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紧张丸/酒开】关于我们

•角色来自 @非日常  太太的漫画《紧张丸》
•献给太太的我的爱与支持

•非原作背景注意 但角色设定和原作一致
•如果有ooc的话感到十分抱歉
•向原作表达自己来自洪荒的爱意

-0

“我说——酒保丸,你有什么梦想吗?”

酒保丸正在擦酒杯的手一顿随即恢复了原来的动作。

“您知道的。我是机器人,不会有梦想这种东西的。”

他的语调和以往一样平静而冰冷。靠在沙发上的开心丸听到这句话后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
酒保丸轻轻放下手中被擦净的玻璃杯抬眼看了一眼被烟雾包围了的开心丸然后缓缓说道:

“那么您呢?您有什么梦想。”

开心丸依旧没有回答,酒保丸所能看见的只有那个懒散的背影和那点明明灭灭的火光。

“我嘛——大概就只想大睡一场了。”

开心丸转头朝酒保丸笑了笑,抖落的烟灰落在沙发上成为了一个细小的灰点。

“您现在也可以睡觉。”

“这不一样。”

开心丸起身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然后朝门口走去,

“酒保丸,这不一样。”

他推开门回头朝酒保丸笑了笑随即消失在了漆黑一片的走廊里。

-1

战争看起来似乎永远不会结束。
酒保丸在黑暗中扭断了他今天最后一个目标的脖子后就接到了来自开心丸的通讯。内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符合开心丸的风格。在一大片可有可无的废话中酒保丸准确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小王子想见他。
他面无表情的脱下自己的手套想着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毕竟他们的小王子有些胆小。
上一任国王在一场刺杀中去世只留下了他那个未成年的小王子,名字叫做紧张丸。小王子人如其名,是一个单纯可爱的男孩。因为国王的意外死亡,朝野上下一片混乱,而他们的敌人也偏偏在这个时候拉开了战争的序幕。就在这么一个紧急关头当时刚被任命为军部首席的开心丸力排众议将年幼的小王子推上了王位。

“如果必须有一个人坐上王位,那么我想您会是最合适的,我的小王子。”

登基的前一晚开心丸跪在紧张丸面前亲吻了紧张丸带在大拇指上代表权力的戒指。

“我会辅佐您的——直到战争结束。”

昏暗的灯光照进开心丸的眼里让他看起来多了一丝生机。

“我可以相信你吗。”

紧张丸低头看着开心丸缓缓说道。

”当然。”

看着小王子那双清澈的眼睛开心丸眨了眨眼,

“当然,我的小王子。我会是您最忠诚的部下。”

虽然酒保丸从来不认为开心丸能和忠诚这个词扯上关系,但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开心丸或许小王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更或许他们的国家可能会不复存在。
酒保丸站定,看着眼前的深色大门他缓缓抬手敲了敲。

“请进。”

得到小王子的允许后酒保丸才伸手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
屋子里开了暖气,开心丸正在和小王子下棋。酒保丸看着开心丸的后吃了小王子的王,看着开心丸笑嘻嘻地对小王子说:

“哎呀,紧张丸你又输了。来,过来给我捏捏脸。”

当开心丸的手即将碰到紧张丸的脸时酒保丸才伸手截住了开心丸。

“请注意您的言行。”

酒保丸平静地说到。而开心丸只是瞥了他一眼随后笑着耸了耸肩。

“来的太慢了,酒保丸。”

酒保丸看着开心丸红褐色的眼睛缓缓说道:

“我以为您会嫌我来的太早。”

“一半一半吧。”

开心丸把手从酒保丸的手中抽出,然后捡起掉到了地上的棋子说到:

“那你们慢慢聊。”

开心丸摆摆手拉开了那扇沉重的木门走出了房间。房内重归寂静,酒保丸看着有些无措的紧张丸轻轻说道:

“小王子,你没必要这么紧张。”

“那……那个,你叫我紧张丸就好。”

紧张丸朝酒保丸笑了笑,海蓝的眸子里仍是带着一副小心翼翼的拘谨,

“坐下吧。刚才站了那么久有些累了吧?”

“还好。已经习惯了。”

虽然这么说但酒保丸还是顺了紧张丸的意坐在了刚刚开心丸坐过的椅子上。

“那个……我今天叫你来是想托付你一件事的——一件有关于开心丸的事。”

酒保丸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

“最近,能请你跟着开心丸吗。我有收到情报说敌方有人盯上了他——”

——既然小王子都知道了,那么开心丸一定也知道了。
酒保丸微微蹙眉。

“能请你保护他吗。我……我们不能没有他。”

紧张丸的手绞着衣服,但还是鼓起勇气对上了酒保丸的眼睛。

——真好看啊。这双眼睛。

酒保丸看着紧张丸海蓝的眼睛垂下了眼帘。

“小王子,开心丸他很强大,强大到他根本不需要别人保护。不过,既然是小王子的要求,我会去做的。”

说着他起身朝紧张丸微微欠身然后朝门走去。

“我——我并不赞同你刚刚说的那句话。”

酒保丸握住门把的手顿了顿然后他回头看向了刚刚说话的紧张丸,

“即使开心丸他再强大,但——他也是人不是吗?也会有悲伤和痛苦的不是吗?”

看着紧张丸亮晶晶的眼睛酒保丸难得的笑了笑:

“嗯。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的要求跟着开心丸的。”即使他可能根本已经没法再被称之为「人」了。

沉重的木门在身后缓缓合上,酒保丸走在昏暗的走廊里,即将消逝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了地面上。他看着远处靠着窗吸烟的开心丸没有讲话。
太阳一寸一寸地沉下山头,开心丸嘴里叼着的烟明明灭灭。酒保丸知道开心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到来。但开心丸没开口,酒保丸也没开口。开心丸看着夕阳直到阳光完全消失,而酒保丸就这么看着开心丸直到深紫色漫上天空。

“走吧。回家。”

开心丸在窗台上摁灭了烟朝酒保丸笑了笑。

“您不问问小王子对我说了什么吗。”

“没必要。也就那么几件事情。”

开心丸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那么您的看法呢。”

“随便吧。想跟就跟着吧。反正到最后总是会有办法脱身的不是吗?”

开心丸朝酒保丸眨了眨眼。

“您太依赖死亡了。”

“……哈,真没想到会有被你这么说的一天。这算什么,关心吗?”

“……”

“冬天要到了啊。”

开心丸看着路边树叶落尽的枝桠缓缓说道,

“是时候给你改进一下啦。大冬天的被你碰到太冷了。装个发热装置怎么样?这样的话晚上睡觉被窝里也会暖暖的啦。”

“随便您。对于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听到这句话原本走在前面的开心丸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会,没有区别呢。你暖和了,就不会觉得冷了。”

“可是我是机器人,这种环境温度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酒保丸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

“哈,也是。你一个机器人怕什么冷。怕冷的,从来只有我一个而已。”

开心丸喃喃道。

“我不管。我就要给你装。”

开心丸回头笑嘻嘻地说。酒保丸看着那个熟悉的,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笑容再次想起了之前小王子的那个笑容,活生生地,带着温度的笑容。

“您……一直是这么笑的吗。”

开心丸的脚步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对呀。「我」一直都是这么笑的呀。”

“只不过……真正的我,大概会笑得更好看些吧。”

月亮透过薄云洒下了一层朦胧的光辉。开心丸就站在那里,但在那一瞬间酒保丸却有一种他要消失的错觉。

那之后酒保丸跟了开心丸一段时间。作为军部首席开心丸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剩下的时间则是呆在实验室里,只有晚上会在家里睡上一觉。而第二天一早他又会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
前线的战报被不断的送到开心丸的案头。战争越来越激烈但是作为首都,这个城市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但当酒保丸和往常一样推开办公室的门时那层平静的假象也终于被打破了。
开心丸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一地散乱的文件。
酒保丸微微蹙眉,捡起了地上的文件并把它整理好后放回了桌上。在做完这一切后他回到了那个藏在他们家底下的实验室静静等待着开心丸的归来。
已经记不清这是这几个月来的第几次了。开心丸一次次地被拐走,又一次次的从这个实验室里出来并带回一些零碎的情报。酒保丸不想知道每一次开心丸是用什么方法让自己死去的。但酒保丸知道这些方法估计都不会像他的光炮那样干脆。
然而今天酒保丸等的有些久了。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皱了皱眉头。他起身套上了手套,急匆匆地离开了实验室。
开心丸在自己的身上装了定位器,而酒保丸是唯一一个能接收到定位器信号的人。酒保丸觉得开心丸的这个行为没有意义。如果装定位器是为了保护自己那又何必只让他接收到信号呢。

“因为我不相信他们。”

他记得开心丸是这么回答的。那时的开心丸仍是挂着一副无所谓的笑容,但酒保丸却觉得那个笑容莫名的有些刺眼。
他很快依照定位器的信号找到了关押开心丸的地方——一个看似已经废弃的仓库。酒保丸熟练地绕过哨口悄悄潜入了这个仓库。关押开心丸的地方在仓库的地下三层。巡逻人员不多但是安保装置十分完善,但对付这些装置对于习惯于暗杀的酒保丸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当他破开关押开心丸的房间的电子锁时看见的是一个铺满了软垫的房间,而房间的角落蜷缩着一个单薄的身影。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抬眼看了看他,被塞着布的嘴似乎是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酒保丸抽出了布,开心丸眯了眯眼哑声说道:

“来得太慢了,酒保丸。”

“您还能动吗?”

酒保丸没有理会开心丸那句话径自问道。

“你说呢?他们没收了我身上的所有利器,打断了我的双手和双腿,还把我嘴给塞住了——看来上次的咬舌自尽的确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啊。”

听到开心丸这么说酒保丸才注意到他有些扭曲的姿势。

“那么我出手了哦。”

说着酒保丸的右手从中间断开露出了里面的炮口。

“来吧来吧。快点了结了。”

开心丸看着正在蓄能的光炮闭上了眼,

“还好我之前已经给你装上了消音装置。解决完后要记得早点回来…”

话还未说完酒保丸的光炮就来了。待一击结束酒保丸看着离落到地上的灰烬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他拉上了帽子在发现不对的人员到来之前离开了仓库。
回到家,酒保丸就看见了开心丸正坐在沙发上抽烟。房间里没有点灯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和一点火光。

“比预计时间迟了点啊,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被几个巡逻人员发现了。”

“干掉了吗?”

“干掉了。”

房间再次陷入沉默。酒保丸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打开了灯。

“这次您有什么收获吗。”

他走到了开心丸对面并坐了下来。

“对于我来说,收获不小。但对于国家来说这次的情报或许并不应该被我知晓。”

开心丸放下已经燃尽的烟然后伸手在口袋里摸索,

“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我并不是一个十分安定的因素,反而恰恰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不安定部分。——啊,找到了。”

开心丸从口袋中拿出一盒烟并从其中抽了一根衔在嘴上然后点燃了它。酒保丸看着开心丸一系列行如流水的动作微微蹙眉。

“您不应该再抽烟了。”

说着酒保丸伸手捏灭了刚刚燃起的火光,

“这样对您的身体不好。”

开心丸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挑眉看向酒保丸:

“我以为我早就过了被谈论健康的年纪了。”

但酒保丸仍是一副不妥协的模样。开心丸无奈的耸耸肩。

“我说酒保丸,你知道吗,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最能放松自己的东西只有三样:烟、酒、性。”

开心丸歪头笑了笑,红褐色的眼睛冰冷得有些不近人情,

“酒是一个坏事的东西,作为军部首席我是绝对不能碰的。性的话…我大概也已经没有多余的情绪能分给它了。所以,我只剩下烟了。”

虽然这么说但开心丸还是放下了手中那支未燃尽的烟。

“好了,你也该去充电了吧?一击光炮后你的电量大概已经所剩无几了吧?”

“…”

酒保丸没说什么只是默默起身朝房间走去,而开心丸则是伸了个懒腰转身走进了书房。

战争的进程在不断的被推进。越来越多的牺牲连同着战报一并送到了开心丸的案头。
开心丸变得越来越苍白单薄但他的那双眼睛却闪耀出了酒保丸从未见过的光辉。酒保丸曾无数次见到开心丸那双苍白修长的手有意无意地擦过小王子洁白纤细的脖颈而那双红褐色的眼中总会有一丝杀意从眼底掠过。

“您想对小王子做什么?”

酒保丸举起自己的右手将光炮对准了开心丸的后脑勺。

“如你所见。我想杀了他。”

开心丸似乎对酒保丸的举动并不感到意外。

“我以为您挺喜欢他的。”

“哈,你是这么觉得的吗?可我的身体里的确有某个部分在叫嚣着要杀了他。毕竟他们毁了我的一切。”

开心丸微笑着转过身,逆着光的他叫人看不清表情。

“可您发誓会是他最忠诚的部下——他那么相信你。”

“我们也曾那么相信他们。酒保丸,我们也曾那么相信他们。”

酒保丸很不安。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土生长。然而他的不安很快就被小王子的简讯所证实——开心丸不见了。酒保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他毫无风度的推开小王子的房门一股脑儿的冲到了小王子面前,他低头看着有些无措的小王子缓缓问到:

“他去哪儿了?”

“我……我不知道。”

——小王子还真是不会撒谎啊。

他看着眼神有些躲闪的紧张丸这么想到。

“我知道你知道。”

酒保丸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语气要这么冰冷,

“告诉我他去哪儿了。”

小王子似乎有些承受不住那双冰冷的银灰色眼睛的注视开始变得更加无措。到最后他似乎是妥协了,哭着说到: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去——我父亲曾叮嘱过我叫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去那里。他说去了那里开心丸他会有危险的!为什么他明知道危险还要去?我不能没有他——我没法阻止他——”

泪水从紧张丸海蓝色的眸子里沁出滚落。

“告诉我他在哪里。”

酒保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安慰那个可爱的小王子而是只是冷静的一遍一遍的询问着同样的问题——开心丸在哪里。
小王子似乎是被他的冷静感染了颤抖的声音报出了一个坐标。一个酒保丸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坐标——这个坐标曾无数次地出现在开心丸的笔记中。

“我会带他回来的。我保证。”

酒保丸转身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在了房间外漆黑一片的走廊里。
这个坐标是敌方的一个地底实验室,是敌方政府做一些见不得光的研究的场所。酒保丸不知道为什么开心丸会如此关注这个地方甚至不惜一切孤身一人固执地潜入其中。
他熟练的绕过哨口,破开电子锁,这所研究所安静的有些不正常。酒保丸皱了皱眉头,这里的信号屏蔽装置让他无法收到开心丸身上的定位器所发出的坐标。他有些焦躁,没来由的焦躁。他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个实验室里游走,他希望自己能碰上开心丸——活的开心丸。就在他晃神的刹那他听见了来自不远处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他没有做过多的思考直直冲向了声源。
开心丸就站在那里,脚下踩着的是一个研究员,而左手却提着一个冷冻箱。那个研究员似乎还没死透挣扎着想要逃离却被开心丸一脚踩碎了颈骨。自始至终开心丸的表情都没有一丝松动。
酒保丸没见过这样的开心丸。他那看似永远一尘不染的白袍如今已经沾上了血液和灰尘。干涸了的血迹在袍子上留下了一道道褐色的痕迹。研究室已经成了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玻璃的碎片以及研究员的尸体。开心丸抬头看向酒保丸,红褐色的眼睛如同深渊仿佛要将酒保丸吞噬。一时间酒保丸竟不知该如何开口。

“啊,是酒保丸呀?”

和往常一样轻松愉悦的开场问候。酒保丸却觉得有些刺耳的过分。

“您的脑子是被吃了吗?”

酒保丸站在那里一字一顿地说到。而开心丸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回答,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孤身一人潜入敌方的实验室。凭一己之力想要干掉所有人?您是不是有些托大了?”

似乎是听出了话中的愤怒以及责备开心丸再次恢复了往常那幅无懈可击的笑容。

“有什么关系,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他踢开脚边的尸体朝酒保丸走来,

“这个时间是这所研究室看守最少的时候,我一个人对付他们绰绰有余。啊——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开心丸在离酒保丸还有半米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

“我也是一个军人。”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不死」的。”

开心丸耸了耸肩笑着说到。酒保丸下意识握紧了拳头。他感到愤怒。他想拎起开心丸的衣领然后狠狠揍他一顿。但他最后也只是松开了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准备离去。

“酒保丸,我有一个礼物想要送给你。一个你绝对会喜欢的礼物。所以,能请你原谅我吗?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你能原谅我吗?”

开心丸似乎有些疲惫的声音从酒保丸背后传来,但酒保丸所做也只有继续迈开他的步子。他没有回答开心丸。当然,开心丸也没能等到他的回答。
那天晚上他就被开心丸摁到了研究台上被迫进行了改装。等到他的意识重新回笼后他也没能找到自己有什么变化。只是看着开心丸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抱住了他:

“欢迎回来,酒保丸。”

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了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他不知道这种陌生的,活生生的情绪是怎么被单调的程序表达出来的。但他知道那是他第一次温柔的回应了开心丸的拥抱。被装上发热装置的他最终还是给了开心丸一个温暖却坚硬的拥抱。

“啊,果然还是太硬了。下次应该给你换一个的软一点的外皮。”

开心丸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说到。酒保丸没说什么只是抬手给了开心丸一拳。

“您还记得我是机器人这件事吗?外皮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请停止您对我的摧残。”

这次开心丸没有没有马上起来而是躺在地上开始大笑。酒保丸就站在旁边看着开心丸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浅淡,到最后只剩下了嘴角上一个微小的弧度:

“相信我,你会喜欢的。到最后,你总会喜欢——因为那是我留给你的东西。”

“……”

酒保丸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开心丸抬手遮住了眼睛缓缓说到:

“等到战争结束——只要战争结束了,我就可以放心的大睡一场了。到时候,酒保丸,你就能收到我送给你的大礼了。”

“您该休息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开心丸让酒保丸感到不安所以他有些仓促的截住了这个话题。

“是啊。该休息了,我也差不多该厌倦这样的生活了——这里就交给你整理啦。我先回去睡啦。”

开心丸起身朝酒保丸眨眨眼晃晃悠悠地朝卧室走去。

战争开始接近尾声。开心丸变得越来越忙碌。终于,在一个阴雨天敌方递交了投降申请。
战争终于结束了。全国都陷入了一种狂欢,连小王子脸上都带上了喜悦。只有开心丸看起来有些平静的过分。

“战争结束了啊。”

开心丸靠着窗台看着外面下雨的天落下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小王子也总算长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王了。”

他看着正在接受投降的紧张丸嘴角带上了一点弧度。酒保丸看着叼着烟的开心丸缓缓说道:

“时间总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

开心丸没有回答只是伸手弹了弹烟灰。细小的灰烬落在窗台上很快就被风吹散了。

“酒保丸,还记得我送你的礼物吗?它很快就要到了。”

开心丸回头朝酒保丸笑了笑,红褐色的眼睛里似乎有光在闪动。
就在小王子宣布战争结束的当天开心丸来到了位于他家地下室的实验室。他看着那台不断为他制造克隆体的机器笑了笑:

“真是辛苦你了啊。”

然后他抡起棍子砸烂了它。
听到响动的酒保丸从楼上匆匆下来看见了开心丸一下一下地砸着那台他赖以生存的机器。

“您在干什么?!”

酒保丸狠狠握住了开心丸的手语气难得的有了起伏。

“酒保丸,你有梦想吗?”

而开心丸却没有回答他只是这么问道。

“没有。”

“不,你有。我知道的。你其实很希望自己是一个人类。”

“……”

“所以我从他们手里抢回了你的心脏和大脑。”

酒保丸仿佛被击中了一般一时间忘了回答。

“我和你的约定,我一直有好好遵守。即使他们害了你,我也依旧按照我们的约定好好保护了他们。现在紧张丸已经长大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放下了。”

开心丸挣脱开酒保丸的手从腰间拿出手枪抵住了太阳穴:

“我最重要的酒保丸,再见了。请迎接你的新生吧。”

一声枪响开心丸倒下了。这次,再也没有克隆体会从这里出现了。
在开心丸死去的那一刻原本沉寂在酒保丸左胸口的心脏开始了跳动。无数记忆从大脑流出流遍了酒保丸的四肢百骸。

——说好了哦。我们要永远对王室保持忠诚直到我们的生命结束。

——开心丸,等我回来。

——你的名字叫酒保丸。我是你的制作者开心丸。

——我嘛,大概就只想大睡一场了吧。

——我也,稍微有些厌倦了。这样的永无休止的生活。

——酒保丸,我有一个礼物要给你。

——原谅我好吗。酒保丸。

——再见了。

嘭——

疼痛从各处蔓延上来。他记起了很多事。在那团涌动的记忆中他看见了曾经的开心丸,他有着世界上最明媚的笑容。自由,嚣张。

——你就这样根深蒂固地生在我心上,

       我想,全世界除了你都已经死亡。

———————END——————

其实题目是一首周柏豪的歌  感觉莫名很应景 可以去听听

一直很想写《紧张丸》的同人。我真的非常喜欢这部作品,我想向全世界安利它!!

这个故事的构思在我脑子里存了很久,终于把它写出来了。虽然还是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我希望这个故事不至于太糟糕(鉴于我本身就是一个无敌渣渣希望没给阅读带来太糟糕的感受)
我一直觉得酒保丸和开心丸虽然面上似乎总是有矛盾冲突但实际上他们两人却是互相扶持着对方的。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默契。虽然酒保丸日常用光炮打开心丸,但,我总愿意相信他内心深处也有对开心丸的关心的。

在我眼里开心丸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叛逆的存在,有时候似乎叛逆到了恶劣的程度。这篇文章中的开心丸似乎没能写出我的感觉…OTZ

总之我会努力的,也希望太太的紧张丸系列能够继续放光发热吸引更多的人!!

最后——太太我爱你!!!!!疯狂表白(。

评论 ( 13 )
热度 ( 23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