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6)

•おそチョロ
•自我放飞式写法ooc大概是必然?
•真的真的真的ooc

OK?———————go

チョロ松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一片茂盛的有些过分了的森林里。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冠落在地上留下了一片浅淡的光。棕黑色的树干笔直的生长在这片土地上。他脚下是柔软湿润的泥土,头顶是错综的枝桠所投下了星星点点的光。在这片静止的空气中チョロ松仿佛能听见土壤中草芽破土的声音。一声清脆的鸟鸣刺破空气而梦中的他迈开了腿。从他嘴中流淌出来的曲调颤颤巍巍地消散在了这一片静谧的空气中。チョロ松觉得那个调子很熟悉。但是他却怎么样也想不起来在那里听过。
梦里的他穿过了森林,走过了小溪。当周围的树逐渐变得没那么高大时他才放慢了脚步。阳光变得明媚清晰起来。森林里沉默的空气渐渐融化在了柔和温暖的风中。梦中的チョロ松并没有因此停下反而加快了脚步。

我要去见谁?

看着眼前完全不熟悉的景色チョロ松有些奇怪。他从来不记得自己来过这种地方。
脚步渐渐变慢,チョロ松看见了一个黑衣少年正躺在树荫下小憩。梦中的チョロ松小心翼翼地上前然后轻轻俯身亲上了少年的嘴唇。冰凉的触感从嘴上传来将被眼前景象吓到了的チョロ松推出了梦境。
睁开眼チョロ松看着黎明前朦胧微亮的夜色遮住了眼。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这片森林和这个黑衣少年。只是每次他都没能看清那个少年的脸。

他是谁?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身上没有生气。明明,他明明还「存在」着。

是谁——?究竟是谁?

“你最近是不是没睡好?”

おそ松看着眼前精神不济的チョロ松问道。

“唔,最近总是在做梦。”

チョロ松将自己从混沌的思绪中剥离出来回答道。おそ松眯了眯眼,用笛子敲了敲手心。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让チョロ松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要是他没记错梦中的那个少年也会用这样的姿态摆弄笛子。

“那你先去睡一会儿吧。笛子也不是什么非学不可的东西。”

おそ松笑了笑轻轻抽走了チョロ松手中的笛子。

“还是会做梦。”

チョロ松定定地看着おそ松缓缓说道,

“不管怎样,都还是会做梦的。”所以睡不睡没有什么区别。

おそ松眸色沉了沉随即便恢复了原本沉静无波甚至还带着点笑意的眼眸。

“没关系。这次有我在,你…不会再做梦了。”

说着他牵起了チョロ松的手拉着他朝房间走去。おそ松的手冰凉有力让チョロ松没来由的觉得很安心。看着眼前瘦削的背影チョロ松有一瞬的恍惚,仿佛牵着自己的不是那个穿着红衣的おそ松而是那个黑衣少年。头毫无征兆的疼了起来。チョロ松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血液疯狂的自己脑中流窜,近日来的梦境一遍又一遍地在自己脑海中翻滚。

“おそ松…我不准…你去…”

意识朦胧中チョロ松觉得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但他还没来得及想起自己说了什么便陷入了黑暗。
おそ松听到这句话瞳孔一缩原本平静的脸似乎出现了微不可察的裂痕。他一转身却与倒下的チョロ松撞了个满怀。他稳稳地抱住了チョロ松,用力过度的指节开始泛白。他看着皱着眉的チョロ松眼色一沉然后打横抱起チョロ松大步地朝房间走去。推开房门他将チョロ松轻轻地放在了褥子上。おそ松背着光,隐匿在阴影中的神情让人看不清楚。他缓缓伸手轻轻拨开了チョロ松额前柔软的刘海。他微凉的指尖拂过了チョロ松光洁的额头,随后一个黑色的印记便缓缓浮现了出来并且随着チョロ松的呼吸闪烁着。おそ松看着那个浅淡的印记皱了皱眉。他垂眼想了一会儿然后轻轻叹了一声气。他伸出左手然后右手在左手腕部轻轻一划,一道红光闪过他洁白的手腕上便出现了一道不浅的口子。血液从伤口里缓缓流出并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图案。おそ松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他并没有去止血直到那个奇怪的花纹彻底成型后他才手一挥愈合了伤口。花纹在空中散发着幽幽的红光似乎仍有血液在其中流动。おそ松伸手将花纹朝チョロ松轻轻一推,指尖还有些颤抖。花纹化为一道红光没入チョロ松额前的印记。

“唔…”

チョロ松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难受。おそ松轻轻抱住了挣扎的チョロ松在他耳边呢喃道:

“没关系的。我一直到在。”

一遍又一遍チョロ松渐渐安静了下来。おそ松松开了チョロ松看着他重新归于平静的脸眼里波涛汹涌。他瞥了一眼变深的印记然后缓缓闭上了眼,待他再睁开时他眼中所有的情绪再次被掩埋在了那片沉沉的黑色中。他的手再次拂过チョロ松的额前将那个印记隐去了。

“没关系的。那些东西,不想起来也是没关系的。”留给我就够了。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你应该永远幸福、快乐。永远。永远不会忧愁。我的チョロ松。

他俯身亲吻了チョロ松的额头,虔诚,温柔。然后他缓缓起身有些摇晃地朝外面走去。

“おそ松我说——等等,你又放血了?!”

刚跳到おそ松跟前的一松一把抓住了おそ松问道。看着おそ松毫无血色的脸他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一松。チョロ松身上的封印已经开始松动了。”

おそ松垂目让人看不清表情。

“那也不是你随便放血的理由。你几百年才养出那么几滴,先前トド松那次我不和你计较。这一次你明明可以让我和カラ松来解决的。做这东西的第一次是因为迫不得已只能那样做,但这次明明——明明我们是可以帮忙的。おそ松,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一松的神情阴雨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但おそ松却仍是那么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你知道的。这会是最好的选择。”

おそ松的嘴角噙上了笑。但这个笑容在一松看来有些刺眼。

“我们要快些了。那个封印…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而且…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你要…好好护着他。”

一松一愣随即脸更黑了。

“你还知道叫我瞒着他?!你放血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啊?你明明知道阴气最重之时即将到来你怎么还敢这么做?你是急着去死啊?”

看着抓狂的一松おそ松没有给予更多的解释。看着おそ松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一松最后还是妥协了。他随手扔给了おそ松一个小荷包然后说道:

“上次的栾木还有剩,你拿着。还有,如果チョロ松自己猜到了我可不管。”

说完也不等おそ松回答便一个闪身朝カラ松家跑去。おそ松嘴角的弧度随着一松的离去也一点一点消失了。

“这会是…最好的办法。”

阳光落在他低垂的眉眼上留下了一片浅淡的阴影。

チョロ松醒来时夕阳已经烧上了天边留下了一道灿烂的红霞。霞光铺满了房间,一切在光影中显得格外不真实。

“醒了吗?要吃点什么?”

身边是一脸温柔笑意的おそ松。チョロ松觉得自己幸福的有些不真实。

但那是チョロ松最后一次见到おそ松。每当他问起おそ松的去向时都会被被一松和カラ松含糊地带过去。再加上他最近不再做梦,对黑衣少年的调查也不得不停下另寻突破点。
闲得忍无可忍的チョロ松最后还是选择起卦算一算自己该去哪里找おそ松。他有种预感,似乎只要找到了おそ松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可以得到相应的回答。
卦象直指西边自己和おそ松相遇的那个破败小神社。于是チョロ松留下一张纸条便朝西方赶去。看着チョロ松离去的背影一松神色晦暗不明。

再次踏上神社前杂草丛生的石板路时チョロ松心中有些感慨。但随着离神社越来越近チョロ松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逐渐消失的各种气息。当他到达神社前最后一个鸟居时空气中的生气已经一点也不剩了。这个熟悉的感觉让チョロ松想起了梦中那个了无生气的黑衣少年。

那个黑衣少年会不会是おそ松?

这个猜测还没来得及占据他的脑海便被他忽略了。
因为チョロ松看见おそ松了。
おそ松低着头站在树下,那身艳丽的红衣泛着冰冷的光泽。似乎察觉到了有人的靠近おそ松抬头看了一眼チョロ松。仅仅只是一眼却把チョロ松看出了一身冷汗。おそ松的眼睛很黑。黑的透不进一丝光亮。那双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的眼睛看得チョロ松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站在他面前的人是おそ松却也不是「おそ松」。

“你也是,来让我死的吗?”

平静的声音。但是让チョロ松有点奇怪。这个和他说话的「おそ松」好像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孩。

“你也是,觉得我是不该存在的吗?”

チョロ松一愣。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おそ松的手已经摸上了他的脖颈。チョロ松心中警铃大作但却硬生生忍住了后退的欲望。他如果想要知道おそ松到底怎么了他就不能退后,即使他可能会被おそ松杀死。

“生命。可真是脆弱啊。”

冰凉的手摸上了チョロ松的动脉,刺骨的冰冷一寸一寸蔓延开来。

就和雪地里那次一样。这么冷。一点生气也没有。什么气息也没有——

チョロ松突然睁大了眼。原本被他忽略的细节瞬间在他脑海中连起了他早已知晓的知识组成了一副清晰的脉络。

おそ松之所以能出入生人不得靠近的三途川就是因为他身上没有生气也没有死气,所以三途川旁由三生石所造的结界将他当作了死物。因此他才能从三途川带回栾木。
他之所以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气息不稳就是因为他什么气息也没有容易受阴气影响魂魄不稳所以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おそ松之所以能够帮助自己进入祭典的结界也是因为おそ松将自己的一息给了他才让结界认为他是死物让他得以进入。这就是为什么那次他觉得四周的气息变的较往常更淡泊的原因。
原来一切的一切从很早开始就已经有了苗头。

“你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怎样,要不要杀了我试试?我可不像カラ松那样死不了。因为我从一开始啊。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所以啊。你要不要杀了我试试?”

おそ松笑眯眯地拉着チョロ松的手靠近了自己的脖颈。

“这样。大家大概都会很开心吧。”

おそ松垂下了头,嘴角还挂着那若有若无的笑意。チョロ松觉得喉咙有些干。他从来没想到那个笑容灿烂的おそ松会有这种想法。他缓缓开口说道:

“不。我不开心。”

おそ松一愣,他打量了チョロ松一会儿随即笑了。

“チョロ松你别开玩笑。你明明啊,应该是最希望我去死的那个人啊。你知不知道我存在一天,你就一天没办法离开我身边?只要我死了。你就再也不用给我渡生气来维持我这个扭曲的不被允许的存在了。你就可以去看看你爱的世界了。”

おそ松的表情有些扭曲。周围的空气也出现了小小的气流波动。阴气会放大受影响者心中最恐惧的事继而使受影响者在痛苦中死去。只是チョロ松没想到对于那个看起来强大可靠但确又孩子气的混蛋おそ松来说不被承认和期待的存在和被抛弃会是他最恐惧的事。

チョロ松有些胸闷。

他抽出了手拍了拍おそ松的脸颊说到:

“别动。”

说完他一上前吻住了おそ松。在他渡过第一口生气后おそ松便推开了他。

“你疯了吗?!给我这种人生气?!チョロ松。刚才是我开玩笑拜托你快走不要在这种时候管我。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的。会伤到你的。走。快走。”

他眼中的焦虑不似作假。但刚才的冰冷也绝对不是玩笑。

可能从一开始おそ松就没打算活下来。

チョロ松被这个从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
他看着面色苍白的おそ松有些心疼再次上前吻住了他。生气被源源不断地送入おそ松体内。おそ松也从一开始的被动接受到了主动掠夺。口腔中的空气被吸走,チョロ松知道自己正在被需要着。おそ松正在亲吻他,汲取他。

有点开心。我啊,总算帮上他了。

他迷迷糊糊地想到,随后意识坠入黑暗。

チョロ松是被嘈杂的吵闹声吵醒的。在他看见了一群小妖。而小妖围着一个穿着黑衣的小男孩。小妖们手里拿着小石子正在往男孩那里扔。尖锐的石子打到男孩身上留下了红色的划痕。但男孩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那群小妖。

“我娘说了他是我们妖怪中的怪物。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他会害死他身边的所有人的。”

领头的兔妖这么说道。而他身旁的小妖听到这句话后似乎的了准许一般开始朝男孩喊道:

“怪物!怪物!”

“你怎么不去死!”

“我的阿丑肯定也是被你害死的!怪物去死!”

“不该存在的怪物。”

石子打在他身上但他却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只是垂目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待小妖扔累了他才缓缓开口到:

“我不是怪物。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妖。甚至,我比你们更强。”

“还有,你的阿丑不是因为我才死的,它是寿命到了所以死了。妖的生命可比它漫长的多呢。”

男孩沉静的目光扫过了面前神色僵硬的小妖们然后起身拍了拍自己的黑色和服然后朝他们粲然一笑说到:

“时间不早了。你们不回家吗?夜晚的森林,对你们可是会变的相当的不友好哦。”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没有再说一句话。
チョロ松发现场景随着男孩的移动而变化着即使チョロ松本身并没有走动。

“我真的…是一个不应该存在的怪物吗。”

男孩看着自己正在愈合的伤口轻声说道。他缓缓收紧了手蹲了下来。

一次又一次。每一个人每一个妖都这么说。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为什么,我还存在着?明明不被期待。明明不该存在。为什么,我还要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男孩脸上的表情チョロ松很熟悉。因为他之前在おそ松脸上见过这个表情。这种带着狠意的痛苦。这种挣扎的表情。这种…希望自己消失的表情。

那一瞬间おそ松的痛苦仿佛化为实质淹没了チョロ松。

不被爱。不被期待。

——不被允许。

チョロ松猛地睁开眼睛出了一身冷汗。梦中那压抑的痛苦还留在心上。那个黑衣男孩瘦弱蜷缩着的背影让チョロ松的心脏一阵阵的疼。他转头看向跪坐在他身边的おそ松扯了扯嘴角想笑却还是失败了。

“恢复了?”

チョロ松看不清おそ松的脸只好这么问道。

“嗯。”

简单的回复。冷冷清清。让チョロ松又想起了那个男孩。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貌似不经意地问道:

“呐,おそ松。你…一直都只穿红衣吗?有没有…”穿过黑衣。

“我以前穿的是黑衣。是后来才不穿的。”为的是不让你认出我。

おそ松的声音有些沙哑。听到这句话チョロ松的手指蜷了蜷最后还是伸直了。

“你…没有什么想向我坦白吗?”

如果可以チョロ松还是希望おそ松能够亲口告诉他有关他的一切。

“我其实是一截死木所化。是不被天道所容的存在。”

おそ松很平静。但是听到这句话的チョロ松却一点也不平静。

“那…”

“你刚才在梦中看见的人应该是我。当时我受阴气影响有些不受控制,而你又渡了生气给我所以我怀疑我的…气息也到了你身体里所以你可能会看见我的一些记忆。”

チョロ松坐起身笨拙地拉过おそ松然后抱住了他。

“那些行为都是我自愿的。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这样。我有些害怕。”害怕你真的会有一天消失在我面前。

“…我会想办法的。想办法把我的气息从你体内逼出来的。那种东西…不能在你身体里待太久…”

おそ松没有回抱他也没有回应他之前说的话只是在他耳边这么说道。

“チョロ松。我真的。快不行了。真的。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おそ松把头靠在了チョロ松的肩膀上轻轻说道,

“所以。不要离开我。我会。想办法的。用尽一切办法。”即使会死。

血红的夕阳照亮了房间。在一片光影交错中おそ松伸手紧紧抱住了チョロ松仿佛抱住了整个世界。

———————TBC——————
最近在卡文。所以写的感觉非常不好。但是我不管了啊啊啊啊啊(打滚
oso其实有点黑了(>_>)但是长男大概是真的很没有安全感吧大概。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存在的意义其实是被兄弟赋予的。所以他大概从内心底也还在一直寻找自己存在的落脚点吧。而choro给了他这个落脚点。一片汪洋中的孤岛虽小却已经是全世界了。

oso受阴气影响时会下意识地吸收生气。刚开始他还克制着但到后来这种想要生气的本能占据了理智所以一不小心吸多了(划掉)choro一下子失去太多生气所以昏迷了。但是因为渡气的原因他看到了oso过去的记忆。那是一种对自我存在的不确定和怀疑。也是oso之前对choro那种若即若离不确定关系的根源。

oso的身世在这里揭晓了。choro的在下章。不出意外下章完结。但介于我那一到结局就卡文的尿性估计又要十天半个月了。各位看官对不住了。

最后 求红心 求蓝手 求评论

真的,给我点鼓励啊大宝贝们。我都要被榨干了。

(说真一不小心发现从开始写的第一篇速度松起也已经过了一年多了。真的很感谢各位的陪伴。所以今年520小甜饼大概难产夭折了(顶锅跑。)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