそ松你所求为何?

无解。

—————————TBC————————
材木上线。
choro已经发现oso非人的身份啦。只可惜人他没留住。
choro脑补能力太强大 oso猝不及防。其实oso不做他所希望oso对他做的事也是oso对他的一种保护(绕口令上线
kara是个医生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会把病人越治越痛的医生。
数字下章上线www
如果有错别字我下次有时间再改…
作者再次滚回去考试了…(躺
我好像没啥要说的了???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评论的小天使来找我玩啊(挥手绢




评论
热度 ( 1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