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枯木逢春(5)

•おそチロヨ
•日文名注意
•自我放飞式写法 ooc大概会是必然?
•数字上线
•不定期更新

OK?———————go

“你今天怎么想到要来找我了?要知道平时这种地方你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女人拉开房间的门看着坐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チロヨ松问到。

“这里,真的很繁华呢。”

チロヨ松转过头微笑着说到。噙着笑的嘴角和弯弯的眉眼让他看起来宛如一位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

“呵,真正繁华的时间还没到呢。”

女人拖着长长的和服下摆坐到了チロヨ松对面。

“我们大概也有几百年没见了吧?”

女人说着纤细的手腕轻轻一翻凭空变出了一壶酒。

“喝吗?陈酿,可香了。”

チロヨ松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变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酒盏递了过去。女人撇了撇嘴拿过酒盏斟了一盏酒径自喝下了。

“你总是说不能喝酒。但你不喝怎么知道不行。”

女人轻轻放下酒盏说到。

“我现在是因为喝过了才拒绝的。”

チロヨ松说着垂下了长长的睫毛投下了一片扇形的浅淡阴影。他的嘴角也带着一点浅淡的笑意。

女人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说到:

“看来你在这百年之中有奇遇啊。”

チロヨ松一愣然后摇了摇头。

“并非百年之中的奇遇。而是最近才得以短暂拥有过的重要的人。”

“那你这次来我这儿……”

“是来等待寻回那人的契机的。”

チロヨ松看着女人说到。绿色的眼睛中散出了满天星光。女人愣了愣随后猛地上前握住了チロヨ松的手,细长的手指轻轻搭在了チロヨ松的脉门上。随后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她有些迟疑地收回了手然后坐了回去。

“……チロヨ松。你知道你体内的封印有了松动的迹象吗。”

“是吗?有了松动的迹象啊。”

——怪不得觉得最近自己的妖力相比以前好了不少

チロヨ松低下头若有所思。

——那么这次的推算可信率比起以前也应该高了一些。我大概,很快就能见到おそ松了。

想到这里チョロ松挑了挑嘴角。女人看着眉眼低垂但眉目间都带着浅淡笑意的チョロ松神色有些复杂。

“呐,チョロ松。你这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白月光」了吗?”

チョロ松一愣随即笑了。原本藏匿于眼睛深处的笑意逐渐弥漫开来攀上了眼角给他平添了一丝明媚。

“不——不是月光。他是我的心头朱砂。”

阳光落进他的眼睛,光华流转。女人一愣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你还记得我给你算的那一卦吗?你的红线并不纷杂甚至有些干净的过头了。而且它断在中间但又似乎没有断干净还藕断丝连。可见你用情至深但过程或许十分不顺利。可能稍不小心你的红线就会彻底断掉。而且…说来惭愧,我没能看到你和他的结局。”

女人低下头似乎有些沮丧。那时她第一次遇见这么奇特的卦象当时没能看透最后的卦象可以用道行不足来解释。但在这几百年间她算这卦不下几十次但每每到最后都无法破解,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所以…你不要太勉强自己。该放手时,就放手吧。”

チョロ松抬头深深地看了女人一眼然后缓缓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

女人看着显然没把她的话听进去的チョロ松叹了一口气:

“算了,你找到了也好。省得我的姑娘们一个个都被你勾去了魂。我走了,你自便。”

听着女人走远的脚步声チョロ松闭上了眼脑中又无可避免的出现了那天大雨中的おそ松。那个冰冷的,没有一丝生气的おそ松。他缓缓睁眼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些笑容。是真的吗。

记忆中おそ松柔软而灿烂的微笑让チョロ松感到有些窒息。

入夜。皎洁而浑圆的月亮挂在一片墨蓝的天上。地上繁华的灯火仿佛自天上落下的银河在暗沉的夜空下散发着冰冷的热气。黑暗中的チョロ松看着月亮开始无意识的用手指敲打出了一串单调的音节。突然他的手指一顿然后猛然起身从窗口掠了出去。来自西面的山上他感受了熟悉的妖力波动——和おそ松那次离开所相似的妖力波动。

风从チョロ松耳边呼啸而过他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的跳动声。月亮被乌云遮去了半边,原本皎洁而明亮的月光也渐渐变的暗淡。

当他来到有妖力波动的地方时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おそ松有些狼狈地躲开了他面前那人的攻击然后右手一伸狠狠地穿透了那人的胸膛。那人的行动一滞随后化为了齑粉。月光从云后散落照在了おそ松逐渐转过来的脸上。那一瞬间チョロ松看见了一双血红的双眼但随即那双眼睛又变回了原本那深不见底的幽黑。仿佛那一瞬间只是他的错觉。チョロ松没有作过多的隐匿所以他确信おそ松已经发现他了。他看着おそ松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发出的却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チョロ松微微蹙眉飞快上前扶住了看似摇摇欲坠的おそ松。在碰到おそ松的一瞬间チョロ松的脸色更难看了。

おそ松的手很冰,比起那次在雪地里的温度还要再低上一点。他摸了摸おそ松的手腕觉得他比起离开时又瘦了不少。过了好一会儿おそ松才渐渐从咳嗽中缓过来然后他轻轻的把自己的手从チョロ松手中抽了出来。

“我不觉得能在这里碰到你会是巧合。”

おそ松的声音有些沙哑拂过チョロ松心脏撩起了一阵震颤。

“我就是来找你的。”

チョロ松看着苍白的おそ松将之前想好的偶遇的理由全部推翻了。

——我就是想让他知道我有多么在乎他。

チョロ松有些赌气地想。

“相信我,这不会是一个好决定。”

虽然这么说但おそ松幽黑的眼底却闪过了一丝浅淡的愉悦。但那一丝愉悦也因为随后而来的咳嗽而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底。而他嘴唇的最后一丝血色也连着退了个干净。チョロ松嘴角又往下了一点。

“你这是怎么回事?”

おそ松一愣随即微笑着摇了摇了头。

“我要去カラ松那里。你回去吧。下次…不要再来找我了。”

他后退了一步似乎又要走了。チョロ松情急之下狠狠拉了おそ松一把却没想到おそ松竟被他扯了过来。チョロ松猝不及防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后倒去。但是随后他落入了一个冰凉的怀抱然后连着那个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嘶——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也不至于这么热情吧?”

耳边是おそ松沙哑的声音。他冰凉的鼻息落在チョロ松的脖颈处带来了灼人的温度。

“对…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被我拉过来。

チョロ松咽下了后面的话手忙脚乱的从おそ松身上起来了。

“下次你自己小心点啊。以后摔倒可能就不会有我这个这么积极的肉垫了。”

おそ松促狭地看着チョロ松红成一片的耳朵调笑道。他说完准备起身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爬起来了。

“呐チョロ松。这回你可能真的得和我一起去一趟カラ松那里了。”

おそ松有些无奈地说道,

“拉我一把,我没力气了。”

チョロ松看着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おそ松眉头一皱刚想开口说话便被おそ松打断了:

“诶,说教的话就算了。我现在暂且还不想听到チョロ妈妈的唠叨。快拉我起来。这事真的很重要。”

——很重要?是什么事能比你的身体更重要?

チョロ松很想开口质问おそ松。但当他对上了那双似乎有些疲惫的双眼时他将他的诘难全部咽回了肚子里。

——算了。不难为那个白痴了。

想着他伸手拉起了おそ松。おそ松轻的似乎有些过分。チョロ松心里一紧抿紧了嘴。

“好了——抓紧我。我们要走了。”

おそ松说着轻轻掰断了一小截树枝随后チョロ松感受到了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就站在了一座古朴的宅子面前。宅子的大门漆黑沉重,挂在门前的灯笼散发着幽幽的亮光。

“帮我推一下。”

おそ松整个人都已经倚在チョロ松身上了。チョロ松眨眨眼伸手刚准备推门门就自己开了。

“兄弟。你来了吗——チョロ松?”

カラ松看着チョロ松似乎有些惊讶,但随即他便调整好了面部表情但当他看见おそ松时チョロ松觉得他脸上那副彬彬有礼的面具似乎出现了一道裂痕。

“お•そ•松——?”

カラ松的脸和他的声音一样阴沉的有些可怕。

“呀,好久不见啊。”

おそ松丝毫不介意カラ松阴郁的眼神笑着说道。

“是啊。几个月不见你就把自己搞成了这个德行了啊。嗯?”

カラ松原本清澈的眼睛此时不知为何蒙上了一层阴翳。

“哎呀,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为了给トド松治病嘛——喏,给你。”

说着おそ松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软绸做的小包扔给了カラ松。

“你要的但却没有的我都给你找来了。”

おそ松接着说道。

“你去三途川了?!我不是和你说过这件事让我和一松来想办法吗?!你忘了上次——”

对上了おそ松瞬间沉下来的眸子カラ松才发现刚才因为过于激动而忽略了在一旁的チョロ松,于是他硬生生地截住了话头。

“再不这样做,トド松会死的。你不告诉我但我是知道的——关于トド松快死了的这件事。”

“而且…那个地方,只有我能去。”

おそ松的神色很平静。平静的近乎反常。

“去吧。我都拿来了。再说,我不是还站在你面前吗。”

说着おそ松笑了笑原本灿烂的笑容在苍白的脸色的映衬下显得有些黯淡。カラ松神色复杂地看了おそ松一眼然后妥协了。

“你先休息一下。我等会儿来和你算账。”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看着カラ松离去的背影おそ松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倚到了チョロ松身上。

“要命了要命了。等会儿非被他扒下一层皮不可。”

おそ松笑着说,

“呐,チョロ松你要不要随便走走?我先去休息一下。”

说着他便不再倚着チョロ松而是朝前走了几步虽然脚步还有些虚浮但显然比起开始已经好了不少。

“怎么?不赶我走了?”

チョロ松挑了挑眉但眼底是遮不住的笑意。

“不了。知道你赶不走。”

おそ松转头说道。低垂的眉眼遮住那双幽黑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嘴角还带着恰到好处的弧度带出了一丝冰凉。说完他便摇摇晃晃地朝一个空房间走去。等チョロ松回神时おそ松已经隐藏在了房间的阴影处看不真切了。他眨了眨眼然后迈开腿朝おそ松走去。

おそ松躺在地上似乎睡着了。房间里冰冰凉凉的并没有因为他而带上一点温度。おそ松的呼吸很轻仿佛就要消失了一般。チョロ松走到了おそ松身边看着微微蹙眉的おそ松突然觉得有些悲伤。他缓缓盘腿坐下目光在おそ松毫无血色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他伸手碰了碰おそ松冰凉的脸颊望着他毫无血色的嘴唇有些出神。

——三途川?为什么おそ松会说只有他能去那里?今晚被他杀了的那个人难道是守卫三途川的鬼使?生人勿近…三途川…

“おそ松…你到底还有些什么没有告诉我…”

チョロ松看着睫毛因为不安的睡梦而轻轻颤动的おそ松轻声说道。

等おそ松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他用手遮住了因为光线而有些刺痛的眼睛然后缓缓起身。等视野从一片花白中透出颜色后他才有些恍惚的环顾了四周。他揉了揉额角然后站起来朝檐廊走去。外面阳光正好,浅金的阳光落在他手上传递来了一阵柔柔的温暖。

——我还存在着…为什么,还存在着。

看着自己苍白的手おそ松愣愣地想到。

“醒了?要吃点什么吗?”

チョロ松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トド松。トド松他怎样了?”

声音有些干涩。おそ松花了点力气才把目光焦距在チョロ松身上。那人仍是带着那么一副柔和无害的样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浅绿眼睛让おそ松有些失神。

——还好。他还在。

“カラ松说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估计很快就会痊愈了。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

チョロ松看着有些恍惚的おそ松撇了撇嘴角。

“——你——有头绪了吗?关于自己是何物所化的这件事。”

チョロ松一愣,他没想到おそ松会突然提起这件事。

“没——还没什么头绪。但是你与其关心这件事还不如先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你这身体是什么情况?”

チョロ松不依不饶没有被おそ松带跑话题。

“陈年旧疾而已不用在意。我带你去见见一松吧。他是一个占卜的好手说不定能告诉你点什么。”

おそ松倚着柱子笑着说。原本有些恍惚的表情也在瞬间消失了。チョロ松皱了皱眉头刚想拒绝就被おそ松打断了:

“我刚好要给一松送点东西你不跟来就算了。”

说完他转身欲走。チョロ松知道他再怎么说おそ松也不会听了只好不情不愿地妥协了。

等他们到达一松的住处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一松——我说啊。你也和カラ松一样做一个门钥匙嘛。不然每次我来这里都要走好久哦——”

推开门おそ松就这么说道。

“おそ松哥哥——”

チョロ松先是听见一声大喊然后就有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扑进了おそ松怀里。

“哟十四松。好久不见了呀。喏这是这次的礼物。”

おそ松揉了揉怀里的少年给他了一个黄色的软绸小包。

“唔!栾木!”

十四松从小包中拿出了一小截碧绿色的枝干。在夕阳下散发出了如玉的光泽。十四松凑上去闻了闻然后说道:

“唔…おそ松哥哥你又去三途川了!被一松兄さん知道了你又要被骂了——”

“嘘——我这不也是为了他好嘛——只希望到时候一松叫你揍我的时候你能下手轻点…”

看着笑盈盈的おそ松十四松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定一定。”

“お•そ•松!!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下次再这么急着去找死我不介让你死的更快一些的!”

随着阴沉的声音一起逼近的是一个散发着阴冷气息的人。

“呃…我这不是情急之下嘛…トド松、十四松还有你不都需要来自那里的东西嘛…所以我就去了一趟…也没受伤…”

おそ松有些底气不足。听到这句话チョロ松睨了おそ松一眼仿佛在说:那天起不来的人是谁?おそ松尴尬地笑了笑不再说话。

“チョロ松你好我是一松。”

一松似乎再也不想看到おそ松的那副嘴脸了于是转头朝チョロ松说道。

“这位是十四松。”

说到这里时他阴沉的脸色难得的缓和了不少甚至还带上了那么一点温柔缱绻。

“チョロ松哥哥好!!”

活力十足的问候仿佛阳光把チョロ松近来堆积的郁郁都照散了。チロヨ松笑了笑也朝他们问了好。

他们在一松这里呆了几天チョロ松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座宅子里似乎有着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鬼气。虽然没有绪川家的浓郁但终究还是有的。这让チョロ松有些奇怪。

一天おそ松和一松有事出去只留下了チョロ松和十四松。就在チョロ松坐在檐廊上发呆的时候十四松坐到了他身边。

“チョロ松哥哥看起来有心事呢。”

十四松笑着说道,

“是因为鬼气吗?毕竟チョロ松哥哥是妖怪对此有所察觉我也是一点也不意外的哦。”

チョロ松眉头一跳看向了十四松。少年仍是那么一副灿烂的笑容天真的有些耀眼。

“那鬼气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哟。我呀,就要化鬼了呢。”

轻巧的语调让人觉得化鬼似乎也只是如同吃饭的小事。

“チョロ松哥哥应该见过别人化鬼吧?”

チョロ松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化鬼。”

眼前十四松的样子完全无法让人将他与化鬼联系起来。

“因为我想和一松哥哥在一起。想要和他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十四松仍是那么一副灿烂的笑容只是チロヨ松却从这个笑容中看到了无限的温柔和爱。

一松他,也是被深爱着的呢。

チロヨ松想到。但脑海里随即便浮现出了おそ松的脸。

那么我呢。我该怎么办。

“チロヨ松哥哥也是被深爱着的呢。而且那人也用尽了全力来保护你了呢。”

十四松笑着说到,

“化鬼是因为欲望。但是这个欲望也可以是很温柔的愿望哦。不一定就是那些绝望到了无生机的情绪哦。而妖也是这样。化妖不一定是为了得到什么得不到的,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得到的。”

チロヨ松看了一眼十四松刚想开口便被十四松打断了:

“哎呀!忘记练字!要是一松哥哥回来发现我忘了估计要被骂了。チロヨ松哥哥再见啦。有些话,也只能说到这份上啦。再见。”

十四松飞快的跑开了。チロヨ松看着十四松的背影若有所思。

而一松和おそ松离开宅子没多久就停下了脚步。

“怎么,不打算死了?”

おそ松靠在树上看着一松笑着说到,

“我也觉得你不该死。特别是有了一个想要保护的人。看来我真的要谢谢十四松了啊,他可是拯救了我弟弟啊。”

“你已经料到了吧。十四松会化鬼这件事。不然你送来栾木干嘛。”

一松看着站在树荫下一脸懒散的おそ松说到。

“别这么讲。我可不擅长推演怎么会知道?栾木的事只是巧合而已。”

“连带着十四松被你捡到然后送到我这里都是巧合?”

一松定定地看着おそ松说到。

“是的。都是巧合。”

一松看着毫无诚意的おそ松决定换个话题。

“你准备怎么办?按道理说你现在不要和チロヨ松有因果沾染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你大概也不会愿意再放手了吧?”

一松看着站在阴影中看不清表情的おそ松说到。

“……管他狗屁的命运。这次我不会再放手了。即使结局会是万劫不复我也不会再放手了。最不济也只不过是我化为尘土来保他一世平安罢了。”

听到这里一松的睫毛颤了颤最后落下了一声叹息。

“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和カラ松也会尽力帮忙的。毕竟……”你帮了我们这么多。

おそ松看着深远寥廓的天笑了笑。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放手了。

无论如何。

————————TBC————————
数字上线。其实我一直觉得十四松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他给人的感觉是那种大智若愚的感觉(??)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很深不可测→_→看动漫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了,所以这次把他写成了这么一个奇特的形象不知道各位看不看的习惯→_→毕竟以往我都把他当纯白的天真的天使来写的→_→
choro表示这次他说话总是被打断感觉很不爽_(:з」∠)_
我一直觉得choro也是一个很坚强很有魅力的人。比起oso他更像一块美玉。温润但坚硬。是一个很迷人的人。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也是一个在潜意识里很固执的人。而不是那种软软的,想糯米团子一样的软汉子。即使他在右也能右出一种左的感觉→_→但我,似乎没能表达出这种感觉。_(:з」∠)_真是惭愧。
而且,我觉得吧。偶尔脆弱一会的男人真的巨无敌撩→_→看见这样的oso真的可能会忍不住提枪上阵(划掉
材木线和数字线大概到此就会告一段落了,后面就是解决oso和choro各种问题的时候了。他们的曾经以及他们的未来。所以说就是这篇大概快完结了→_→说真的这章我拖了好久才写因为前段时间没啥动力有点自暴自弃→_→所以就是,下一张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但是!!不会坑的!!真的我保证!!坑了就任君爽(不。

最后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

| ू•ૅω•́)ᵎᵎᵎ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