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等不了的…取关也可以…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我时常在想,我或许就该是一场梦,或是一捧泡沫。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花与新酒(5)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チョロ酿酒师设定 おそ花妖设定
•酿酒方面的各种都是百度来的。总之就是没有依据的乱搞(?)考据党慎入。

OK?——————go


_5

“又要出门啊?”

おそ松倚着门框看着打着伞准备出门的チョロ松问道。

“嗯。这是最后一次审核了。等这件事完了我就待家里陪你几天。等我回来?”

チョロ松回头摸了摸了おそ松的头发笑着说道。おそ松看着チョロ松浅淡的绿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

“那些人。你小心点。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这人这么呆如果被人暗算了怎么办。”

チョロ松一愣然后笑得更开心了。

“我这不有你吗。聪明的おそ松大人。我先走了。等我回来。”

说完转身走入了雨幕之中。可我没法护着你一辈子啊。おそ松看着被雨水淹没了的チョロ松的背影垂下了眼帘。
チョロ松前段时间一直在为一个酿酒师之间的比赛作准备。因为是新起之秀明枪暗箭没少遭。要不是有个おそ松帮他挡下了不少估计他还得因为这事头疼。而おそ松表示チョロ松只要好好准备酿酒就行了其他事就交给他解决好了。对此チョロ松很是感谢决定等这件事尘埃落定后好好陪陪おそ松。说起这件事チョロ松很是愧疚,先前答应了おそ松要在家里陪他结果还是因为这件事三天两天的往外跑。这次绝对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おそ松半步了。チョロ松想着加快了脚步。
而回屋的おそ松看了一眼外面模糊不清的雨幕撇了撇嘴。他不喜欢雨天。因为雨天总会让他想起很多以前的事。他按了按额角。最近几天晚上睡得越来越不安稳。大概是日子要到了吧。おそ松看着灰色的天幕想到。不知道还可以陪チョロ松多久。想着おそ松扑到了チョロ松的被褥上。唔…チョロ松的味道。闻着让人好安心啊…おそ松看着自己苍白的手眨了眨眼睛。好想再抱抱チョロ松啊。等这件事完了,如果我还能回来就赖在チョロ松身边再也不走了。想着おそ松闭上了眼。
等チョロ松回来时就看见了那个睡在自己被褥上的おそ松。最近おそ松都在白天睡觉了。似乎是晚上老是做梦睡不好所以留到了白天来补觉。チョロ松看着おそ松平静的睡颜鬼使神差地就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等他反应过来干了什么时耳朵马上红成了一片。他偷偷瞄了一眼似乎没有醒来的おそ松悄悄松了口气。等おそ松醒来估计就要吵着喝酒了。先拿出来好了。总有一天酒窖里的酒会被他喝光的。チョロ松想着起身朝酒窖走去而嘴角却在不自觉间上扬了几分。待チョロ松的脚步声渐远おそ松才睁开了眼睛。 他伸手摸了摸刚才被チョロ松亲到的脸颊眯了眯眼。怎么不亲嘴巴。他想到。
等チョロ松端着酒盅回来的时候就看见おそ松正坐在回廊里发呆。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雨后草木清新的味道。

“呐,チョロ松。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等我回来吗。”

チョロ松斟酒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おそ松有些疑惑。おそ松低头看向池塘里游来游去的红鲤有些出神。

“啊。我随便问问。开玩笑的。”

おそ松摸了摸鼻子笑着说。他拿过チョロ松手里的酒盏闻了闻。

“好香。事情办完了?”

“嗯。差不多了。总算得闲了。”

チョロ松笑了笑拿起酒盏抿了抿然后接着说道:

“感觉好久没这样了。”

おそ松笑了笑。他知道チョロ松指得是什么。

“那你陪我几天吧。几天就可以了。我想再看看你。”

おそ松放下酒盏笑眯眯地说。但チョロ松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看着眼前一切如常的おそ松他希望那个不对劲只是错觉而已。
后面的几天待在家里的チョロ松发现おそ松越来越粘自己。没事就喜欢抱着他然后不放手。但是チョロ松发现おそ松白天越来越困似乎是因为晚上睡不着所以影响到了白天的精神。チョロ松曾经问过おそ松要不要找十四松看看但おそ松都只是笑着摆了摆手说过不了几天就会好的。时间久了チョロ松便也不再过问。但是心里的不安却日益增加。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チョロ松看着握着自己的手正在睡觉的おそ松想到。
一天チョロ松和往常一样坐在回廊里看书。突然一双手将他的腰环住了还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颈间蹭了蹭。不用说肯定是おそ松睡醒了。チョロ松合上书对おそ松轻声道:

“醒了?今天想喝什么?”

“不了。今天不喝你酿的酒。尝尝我酿的吧。”

说完おそ松揉揉眼睛起身往酒窖走去。チョロ松看着远去的红色身影有些奇怪。不过和おそ松呆一起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尝到おそ松酿的酒。真想知道一个酒鬼酿出的酒是个什么味道。想着チョロ松眯眼笑了笑。
等おそ松拍开封泥酒香从坛中蔓延开时チョロ松眼睛都直了。酒香清洌一闻就知道是好酒。他看着成色漂亮的酒液心里更是赞叹不绝。他端起酒盏抿了一口口感也很好。看来おそ松是个行家啊。チョロ松想到。

“チョロ松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おそ松一边为自己斟酒一边问道。而チョロ松一愣摇了摇头。

“三年前的今天我们在这里相遇。”

おそ松指了指院子笑着对チョロ松说道。红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这坛酒也是我三年前酿下去的。为的就是这天。”

おそ松摸了摸酒盏说道。
就这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呐。おそ松。这酒有名字了吗?”

チョロ松举着酒盏笑着问道,眼里一片水光潋滟。

“有了。它的名字叫「心悦」。心悦你的心悦。”

おそ松看着眼前笑意盎然的チョロ松轻声说道。低沉的嗓音拂过チョロ松的耳朵而チョロ松则是一愣。

“チョロ松。我心悦你。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心悦于你了。”

おそ松微笑着垂下了眼帘。我寻你的这几年满心的都是你。自从与你相逢起我便心悦于你。如今等到生死劫前也只希望你能知晓我心意。这样也不枉我走一遭。他日若能再相逢。那便他日再说吧。
チョロ松看着垂下眼帘的おそ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双平日里张扬的红眸如今也沉淀了下来更叫人猜不出おそ松的心思。阳光落在那件红衣上都透出了凉意。

“我也是。我也心悦你啊。おそ松。”

チョロ松缓缓开口说道。水润的浅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好看的有些过分。他似乎等这一刻很久了却又好似刚刚知晓。他对上おそ松的眼睛然后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只有这一刻他才真正确定了两人的心是属于彼此的。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おそ松笑了。但是眼泪却从眼眶里落了下来。为什么,没能早些告诉你呢。我的チョロ松。
チョロ松看着眼前落泪不止的おそ松没来由的有些不安。为什么要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笑一笑啊。我的おそ松。想着他推开了他们之间摆着的酒盏吻上おそ松的嘴唇。凉凉的,还有一点酒味。想着チョロ松的嘴唇便离开了おそ松的嘴唇。

“还不够。”

还没等チョロ松回神他的嘴就被おそ松堵住了。这是一个属于おそ松的吻。比起平常的温柔这次他吻地有些霸道。微凉的鼻息落在チョロ松脸上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总觉得おそ松的吻里夹杂了太多东西。就好像是离别前的最后一次亲吻一样。チョロ松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个想法。他的意识开始有些朦胧。我啊。大概要醉了吧。チョロ松想到。

“呐チョロ松。在我们第一次接吻就走神可不太好哦。”

おそ松虽然这么说着但仍是给了チョロ松一个舒服的怀抱。被环在怀抱里的チョロ松开始有些犯困。早知道不喝那么多酒了。他想着。

“我和你说哦。能喝到「心悦」最后一盏酒的人会有无比的好运气哦。如果可以。你一定要喝到啊。”

我都已经醉了怎么可能喝到最后一盏啊笨蛋おそ松。这个好运气我就留给你算了。你可要好好的…チョロ松在一片意识朦胧里似乎还听见了おそ松说了什么但他还没来得及听清意识就最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おそ松看着怀里睡得很熟的チョロ松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已经笑不出来了。他瞥了一眼站在院子角落的一松和カラ松点了点头。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brother。你真的要这么做吗?到时候チョロ松醒了我要怎么和他解释?”

おそ松看了一眼カラ松眼底一片平静。他缓缓开口说道:

“我会和他解释的。”

“…你这样。真残忍。”

一松看着おそ松怀里睡得安稳的チョロ松轻声说道。

“所以我一定会回来的。”

おそ松摸了摸チョロ松的脸颊笃定地说,

“我一定会回来找他的。不管他还需不需要我。”

“カラ松。之前你欠我的一个忙是时候还给我了。”

听此カラ松看了一眼おそ松叹了口气从他怀里接过了睡熟的チョロ松。

“我们等你回来。brother。”

说完跟着一松离开了院子。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おそ松缓缓蜷起了身子。对不起。这会是最后一次了。我的チョロ松,这会是最后一次了…想着おそ松握紧了手。
能在离开前听见你说喜欢我。我真的,很开心。


チョロ松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一个美丽的院子。院子里有正在和十四松玩的一松还有坐在树荫底下乘凉的カラ松。他坐在回廊里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盏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这时候他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见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那人打了个哈欠似乎刚刚睡醒。翘起的发尾在阳光下泛着琥珀色的光泽。一双耀眼的红色眼睛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带上了灼人的温度。他想起来了。这是他的恋人——おそ松。那人走到他身后抱住了他。与一身耀眼的红色不同他的怀抱有些凉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众人。

“呐チョロ松。我想喝酒了。”

过了一会儿おそ松用还有些沙哑的嗓音轻声对チョロ松说道。微凉的鼻息落在チョロ松的耳边有些痒。チョロ松笑了笑伸手将手里的酒盏递过去。但是おそ松却轻轻握住了那只手说道:

“不要酒盏里的。我想要你嘴里的。”

说完就吻上了チョロ松的嘴唇。おそ松的嘴唇很凉但是他吻地很小心很温柔。チョロ松闭上了眼回应了おそ松。等他睁眼却正对上了おそ松那双明媚的红眸。瞬间他的脸颊红了一片。

“チョロ松我真的好喜欢你。想对你好,想每天和你粘在一起,想一直一直亲吻你。”

おそ松靠在チョロ松身上说道,

“你说,我还会有机会吗?”

チョロ松笑了。

“当然。我不就在你面前吗?”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チョロ松一愣心里突然涌上了一阵不安。他下意识地看向身边却发现原本靠在他身上的おそ松消失了。然后他看见了火。从酒窖开始燃烧。火苗一寸一寸的前进。火光照亮了半边的天。他看见了おそ松。他穿着一身红衣仿佛要和火焰融为了一体。火还在烧。从衣角开始一寸寸地往上烧而おそ松仿佛没有看见火焰一般仍是坐在桌台前行笔不停。一寸一寸。一点一点。待おそ松放下笔时チョロ松好像看到了他如释重放的笑容。然后他转头看向了チョロ松所站的方向动了动嘴。随后一阵火光将他吞没。
到最后チョロ松都没听清那句话。

チョロ松醒了。他看着陌生的房间眨了眨眼。梦境里的火光似乎还没从他眼前褪去。还好只是一场梦。他愣愣地想到。

“brother。你醒了吗?”

转头映入眼帘的是蓝色的衣角。不是おそ松。チョロ松遗憾地想。

“おそ松呢?”

他挣扎着爬起看着神色有些不自然的カラ松问道。

“他…他…他出去玩了。”

看着吞吞吐吐的カラ松チョロ松眯了眯眼。

“那我回家等他。”

チョロ松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诶。别——”

カラ松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衣角被扯住了。回头一看,是一松。

“让他去吧。你留他留的已经够久了。有些事,还是早点知道比较好。”

カラ松沉默了一会儿放下了刚刚伸出去的手。是的。有些事情他总是要知道的。但他就是不放心!想着カラ松跑了出去准备跟着チョロ松以防万一。
おそ松你这次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呢…一松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撇了撇嘴一个纵身追了过去。

天还只是蒙蒙亮。还未完全褪去的夜色让チョロ松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烈。那场诡异的梦境一直盘旋在他脑海里无法消失。

“天哪…你知道那房子烧得多厉害吗。听说烧了整整一个晚上啊!那火。啧。怎么灭都灭不掉!”

“是啊。我丈夫跑去帮忙灭火但那火就像是不怕水一样越烧越旺。我刚从那儿路过。听说那房子啊。是从酒窖上的屋子开始烧起的呢。真是造孽啊。”

两个妇人说着从チョロ松身边匆匆走过了。而チョロ松则是脸色一白。那个方向是他家所在的方向。而那里附近只有他家是有酒窖的。霎时间那个过于清晰的梦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おそ松…”

チョロ松呢喃了一声随后朝家的方向跑去。

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假的。怎么可能。明明之前还在一起的。明明之前还说过喜欢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被烧焦了的木门以及被烟熏得发黑的围墙チョロ松的心口一痛。
他迈进门槛发现自己原本打理的井井有条的院子如今已成为了一片焦土。空气中弥漫着木材烧焦了的刺鼻的气味。而原本那朵红花所在的角落已经什么也没有了。チョロ松的眼眶干涩的发痛。他绕过那些焦木。绕过了被烧的只剩下焦黑框架的房间走到了那个自己常与おそ松坐的回廊。回廊还在。干净。完好。他抬起目光看向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还和自己走的时候一样。自己常看的那几本也还整整齐齐地放在小桌台上。仿佛丝毫没有受到火灾的影响。他收回了目光看着房间中央所放着的东西发呆。那是一个藤箱。他知道那个藤箱是おそ松用来装画的。藤箱旁是一个おそ松常用的酒盏。酒盏下压着一封信。チョロ松走过去缓缓蹲下发现酒盏里还有酒。酒上漂浮着的一片绯红的花瓣顺着波纹轻轻颤抖。他轻轻推开酒盏拿起了那封信。上面写着:チョロ松 亲启。笔锋干净漂亮一点也不像是仓促间写下的。
チョロ松小心地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封叠得很工整的信。チョロ松看得很仔细。看着看着眼泪就落了下来。おそ松在信里写了很多琐碎的小事。一件一件堆叠出了チョロ松最熟悉的おそ松。

“压着信的酒盏里就是「心悦」的最后一盏酒。チョロ松你运气那么背所以一定要把它喝掉哦。这样好运就会来了。”

喝了之后带来的运气够不够我再次遇见你。

“还有啊。藤箱里的那些画我卖了换了些钱给你搬家用。新家一定要和这个家一样漂亮哦。千万别委屈自己。哦对了。我还留了几幅画给你。想要就留着。不想要就烧了。我都放在那个藤箱里了。”

チョロ松打开藤箱发现里面除了钱还有几幅保护的很好的画。他小心地展开画卷。那些画画得都是チョロ松。细腻流畅的行笔以及栩栩如生的神情让チョロ松有些恍惚。当チョロ松看到最后一幅画时他的眼泪就涌了出来。画里おそ松和他并肩坐着只留下了一个背影。他们所面对的院子里一松、十四松和カラ松都在。这是那个出现在梦里的场景。チョロ松看着画最下面那行小小的字泣不成声。上面写着:我们的未来。那是唯一一幅出现了おそ松的画。你连一个侧脸都不愿意留给我吗。那我又应该怎么去面对没有了你的未来。眼泪落下晕开了那片墨迹。

“然后就是我很抱歉。我原本想把チョロ松最喜欢的地方都留下来的。但是我没办法了。我实在没想到第一道火会落在酒窖上的房子里所以没能把チョロ松你酿酒的器具救下来。但是我救下了酒窖。チョロ松的心血我都留下来了。到时候一定要赢了比赛哦。你准备了这么久又有我指导一定可以赢得。还有就是你的房间我私心留下了。我喜欢你的房间。喜欢透过你房间看见的回廊。还喜欢回廊前的那棵树。但最喜欢的还是坐在回廊上的チョロ松。只可惜那棵树我没能救下来。但还好。你没事。”

“说实话我还想再抱抱你。你知道吗。在着火前我做了个梦。在梦里我问你我还有没有机会再亲亲你。你回答我说:当然。我不就在你面前吗?我很开心。不管是真是假总之我很开心。”

“火要烧过来了。我还想说的还没说完呢。如果有机会我再和你说吧。如果有机会。”

“チョロ松。再见了。能不能请你别忘了我。”

信到这里戛然而止。チョロ松仿佛还能看见おそ松放下笔,认真的把信叠整齐放进了信封里。然后将它放在了酒盏之下。
你说你留下了这么多东西。但为什么偏偏留不下我最想留下的东西。我要这个运气干嘛。我要这么多东西干嘛。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你留下。但现在。我却只剩下了这些东西。

チョロ松放下了信。他看着他眼前的酒盏扯了扯嘴角喝下了里面的酒。酒盏里的花瓣碰了碰チョロ松的嘴唇。凉凉的。就像おそ松的吻。想着チョロ松闭上了眼睛。

他又做了一场梦。这场梦让他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他想起了那躲缩在角落的红花。想起了年少时同红花定下的约定。原来我和おそ松这么早之前就相遇了吗。那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拥抱他。

“呐チョロ松你一定要成为一个著名的酿酒师哦。然后要把酿的最好的酒留给我喝。约好了哦。”

阳光下少年的笑容灿烂地有些过分。只是那双红色眼睛底下藏着浓稠的悲伤。原来。那时候就决定好了吗。日后的离别。チョロ松愣愣地想到。
在这场梦里チョロ松还听见了他在おそ松怀抱中没能听清的话。

“チョロ松你要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一定要等等我。”

尾音有些颤抖。那时候的おそ松大概很痛苦吧。如果我没喝那么多酒。是不是、事情还会有回转的余地。或者说,我是不是、还能再见おそ松一面。チョロ松想着伸手想摸摸おそ松的脸颊但手却穿过了他。太迟了。已经。太迟了。チョロ松垂下眼帘落下一声叹息。
梦的结尾是那片熟悉的火光。刺眼的红色像一把刀扎在チョロ松心口不停搅动。他看着おそ松站在火光里朝他动了动嘴。但这次,他听清了。

“チョロ松。你要好好的。”

然后一切化为灰烬。



等チョロ松从梦中醒来时清晨的薄雾已经散去。浅金的阳光落在回廊里反射出了金灿灿的光。チョロ松看着坐在不远处的一松和カラ松眨了眨眼睛。他的眼角有些红但是泪水已经干了留下了一道浅淡的泪痕。

“你们…都是知道的对吗。”

看着神色一滞的两人チョロ松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

“他离开前有没有说什么?”

虽然チョロ松没有明确指出是谁但两人都知道那个他是谁。

“他让我们帮你重新挑好住处然后守着你。”

“还有呢?”

“还有…他说叫你好好酿酒等他回来。”

“哦。那走吧。”

“brother。你要去哪里?”

カラ松看着摇摇晃晃起来的チョロ松担心的问道。

“就像一松说的那样。重新挑个住处。好好酿酒然后…等他回来。”

チョロ松说到最后神色一片柔和。


_0
チョロ松缓缓睁开眼。在不知不觉间他又睡着了。
抬头看了看回廊外淅淅沥沥的小雨チョロ松眯了眯眼。他梦见了些以前的事。果然雨天总会让人想起一些过去的事吗。如今他倒是知道为什么以前おそ松不喜欢雨天了。想到这里チョロ松一愣。不知道。今年おそ松会不会回来。想着チョロ松垂下了眼帘。

“トド松真是的。煮个茶都要这么久。”

チョロ松喃喃到。然后起身往茶室走去。就在他踏入回廊的刹那一个熟悉的嗓音穿越雨幕落入了他耳中。

“主人家,我来讨口酒喝。”

チョロ松呼吸一滞然后连木屐都没来得及穿便赤脚跑到了连接院门和回廊的卵石路上。路的尽头站着一个身着红衣的青年。听到脚步声那人抬头看向チョロ松一双张扬的红眸里满满地都是笑意。

“我回来了。チョロ松。”

那人摘下斗笠朝チョロ松微微一笑。细雨落在发丝上凝成了小小的一滴。

“欢迎回来。おそ松。”

チョロ松也朝おそ松微微一笑。水润的浅绿眸子这一刻只装下了眼前那个一身红衣的おそ松。
而这最后一坛「新酒」也终于迎来了它的品酒人。

——————END——————
总算完了。(撒花
我得了一种要完结就写的各种不顺的病请问有没有高人有治病秘方?!q w q q
这个写的我吐血六升还写的各种不满意…似乎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所以。我。切腹谢罪。如果让人大失所望请一定不要打我q w q q我尽力了。
我当初写这个只是突发奇想而已。能写到这里还是要很感谢读者的支持的。谢谢你们对这篇实在没有很好的文的宽容。我也会更加努力的。如果有建议很欢迎提出。评论私信都可以。我会努力让自己写的东西更好的。
最后求个小红心小蓝手大评论。
谢谢一直喜欢这篇文的人www我决定以身相许来报答恩情!(不


评论 ( 11 )
热度 ( 3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