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请一定要点开看一下以防关注完后发现被踩了雷(因为我吃的很杂 所以无论如何都请看看 特别是会产粮的部分)谢谢。
松沼没出坑。只是最近在写紧张丸。等这部分忙完了 应该还是会更松相关的内容的。
【高亮】我并不是一个高产选手
我想要小伙伴来找我玩

||松沼长男吹 但是个杂食 目前产粮以速度松为主
||凹凸世界 雷狮吹 啥都吃 主要是雷安雷 但这个我不产粮(能力限制…
||紧张丸 开心丸脑残粉 产有关开心的一切粮(但我坚持一篇文里一定1v1)最近打算嗑水仙(bushi

我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以上
我很怕寂寞 所以你们常来找我玩嘛 评论什么的也请不要吝啬 你们的喜欢是我产粮的动力

【おそ松さん/速度松】花与新酒(1)

•おそチョロ
•日文名注意
•チョロ酿酒师设定 おそ花妖设定
•大概很快就会完结系列
•酿酒方面的各种都是百度来的。总之就是没有依据的乱搞(?)考据党慎入。
OK?——————go

_0
チョロ松是远近闻名的酿酒师。他酿的酒酒香醇冽只要一小盏便能让人沉醉而不知归处。而他所酿的酒中又以花酒最为闻名。花的清香混着酒的醇厚往往让人无法忘怀。而这花酒中又以「新酒」最为上乘。传说这「新酒」只要抿上一小口就能让人飘飘欲仙,若能饮下一盅便能醉的昏天地暗躺在塌上沉沉睡去。而在睡梦中他们便能看见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年朝他们盈盈地笑着。但是到了梦醒之时醉酒之人却再也没法描述出少年的面容。只剩下梦境所残留的片段伴着酒盏中还未散去的「新酒」的余韵在空气中缓缓消失。
许多人为了这一场奇异的梦以及「新酒」美妙的味道而慕名前来拜访チョロ松只为求得一盏「新酒」。但是チョロ松都一一拒绝了。

“我在等待一个人。这最后一坛「新酒」就是为他所准备的。”

チョロ松微笑着对对面前来求酒的人说到。那人听此神情一暗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而チョロ松则长舒了一口气。

“先生所等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身着粉衣的少年送完客后回到チョロ松身边问道。

“他?他是个人渣。”

チョロ松揉了揉因为正坐而僵硬了的脚说到。而粉衣少年则是一脸惊讶。

“但他在关键时刻很可靠。”

一个可靠的人渣?粉衣少年眯了眯眼有些不相信。他才不会相信自家斯斯文文的先生会为了一个可靠的人渣等了这么多年。先生没说实话。

“トド松。帮我去泡杯茶。”

チョロ松显然没有理会旁边少年怀疑的神情。

“诶好。先生你等等。”

トド松撇了撇嘴跑去泡茶了。自家先生明明是一个酿酒的却偏偏不喝酒从他跟在先生身边起他就从未见过先生喝过酒。 奇怪啊奇怪。トド松想着却听见了一声熟悉的问好。

“嘿 brother!你在干什么呢?”

トド松听到这个声音眉头一跳,一回头看见了一个身穿蓝衣的青年蹲在墙头正朝他打招呼。

“カ•ラ•松•兄•さん你给我下来!下次能不能走正门过?粉刷围墙很辛苦的好吗!”

“抱歉抱歉。但是作为阴阳师怎么可以从正门过?”

カラ松边说边跳下墙头落在了回廊里。

“请把鞋子脱掉谢谢。”

トド松看着回廊里漆黑的脚印脸更黑了,

“怎么?今天又来找先生讨酒喝啊?抱歉「新酒」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坛了,先生是不会给的。”

トド松走进屋里开始烧水。他小心翼翼地在炉子上放下一个小巧的水壶然后抬头却看见了カラ松一脸复杂的望向院子轻声道:

“原来。他还在等啊。”

トド松眨眨眼睛然后将小炉子抬到了カラ松身边然后定定地看着カラ松说到:

“カラ松兄さん,先生他等的。究竟是谁啊。”

カラ松回头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脸好奇的少年笑了笑。

“这个。你要自己去问他了。”

“问过了。他不告诉我。”

“…”

トド松等了很久都还没等到回答。倒是天上开始下起了小雨。细密的雨丝落在院子里的池塘里泛开了圈圈涟漪。当他以为カラ松不会再回答时他等到了回答。

“下雨了啊…看来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那我就和你讲讲チョロ松和他等的那个人的故事吧。”

カラ松缓缓坐下开始讲述起了那段他与チョロ松都深藏心底的记忆。

_1
那时候チョロ松所酿的酒还没有那么有名。カラ松还没成为阴阳师。
チョロ松喜欢花。所以他在自己的小院里种满了花。
那天チョロ松和往常一样从地窖里搬出了一坛新酿的酒坐在面朝院子的回廊里准备开封试酒。当他拍开酒封清洌的酒香就蔓延了出来。他笑了笑从坛子里倒出一小盏抿了抿。然后笑意就从他脸上褪去了。这次的酒。他又没酿出那种味道。他放下酒盏开始思索到底是那一步出了错。结果还没等他想明白他就听见了一声:

“笨死了。这都想不明白。”

他抬头却发现回廊里并没有人。

“我在这里啊!呆子!”

他循着声音望向院子。一个身着红衣,样貌与他相似的少年正笑着看向他。红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张扬的有些过分。

“那你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チョロ松看着他露出了笑容。

“唔。我看看。”

少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慢悠悠地晃到了チョロ松跟前,然后他闻了闻酒又像チョロ松那样尝了一口随后他就一屁股坐在チョロ松面前说:

“酒曲没搞好。而且你开封的太早。味都还没出来你就开了。糟蹋。”

说完他得意地看着チョロ松。

“噗…”

チョロ松笑了。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少年他问道:“我叫チョロ松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我的院子里?”

“我叫おそ松。至于为什么会在你的院子里 因为——我就长在这儿啊。”

说着おそ松指向了院中的角落那里长着一朵红色的花。这回轮到チョロ松惊讶了。

“这么说。你是一个花妖?一个会酿酒的花妖?”

おそ松点点头然后盯着チョロ松看。チョロ松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刚想开口就被他扑倒了。

“你好漂亮。而且…”

おそ松说着凑到了チョロ松的脖颈处闻了闻。

“有股酒香。好闻。”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红了耳根的チョロ松突然笑了。

“你真有趣。我以后就跟着你了。”

然后他就爬了起来四处看了看问:“呆子还有没有酒喝?”
チョロ松也不恼他慢悠悠地爬了起来趁おそ松一个不注意狠狠捏了把他的脸才满意的走到屋子里拿出了坛好酒。

“喏。这是我父亲酿的。放着好几年了没舍得喝难得有个懂酒的今天就开了它。”

不过チョロ松没有说这坛酒他不轻易让人喝。只是不知怎的他今天就决定与眼前这个张扬的少年一同喝了它。这大概就是父亲所说的缘分吧。他想着。

这是チョロ松喝得最尽兴的一场酒。他和おそ松聊了很多。他发现おそ松其实很健谈而且也比他想象中的要成熟很多。这么一场尽兴的酒就直接导致几乎很难喝醉的チョロ松——醉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本家就是看不起我们。明明父亲不比他们差。为什么,要把我们赶出去呢。就连父亲都在途中去世了。”

醉了的チョロ松没有耍酒疯只是和平常一样静静地坐着。只是眼泪已经簌簌地落下了。

“我已经。不想再一个人了。这样真的好寂寞。真的。”

おそ松看着眼前擦眼泪的チョロ松微微一笑。然后将他搂在了怀里。

“所以。我来了啊。”

只要我还存在,便不会让你孤单。

—————T很快就会BC——————

其实原本想一口气写完的。不过现在看来也就只是想想了(._.)
原本想尝试下新文风。但是。很快就被打回原形了。
我只是想写一个温柔的cr碰上了一个温柔的oso的故事。但是。我似乎是失败了q w q q
写到他们初遇 这种充满了狗血气息的初遇很适合七夕呢。(不(。
最后。看在我单身的份上各位支持一下??(奇怪)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 Powered by LOFTER